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千钧一发:与伊朗的最后一轮核谈判

国际六方与伊朗的核谈判今天起进入最后一轮。成功与否所涉及的问题已远超核争议,整个中东地区的政治前景也间接取决于谈判结果。

(德国之声中文网)时间非常紧急:有关伊朗核计划的谈判已进入延长期的末一轮,由此,达成一致的压力也相应增大。因为,如果这一轮谈判也失利,其后果可想而知:西方将继续实施经济制裁;伊朗将继续致力于成为地区一强;最终,甚至有可能爆发一场战争。尤其是以色列不排除出现这一幕的可能性。该国认为本国的安全利益受到了伊朗核弹的极大威胁。迄今,这个犹太国家尚不能完全说服伙伴们同意实施军事打击—欧洲人比北美人更不情愿。

Trilaterales Atom-Treffen in Oman

在安曼举行了前期会谈(2014.11.9)

由此,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伊朗总统鲁哈尼都更希望谈判获得成功。两人都明白,不论是内政还是外交,时间都非常紧急。奥巴马即将进入第二任期的后半期,非常愿意在35年冰冻期后,将修复后的美伊关系作为自己的外交政治遗产;对他同样重要的是,让美国军队尽可能远离中东地区战斗场面。而考虑到“伊斯兰国”(IS)恐怖主义武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不断坐大的现实,他在很大程度上

依赖德黑兰

。与此同时,他提醒德黑兰谈判对手注意,鉴于共和党人在国会的多数,未来的谈判会困难得多。此外,他知道。制裁措施以及跌落的油价使伊朗越来越难以为其核计划融资。

原则决定

德黑兰则希望摆脱或至少减轻禁运的重负。若能成功做到这一点,则它将有利于鲁哈尼总统的改革路线。鲁哈尼在内政上不仅要顶住以意识形态为动机的对手,而且还要与所有那些制裁的获利者为敌:走私者、洗钱人、非法商家。

如果制裁失败,毛拉们亦难咎其责。从1979年革命以来,是毛拉们确定了国家的基本政治路线。《纽约时报》这样引述政治学家、伊朗问题专家利特瓦克(Robert Litwak)的话:“此轮谈判对德黑兰而言具有原则决定的意义,事关伊朗是否会继续被当作一个(伊斯兰)革命国家,或者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中东局势

正因此,伊朗便要更坚决显示自己数年来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如何增加。尤其是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危机为它提供了舞台,显示其在国际上的重要性。在叙利亚,德黑兰支持巴希尔·阿萨德总统。一般认为,如果没有德黑兰的作为,碍难战胜恐怖组织“伊斯兰国”。

核谈判若失败,既无助于增强德黑兰对阿萨德施加影响力的愿望,也无助于打击“伊斯兰国”。

核谈判若失败,同样无助于增加德黑兰

对伊拉克施加影响

的愿望。但是,在(巴格达)阿巴迪政府的内政决策中,伊拉克库尔德人对“伊斯兰国”的态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感到自己在政治上和社会上继续没有参与权,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未来也将继续视“伊斯兰国”为保护人,并提供相应支持。

IS Kämpfer Archivbild 2013

核谈判也间接涉及“伊斯兰国”

然而,伊朗不仅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显示其分量。黎巴嫩的政治命运主要取决于什叶派真主党的态度。该党被认为是德黑兰的宠儿。在也门,伊朗对什叶派“胡西运动(Houthie-Movement)”有重大影响。该运动在国内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如果该运动继续扩展,将直接触及伊朗在地区的最大对手—沙特王国的安全利益。沙特与也门直接交界。所以,沙特也更担心,随着核谈判的成功,伊朗和美国会相互接近。

不过,谈判若失败,也潜伏着危险。前沙特情报机构负责人费萨尔亲王就已预告过,如果伊朗继续实施其核计划,沙特也将致力于核技术。

阿拉伯报纸《生活报》(Al-Hayat)这样归纳现在的局面:“核谈判所涉及的不仅是核问题和经济问题”,它所涉及的东西要多得多,“而且,并不取决于谈判失败或成功”。

维也纳谈判代表们面对的压力非常大。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