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北京的犹太教会

如果谁想去北京的犹太教会,那他很快就会找到一座有点儿俗气的、我们称之为意大利风格的别墅。这个四周有围墙、入口有保安的封闭式小区,还有警察在一旁监视。只是究竟这些警察是更注意进去的人还是出来的人,大家都不得而知。

default

在北京的这座别墅里住着拉比(Rabbi)希蒙·弗罗因德利希(Shimon Freundlich)和他的家人。他的教会成员也会定期过来。弗罗因德利希是被恰巴德-鲁巴维奇教派(Chabad Lubawitsch)差遣到中国的,这是一个活跃于全世界的、非常虔诚的团体。在有些更为自由的犹太人眼中,他们几乎被看作是犹太教内部的一个派别。但不管怎样,恰巴德-鲁巴维奇教派即使是在世界的尽头也会为犹太教竭尽全力。就是在北京,这个在过去几十年里犹太教并不受欢迎的地方,也是如此。

9世纪犹太教就来到中国

我们先进入别墅吧!没走几步就会经过恰巴德的先驱曼纳汉姆-门德勒·斯奇尔松(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 1902-1994)的油画像,然后进入一个像客厅一样的房间。它具有双重功能:祷告室兼博物馆。因为墙上挂着从前的中国犹太教堂的图片,下面的玻璃柜里展示着古老的、有关中国犹太历史的仪式性的物品和物件。

犹太人的生活在中国绝对是一段令人感概的历史。最晚在公元9世纪,犹太人就来到了中国。然而犹太社区在中国却一直保持着相对较小的规模。尤其是1949年毛泽东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作为一个无神论的国家,当然是首先对所有的宗教活动进行镇压,其中也包括犹太教。

因此,大多数在中国的犹太人就逃离去了以色列或者西方国家。对于犹太教来说,在新中国的处境尤其艰难,因为中国官方只承认五种"宗教",即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新教。其它所有的宗教信仰,包括犹太教在内,都被官方看作是"迷信"或者异端。

只照管有外国护照的犹太人

这也是37岁的拉比弗罗因德利希即便在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葡萄美酒之夜后,当被问及他的教会以及他与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时,谈论起他的信徒来也非常谨慎的原因。聪明的拉比首先说在北京管理一个教会不难。只是存在一个问题:拉比弗罗因德利希,人如其名(名为"友好"的意思),只被官方允许关照拥有外国护照的犹太人。

自从拉比2001年从伦敦来到北京后就是这么做的:"我想,我必须要来",他补充说。据他所说,他的教会有大约2000名成员。夏天约有150人定期来参加安息日敬拜,而冬天的人数据他估计只有夏天的一半。毕竟,他们教会有一个施行洗浴仪式的犹太浴池、一个学校,甚至还有一个犹太餐馆。

美式犹太教派一赐乐业

除了恰巴德教派外,还有另一个叫一赐乐业的组织,它比起恰巴德的那些正统竞争者来,表现得更为美国化和家庭化。"北京一赐乐业"社团自1979年来非常活跃。1979年,在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下,犹太教信徒又有了一些可以公开活动的空间,于是该社团成立了。起初,该社团的聚会主要是在那些驻北京的、来自北美的商人、记者或者外交官的房子和公寓里。

随着来自其它国家的信徒的加入,这个社团在90年代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国际化。1995年,该社团正式成立了。自此,每个星期五晚上都有定期的祷告时间--依然在北京京城大厦的京城俱乐部康乐中心四楼。教会的风格是自由的美国式的,在敬拜时也要求妇女吟诵《托拉》。

人们不愿公开谈论犹太教会

北京政府实行威权统治,不欢迎自由媒体,再加上自由的宗教信仰,例如地下天主教会都还一直受到迫害,因此对北京的犹太教会进行研究也很困难:只有很少的人愿意对此进行坦率的谈论,即使谈了,他们的很多想法也不愿意在大众媒体上予以公开。

至少可以听到的是,最近一段时间教会的兴旺也可以看作是中国民众对犹太教兴趣增加的结果。与基督教的情况类似,正是在年轻人中想要了解犹太教的人数并不多。然而,犹太教和基督教都毫无疑问有着某种现代形象,因为它们刚好属于一直备受推崇的西方最重要的信仰。而中国政权恰恰对基督教和犹太教与西方价值观的这种紧密联系持批评态度。

在其意大利风格的别墅里,拉比弗罗因德利希暗示,如果想要在北京的中心管理一个犹太教会,怎样才能完成这种政治原因造成的走钢丝。他认为,必须要有语言方面的表达能力,就像做一个拉比所需要的,以便在与权力机构接触的过程中不至于处于被动。"他们接受我们,只要我们既在这儿,同时又不在这儿。"他这么说。之后,走出这个封闭的住宅小区,又从那些观察仔细的警察身边走过。哪些人又消失在夜晚北京密集的交通洪流中,他们看得很清楚。

作者:Philipp Gessler 编译:易木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