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北京在阿富汗与塔利班和谈中的角色

在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和解的问题上,北京表示支持。但专家斯莫尔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称,虽然北京拥有外交和经济砝码,然而和解成功的前景渺茫,北京现在被暴露在更大的政治风险之下。

Der chinesische Präsident Xi Jinping mit dem afghanischen Präsidenten Ashraf Ghani Ahmadzai

阿富汗新任总统加尼去年上任后首次国事访问的目标便是中国

德国之声:中国为什么要在现在对和解谈判给予支持?

斯莫尔:在过去的几年里,北京越来越担心西方撤出阿富汗所带来的影响。北京担心那里的局势恶化会给新疆和更广袤的地区带来不稳定的影响,会打击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雄心,让印巴面临爆发一场"代理战争"(proxy war)的风险。

在上世纪90年代,阿富汗曾是维吾尔武装分子的避风港,北京担心历史将会重演。在北京看来,唯一的办法是政治解决阿富汗不同派别之间的纷争。

考虑到此前和解努力的挫败以及北京与争端中一些关键外部力量的特殊关系--特别是其与巴基斯坦的关系,北京感到有责任在帮助寻找解决途径中扮演更重要的政治角色。

对于"给予支持",喀布尔作何反应?

喀布尔对此反应积极。中国第一次正式提出该建议是在去年北京的"亚洲之心"部长级会议上。从阿富汗政府的角度看来,中国的参与为保证巴基斯坦不在和解进程中扮演破坏者的角色提供了最好的前景。

喀布尔希望,如果伊斯兰堡最亲密的伙伴和靠山是他们(和解)的主要中间人,比起一个纯粹的阿富汗进程或者美国支持下的计划,伊斯兰堡如要破坏对话也会更为慎重。

阿富汗政府中的一些人仍在总体上对与塔利班进行和谈持怀疑态度,但是让中国在阿富汗发挥更大政治和经济作用是加尼新政府的主要目标。

谈判时中国要拿出什么,才能推动和解进程?

中国有一些砝码。中国是唯一与争端内外各方都拥有良好工作关系的外在力量--无论是阿富汗政府、塔利班、北约盟军、巴基斯坦、伊朗、沙特阿拉伯、俄罗斯、中亚各国以及西方。这让中国成为了一个罕见的中立的中间人。另外北京也可以通过其举足轻重的外交和经济实力来支持这一(和解)进程。

中国在该国(阿富汗)的一些领域进行严肃经济投资的可能意味着中国可能有效地为多方提供和平红利。如果需要的话,中国也可以向那些长期以来不支持和解进程的国家施压。尽管如此,中国在过往从未在该地区扮演这种政治角色,因此将会谨慎行事--这里已经延展到中方的舒适地带外。

Pakistan Waziristan Taliban Kämpfer ARCHIV 2012

中国对待不同伊斯兰极端分子团体的方式也不同

中国能从支持和谈中获得哪些利益?

中国更愿意看到别人担负起这一责任,然而目前看不到一个没有中方涉入能够运行的和解进程的迹象。成功地前景渺茫,特别是在短期内,北京的此举更多将其暴露于政治风险下而非能够解决问题。

处于一个可以控制、影响对话的位置有一些好处,然而只有和解进程成功,好处才会展现--也就是帮助中国西部的稳定,去除该地区安全状况普遍恶化的风险。对于北京而言,这(涉入进程)更多是负担而非机会。

您如何描述中国与伊斯兰极端分子,特别是与塔利班的关系?

中国对待不同伊斯兰极端分子团体的方式也不同。与其中一些团体,例如巴基斯坦塔利班或者伊斯兰国,双方处于明显敌对关系。另外一些,例如基地组织,避免与中国形成过于冲突的关系有政治好处。而中国与相当数量的团体--其中也包括阿富汗塔利班,有直接联系,并找到了一些可行的安排。

北京的当务之急是保证伊斯兰极端分子不会将中国作为目标,不会支持维吾尔武装分子。作为交换,中国(向极端分子)提供一些政治合法性、一些金钱甚至一些武器。

在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期间,中国通过这些渠道直接与穆拉·奥玛尔(Mullah Omar)达成了一个协议,该协议大体上延续至今。在阿富汗塔利班流亡巴基斯坦期间,北京仍与其进行秘密会谈,这些会谈近年来有所增加。

与此同时,中国不希望看到塔利班再次掌权,在看到最后一届塔利班政府倒台有些宽慰。无论北京与塔利班达成了怎样的协议,该地区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势力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国自身武装势力的灵感来源和实际帮凶。北京尤其顾虑新一代的塔利班,担心奎达·舒拉(Quetta Shura)最终可能无法控制局面。

Andrew Small

马歇尔基金会的专家斯莫尔

预计巴基斯坦在谈判中将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巴基斯坦对于谈判非常关键,一切围绕"阿富汗的、阿富汗领导的"进程,同时也部分是巴基斯坦的。因为塔利班领导层的根据地在巴基斯坦并得到伊斯兰堡的支持,因此这(将巴基斯坦包括进来)不可避免。巴基斯坦官员陪同塔利班代表团前往北京,充当所有北京与塔利班会谈的中间人。中国的参与意味着他们(巴基斯坦方面)在谈判桌上的席位得到了有效的保证。与此同时,北京不断延伸的角色也给他们带来一些压力。

以前,巴基斯坦可以在没有太大反响的情况下破坏对话,中国实质上将其在阿富汗的政策外包给了巴基斯坦。如今,北京明确表示,尽管中方尊重巴方利益,但也希望巴方领导层帮助稳定阿富汗局势,支持中方的利益。

对于中国未来在阿富汗可能扮演的角色,邻国以及美国会作何反应?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都在敦促中国在阿富汗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在该国,中美双方在一个不寻常的程度上享有共同利益。在华盛顿看来,中国在这里(阿富汗)的积极主动是件好事。

阿富汗可能是(中美)双方尤为紧密合作的唯一外交地带。印度保留着其对中国的疑心,但也显然欢迎北京严肃地对待阿富汗的武装势力问题,并可能对于巴基斯坦的所作所为有所限制。

当然,长期看来,如果一切变稳定,东亚、阿富汗以及这个广袤地带可能成为一个与中国形成战略竞争的区域。然而从短期和中期来看,几乎各方都急切希望看到北京担负起这个重担。在这个其他人挣扎过的地方,任何人都不会对中国在这里成功抱有太大幻想,然而更多的中国参与确实是对各方都有潜在好处。

斯莫尔(Andrew Small )是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亚洲项目研究员,也是《中国与巴基斯坦之斧--亚洲新地缘政治》一书的作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