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十年点评:系列预测失误 超级大国不再

我们刚刚告别了新千年第一个十年。这回,我们例外地不去回顾过去一周发生了什么,而回顾过去十年发生了什么。这难道不是一个充满错误的十年吗?

default

这十年的关键词:美国-中国-金融-经济

金融崩溃和市场自由主义的坚持
互联网没能让我们更寂寞,被破译的染色体组没能让我们更健康,美国没能让我们更安全。但2000年3月,股市上的互联网泡沫破灭。这首次发出了一个警告:即使在互联网时代,也不可能持续地通过股票获得富裕。但由于美国的小衰退很快就成为过去,美国和欧洲的许多人相信,从现在开始,全球化有能力为他们缓解危机。

USA Finanzkrise New York Börse Wall Street Straßenschild

美国金融象征:华尔街


这个信念磕磕绊绊地一路走来,直到2008年9月美国金融公司雷曼兄弟崩溃的那一天。接踵而至 ,直到今天仍然没有消失的,是西方世界的金融危机。它是由一个设想引发的:生活可以通过负债借贷在资金上和质量上得以维持。
令人惊讶的是,在欧洲和美国金融市场崩溃的过程里,有一种理念没有跟着沉沦,即市场自由主义。欧洲各国政府以近乎非理智的方式反对对金融业实施更强有力的管制。公民呢?他们从此以后宁可选保守的政党来当家,并开始怀疑他们的社会福利国家体制,也就是让他们以几乎堪称“温柔”的方式度过金融灾难的欧洲体制。

“文化冲突”和中国的崛起
西方,尤其是日裔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不是把苏联共产主义的灭亡称为那段历史的终结,把它评价为西方标准的最终证明吗?美国在那时不是把自己称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吗?这种确认直到去年才呈现了裂痕,由越来越明显的“中国崛起”显示出来的裂痕。

Francis Fukuyama

日裔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备受争议的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90年代末就已经提出了他的“文化冲突”论。似乎是新千年要证实亨廷顿的理论:2001年,两架客机撞入纽约世界贸易中心。该事件被理解成伊斯兰对西方宣战。美国继而以军事机器作出反应。这一战略使世界上最富裕的这个国家所失去的远不只是财富。
中国的崛起在西方许多地缘战略家看来是亨廷顿理论的一个证明。一个越来越有意志贯彻能力的中国向西方霸权和超级大国美国发起了挑战。
激动什么呢?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在刚过去的12月最后一周里在文章里这么提问。美国不会就此沉沦,其实美国只是返回值得欢迎的正常状态,留在身后的只不过是一个“独家超级大国”的荒唐局面。然而,这位肯尼迪只是这个时代稀罕的乐观声音里的一个声音。
随着越变越大的共同体而相信自己马上就会重新变得重要的欧洲呢,它在无数未能解决的紧张状态里呻吟着。最大的紧张状态之一是那从一开始就设计失误的金融和货币政策,它使得欧洲这个大项目面临失败的危险。

染色体和干细胞的预言
刚开始的21世纪犯下的还有哪些错误呢?
10年前,前景似乎已经明朗:破译人的染色体和对干细胞的研究很快就会把糟糕的疾病送进博物馆。当时,美国科学家克莱格·温特(Craig Venter)相信,一旦我们破译了我们的基因,医学革命就将到来。

Genforscher Craig Venter beim World Economic Forum in Davos Schweiz

克莱格·温特研究所所长克莱格·温特(Craig Venter)


十年后,温特不得不承认,一度受到欢呼的染色体项目的医学用途看来等于零。既极具争议又受到高度期待的干细胞医学至今也没有显示任何成果。
我们必须看到,对我们自己和我们近2万2000个基因的无知状态的纪元绝没有终结。相反,今天我们面对的问题比我们拿出的答案更多。

互联网挥之不去
我们人类同样需要认识到的是,互联网绝不会再消失。它早已经缠绕着我们的日常生活。而我们的生活也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冷漠,或者更孤单。这里我们看到的也是与预测相反的情况。

Jimmi Wales, Schöpfer der Internet-Enzyklopädie Wikipedia

维基创始人Jimmi Wales


不想仅仅当消费者的互联网用户接管了网络。在新千年初,人们还相信,www会把天真浪漫的孩子变成社会残废,而今天回过头去看,互联网里早就诞生了许多令人着迷的、有着重大文化意义的东西,如维基,如社会交往网络,它们给人提供更多的信息,让人更紧密地走到一起,远远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气候乐观主义最可悲
消沉得最彻底的乐观主义,是许多绿色和生态思想的政党和组织的追随者们十多年来对一个新的气候政策所持有的那种乐观主义。

Schnee und Chaos in Deutschland

暴雪的2010年末德国


在2010年,人类把那么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到空气里,燃烧了那么多的煤和石油。恰如联合国气候委员会在2000年提出的6大预言里最黑暗的那个预言所言。有气候记录以来,2010年是人类经历过的最温暖的一年。但同时,由于大雪纷飞,相信气候变化是由于人为原因的人变得越来越少。
自从了无结果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以来,西方笼罩着生态悲观主义。节约能源的措施经常功败垂成,就象曾经受到热烈追捧的生态燃油计划,它实际上毁灭着成片的原始森林。

作者:Adrienne Woltersdorf 编译:平心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