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面临转型

半个多世纪前建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目的,是为了共同保障北美和西欧的安全。而随着冷战的结束,北约的任务也就发生了变化。今天,北约的军队驻扎在世界各地的危机地区,比如阿富汗,科索沃以及苏丹。部分北约成员国甚至希望,今后应将执行维和使命作为北约的常规任务。

default

北约秘书长斯海费

过去几个月来,美国驻北约大使诺兰德 曾多次重申,北约应朝向全球化的方向发展。慕尼黑安全会议前,诺兰德在德国一个北约军校发表讲话时,再度强调了这一主张。事实上,有关北约应具备全球运作能力的主张由来已久。2002年,布拉格北约峰会后,北约就已将发展全球军事参与能力确定为今后的发展方向。

近来的一些新发展是,有人主张同太平洋海域的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缔结伙伴关系。不过,南德意志报有关北约试图建立“全球联盟”的说法,却遭到北约秘书长斯海费的驳斥。他表示,“北约希望同亚太国家建立和保持伙伴关系,但北约并不希望变成小联合国。北约希望在全球各地建立伙伴关系,但不希望成为世界警察。”

北约一名高级外交官表示,他同日本同行交谈中得到的印象是,日本不希望成为北约成员国,但非常愿意同北约保持联络。在阿富汗维和使命中,北约早已开始了同日本,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的合作。各方愿意共同完成防范恐怖主义的使命。

北约内部,英国和荷兰主张建立囊括各区域性重要国家的关系网络,其中也应包括亚洲和非洲。而对于美国方面有关吸收上述国家加入北约的主张,英国国防大臣雷德却不以为然。法国国防部长阿里特马利则予以坚决反对。她认为,这样会使北约陷入涣散的境地。

这种立场在北约内部得到广泛认同,许多成员国都认为,北约应遵守当初建立这一同盟的初衷。其中包括维护成员国的国防安全。斯海费表示,参与阿富汗维和使命符合这一宗旨,因为,一旦阿富汗再度滋生出国际恐怖主义势力,也将危害北约成员国的利益。而出兵刚果则显然超出了北约的职责。他说:“我们必须要将一些重要问题列入北约的议事日程。例如,我们应当在北约内部就恐怖主义以及威胁展开讨论。我认为,北约已经变得越来越具有政治色彩了。”

他表示,北约在政治及军事层面上的转型工作必须要在今年11月里加北约峰会前完成。在此之前,北约将召开一系列部长级会议,讨论北约未来使命以及可能的扩编问题。目前,北约有26个成员国。斯海费表示,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原则上是可行的。他说:“北约的大门对所有满足条件的欧洲民主国家都是敞开的。我们支持乌克兰总统将该国融入欧洲大家庭的努力。”

斯海菲表示,北约同一些波斯湾和地中海沿岸国家保持着伙伴关系,其中也包括以色列,这种合作关系将得到加强。而中亚各国,芬兰,奥地利以及一些巴尔干国家则参加了北约的“和平伙伴”计划。北约目前总计有20多种合作模式。而俄罗斯也同北约保持着特殊的关系。通过北约俄罗斯理事会的形式,俄罗斯得以参与北约内部的任何重大决策。

北约目前正在筹建两万至两万五千人的快速反应部队。2007年后,该部队组建完毕后,将得以在数天之内,被派往世界任何地区。负责北约规划的副秘书长科尔斯顿表示,北约的转型工作一直在进行中。他说:“世界在不断变化。这意味着我们也必须进行相应的调整。我们必须为未来的挑战做好准备。不论未来会出现何种形式的威胁,我们都必须能够灵活机动的作出回应。”

目前,北约正在世界三大洲执行使命。阿富汗重建,科索沃维和,在苏丹为非洲联盟运送军队,地中海航路的安全保障以及对伊拉克保安力量的培训。北约许多成员国认为,上述使命已令北约难以应对,因此不应承接更多的使命。而美国方面则不以为然。今后,北约将就许多问题展开讨论,比如,一旦联合国安理会就伊朗核问题作出决议,北约是否应执行,促成,甚至迫使伊朗方面接受有关决议。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