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北岛在德国介绍“失败”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诗人北岛的这首《回答》当年不知道让多少人热血沸腾。然而清醒的思辨和隐喻的警句却让他在"八九"民运之后被迫流浪他乡。在经过十几年的漂泊之后,这位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诗人本周来到德国,和他的老朋友、汉学家顾彬一道,将一本《失败之书》呈现给德国的读者。

default

北岛和他的德国知己顾彬教授

" 从大海深处归来的人

带来日出的密码

千万匹马被染蓝的寂静


钟这时代的耳朵

因聋而处于喧嚣的中心

……

汉字印满了暗夜

电视上刚果河的鳄鱼

咬住做梦人的膀胱


当筷子拉开满月之弓

厨师一刀斩下

公鸡脑袋里的黎明"

周二晚上,在波恩的46号书店里,诗人北岛朗读了收录在新出版的德文诗集《失败之书》中的一首作品《过渡时期》。诗集的德文译者、也是诗人的好朋友汉学家顾彬教授向在座的读者解释道,这首诗是全球化背景下当今中国现实的写照,反映了失去方向的中国人所面临的精神混乱。与之前在德国出版的两本作品所经历的冷清截然不同,这本《失败之书》今年在德国出版之后,受到了德国读者的极大欢迎,北岛半带幽默、半带自嘲地说:也许是因为书名叫失败之书,所以就成功了吧。

这本不久前在德国上市的《失败之书》是诗人北岛的诗作精选,虽然和2004年在中国出版的散文集《失败之书》同名,但内容却大不相同。回顾身后的漫长流浪时光,北岛看到的难道只是失败吗?

"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个很大的错觉,就是人人都在谈成功。我觉得成功是一个骗局,这也是商业化和权力的一个共同的阴谋,即用"成功人士"来吸引人们追求物质上的满足。其实我们回顾人类历史,失败总是远远多于成功的,更何况每一个个人的经历呢。"

Dichter Bei Dao

北岛在与德国读者交流

从1989年被迫流亡海外以来,北岛曾经在多个国家之间游走。由于机缘巧合,在杨振宁的帮助下,2001年底到2004年底之间,北岛得以被"特许"回国五次,看望病重的父亲。从2005年初父亲去世之后,北岛就不得再回大陆了。2007年,北岛得到了香港中文大学的聘书,在那里任教至今。

今年11月,北岛获得了由民间举办的中国国内设奖金额最高的中坤国际诗歌奖,但却因无法赴大陆被迫缺席,只能由他的夫人甘琦代为宣读受奖词:"感谢你们为我提供了一个缺席演讲的机会。正因为缺席,才会领悟我们所拥有的空间;正因为缺席,才会深知这镀金时代的痛点;正因为缺席,才会让命名万物的词发出叫喊。"

背井离乡多年,与中国已经产生了一定的隔绝感,北岛苦笑着说自己现在真的像个老华侨了。但是北岛对当代中国文化面临的危机仍然有着独到清醒的分析。他认为在文革时期,词与物之间的关系是被完全固定的。1972年,年轻的北岛把刚写好的《你好,百花山》拿给父亲看,结果里面的一句"绿色的阳光在缝隙里流窜"让父亲的眼睛里升起了紧张的恐惧。--在那个时代,"太阳"只能是红的,并且已经变成了一个政治符号,它不可以有其它的颜色和其它的表征。

而在今天的中国,词与物之间的关系却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两者变得完全脱节了,语言突然变得不知所云、不明所指,而表面上的物质繁荣又掩盖了中国文学和语言文化所面临的这一危机。北岛把引起危机的因素总结为肆意发展而失去严肃性的"新媒体语言":"新媒体语言包括网络语言和报刊杂志所使用的语言,它正在影响着新一代的思维方式,而且正在瓦解所谓严肃写作的基础。我觉得应该首先指出这个危机,让人们认识到它的存在。我觉得现在大陆很多知识分子几乎都不愿意去正视这个现象。这也和整个大陆知识分子界被体制化、被收编有关系。"

在北岛的眼中,今天的中国人"失去了自我身份,失去了理想和方向感,失去了反省能力与创造性"。所以他提出进行一场"民族文化复兴运动"的倡议,对中华文明的遗产进行疏理和重新定位、推动汉语的现代转型、拓展民间文学的生存空间、划清严肃写作与以网络为代表的新媒体写作的界限,"让中华民族早日从物质主义昏梦中醒过来"。

今天的北岛已经是"六十花甲"之人了,但是清瘦的身材和犀利的眼神分明还是当年的模样。虽然自己的作品在中国大陆已经被部分允许出版,但是他仍然保持着一种作为"旁观者和亲历者的批评特权",用北岛自己的话说,这是因为自己这么多年"始终游离在各种体制之外",言下之意是:他不会被"收编"。

但是,也许正如他的老朋友顾彬所说,多年的磨砺让北岛也变得宽容了一些:"他知道生活、世界、政治是非常非常复杂的,所以不能再把世界简单地分成黑和白。因为白中有黑,黑中也有白。"

作者:雨涵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