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北京家庭教会:当礼拜天变成“礼拜”天

8月17日,中国引来了参与奥运历史上的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日夺八金,单届金牌数创造新高。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因为这是一个星期日,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礼拜天。有那么一群生活在北京的人,他们来自各地,年龄各异,但在这个叫做礼拜天的日子,他们一定会相聚在一起。他们是一群基督徒,或者用一种更精确的说法,他们是中国的家庭教会基督徒。

default

如果只听这么一段音乐,而不注意歌词内容的话,您可能会以为正身处一个美声演唱会,或者其他的文艺表演场所,而这就是北京一个家庭教会的礼拜日活动开场序幕。电吉他和架子鼓透露出一丝现代的气息,而人们口中默默诵唱的,却是那几段历尽千年的词句。这个名为锡安教会的民间组织成立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目前拥有大约五百名成员。他们每个礼拜日都会聚集在北京北部一幢大楼的一个会议室内,进行礼拜活动。而音乐过后的开场白往往是这样的:

一名信徒进行祷告,其他人默默倾听,并不时低声回应"阿门"。紧随其后的还有讲解圣经,以及感受分享等内容。与人们印象中,宗教活动的神秘气氛不同。教会活动完全对外开放,前来参与的人只需要在门口填写一张登记表就可以入内。而在活动的最后,组织者甚至还会带领教会成员向新加入的人们表示欢迎和祝贺。

Gottesdienst in Beijing

“礼拜”天

在活动过程中,一名年轻的女性登上讲台,述说了自己前不久前往汶川地震灾区进行志愿者援助工作的过程。她叫小崔,来自外地,目前正在北京攻读硕士。作为一个成长在无神论教育环境中的年轻人,小崔怎么会被宗教吸引,并从而成为一名基督徒呢?她的回答是:"当你被圣灵感动的时候,你的心里就会发生变化,说主是改变人心的主。它真的在心里面做奇妙的工作。虽然你还会有以前接触的知识,以前的人生经验,但是会改变。"

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拥有信仰自由,但是唯一得到官方承认的教会是受到政府直接控制和资助的三自爱国教会。而民间宗教团体虽然理论上可以作为社团注册,但在实际的执行过程中,却必须挂靠在三自教会的名下,接受领导。很多基督徒认为这违反了教义原则,因此便选择了在法律上仍然处于"灰色地带"的家庭教会作为自己心灵的栖身之地。家庭教会成员张凯表示,"宗教信仰自由的核心就在于政教分离,就是说世俗政权不能随便跨越到宗教信仰领域来干涉,或者制定规则,允许或者不允许。世俗政权也没有权力来规定哪个宗教是邪恶的,或者哪个宗教是更显得善良的。如果这样做的话,必然是对宗教信仰自由的违背,对宪法的未被,也是对政教分离基本原则的违背。"

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张凯不但是一名基督徒,而且还是律师。这种双重身份使他参与了多起宗教信仰自由案件的辩护工作,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萧山党山教会案",该案的起因就是浙江萧山警方强行拆除党山教会的教堂,从而引发教徒抗争。中国民间宗教活动的发展困境,也并不仅仅表现在这些引起关注的重大"教案"之上。有关机构对于家庭教会的压制也通过各种形式表现出来,张凯举了一个例子:"今年六月份,我们教会的一个活动受到北京市公安局的阻止,而且要求我们停止聚会。但是我们认为,政府提出这样的要求不合理,完全违宪。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违反了我们信仰的基本原则。因为不能停止聚会是上帝告诉我们,任何政府政权都没有权力来干涉,所以我们拒绝这样的要求,继续聚会。从那以后情况就好些。从整体而言,北京家庭教会活动的环境是比较宽松的。"

警方冲击教会时,曾经要求所有参加活动的信徒登记身份。这种近似"威吓"的手段却并没有让信徒们对教会"敬而远之",据张凯透露,那以后信徒数量不减反增,以至于周日要开两个班,才能让所有人都参与礼拜。而每次礼拜中,他们都依然会大声高歌。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