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北京给非洲的药

首个治疗埃博拉的有效药物或将来自中国。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它既担负着医治疾病的任务,也将使批评中国在非洲外交政策的声音减弱。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西非受埃博拉侵袭的人们来说,这可能是一线光明:一种新的治疗药物有望投入使用-不是来自美国或欧洲,而是中国。上周,中国第三大制药商四环医药向危机地区运送了数千剂试验药物JK-05。这批药物最初只是为中国救援者预备,万一他们感染病毒可以使用。但该公司与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AMMS)共同研发。借助军科院的强大实力,该公司希望这种药物能尽快成熟,并可能在今年年底前就提供给非洲的民众。

尽管JK-05在实验室取得令人鼓舞的成功,但迄今尚未在人体进行过实验。因此,JK-05迄今在中国仅获准用于军事紧急情况。但是,如果在人体的实验结果是积极的,这种中国药物有可能成为首个可用于大面积使用的药物,因为由于结构简单,这种药物可以迅速大量生产。与美国的试验药物ZMapp相比,这是一个优势。由于ZMapp的生产并不简单,如今在测试阶段就已遇到瓶颈。

药物也将改善形象

早在10年前的萨斯疫情中,中国军方就曾扮演重要的角色。当时,一种疫苗以惊人的速度获得医药许可,对控制疫情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与美国不同,在中国,迅速取得成果的政治压力要大得多。这可以成为决定性的优势。这不单关系到在非洲大陆西部疫情地区工作的数万名中国人。

北京坚信,一种有疗效的药物在政治上也会发挥作用。它将会改善中国在西方国家以及非洲的中国批评者眼中的形象。因此,北京愿意花时间、金钱和资源投资一种在中国并不急需的药物。此外,政府也可以用它来进行内政上的宣传,告诉民众,在这些事情上中国比西方更成功。

Frank Sieren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

资金支持迄今很少

批评者指责中国剥削非洲,罔顾非洲人的需求与人权。在埃博拉疫情的救援上,中国也陷于被动防守的境地-至少从西方的视角来看是如此。过去一段时间,北京经常受到批评,没有为埃博拉危机地区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单从数字来看的确如此:欧洲迄今共承诺提供4.5亿欧元援助。美国约1.5亿美元,也排在前列。中国约4000万美元,似乎北京还不如美国对非洲感兴趣。美国的一些个人,如比尔·盖茨的基金会捐款5000万美元,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捐款2500万美元,与中国的援助款规模相仿。

但中国的援助款数字并未包括研发新药物的资金。此外,北京也强调,过去十年,中国对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超过平均水平。道路、电网、电讯网络都有助于如今对抗疫情。北京为了避免受到在政治上单打独斗的指责,上周日,法国外长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与中国外长王毅宣布,将共同对抗埃博拉疫情。

与法国合作

未来将加强共同的实验室研究以及疫情预防方面的经验交流。法国人希望与中国有更紧密的联系,以便为法国疲弱的经济获得一些来自中国的订单。埃博拉成为国际政治权力斗争的一部分,并被当作一种工具,或许听上去是一种讽刺。对患者而言,却会带来好处。

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是德国之声的专栏作者,在北京生活了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