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北京一个中产阶层的孩子过新年

红袜子、红内裤、红裤带,实岁11的男孩穿,行吗?“干吗不行。我就敢穿。”马天翼说。据统计,中国14岁以下的儿童有2.76亿,马天翼就是其中一员,但不是典型的一员,因为单从他的衣装打扮就可看出,他的父母属于中国城市新兴的中产阶层。然而马天翼的这两天却是中国儿童典型的:天天围绕春节转。德国之声编译这篇记者发自北京的报导如下。

default

找个幽静的角落

对中国儿童来说,春节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一天,甚至比自己的生日还重要,更不要说西洋的圣诞节了,因为春节可以放炮、可以收到许多压岁钱、可以真正地放假休息。

对马天翼来说,今年的春节别有一番意义,因为除夕之后是猪年,他的本命年,所以他妈妈才问他要不要穿红袜子、红内裤以避邪。马天翼觉得好玩,他妈妈呢,其实是说着玩的,因为她本人觉得许多传统说法、做法都是迷信,她并不在意。

他的儿子对传统就更摸不着头脑了。猪年象征什么,他既不知道也不感兴趣,他更了解的是西方的星座。他说他父母分别是巨蟹座和处女座的,星座非常匹配。

寒假已放两周,离春节还有三天,马天翼翻翻日本连环画、做几下计算机游戏上看到的武打动作,很显无聊。假期这段时间,更显出他的课余时间主要是和妈妈单独过的。放假至今,他只和同学约过三次,大部分同学整个假期都要补习。他妈妈这次恩准他休息。他最高兴的还是从初一到十五允许天天放炮的规定。他已经准备了一大袋爆竹,但不许自己放,这点他觉得很不公平。他还觉得不公平的是,除夕和大年初一必须在爷爷奶奶家过,初二才能到姥爷姥姥家过。他认为应当轮换着来。过年大人给压岁钱也是让他高兴的事,去年他就从双方老人那里各得1000元人民币。钱被他妈妈存到了银行,用来缴学费,他抱怨“不让我自己花。”

马天翼家住在北京望京新城的一栋新建三层公寓楼里,全木家具,条件相当舒适。他告诉记者,爸爸在一家日本企业工作,很忙,难得见到。妈妈本是学日语出身,但为了专心顾家而辞掉了工作。

马天翼最喜欢打排球和羽毛球,但却只能在学校打。他每个星期六要学两个小时的画画,每个星期天要上英语课。他很高兴终于不用学钢琴了。他的梦想是当设计师。他的母亲已经为他设计好了未来:到国外留学。因此小天翼现在就在学习剑桥英语。他母亲深知学校负担已经很重,因此特许他寒假休息,因为在其它假期,他都得学习学习再学习,几乎夜以继日。

马天翼的学校不在望京新城,而是在中关村。他妈妈开私家车接送,即使交通顺畅也要花1个小时,但她并不觉得麻烦,因为她和丈夫特意为儿子选中了这所外表看去很普通、但实质却很精英的学校,校门口的橱窗里贴着校合唱队到维也纳、6年级学生到巴黎的照片。谁如果被这个小学录取,将来进北京的重点中学、重点大学的希望就很大。为此,稍有点钱的家长即使学费昂贵也在所不惜,甚至深掏腰包让孩子参加学校组织的欧洲游。

孩子开销最大,这是中国父母的同感。因此,即使独生子女政策已经放宽,特别是对富裕人家来说,第二胎罚款其实并不算话下的情况下,也很少有家庭生第二个孩子的。马天翼的妈妈就告知记者:“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不再生一个。我们想,一个就够受的了。”马天翼第一次听妈妈这么说,他坦诚地表示他从来没有想要过弟妹。虽然学习压力大,虽然老是和妈妈单独在一起,马天翼还是保持了快乐的、容易接近的孩子本色,这在中国并非理所当然。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 日期 20.02.2007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t47
  • 日期 20.02.2007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t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