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勿忘心安, “六四屠杀”时的抗命军人

《纽约时报》今日在报道中, “六四镇压”时,中国解放军第38军原军长徐勤先抗命,拒绝屠城,亦有其他七位军官集体请愿撤回军队;25年后,抗命者无悔,得到擢升的屠城军官是否心安?

(德国之声中文网)6月2日,《纽约时报》报道了1989年"六四"参与镇压的军队的一些内幕,其中,早前已经被媒体关注的中国解放军第38军原军长徐勤先抗命的故事再被提及。当年,在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的第二个月,中共元老级人物如邓小平、杨尚昆等人深感不安,并召集了中国军队最高指挥官,要求他们对

使用武力镇压学运

予以配合和支持;但中共军队"王牌军"的38军最高领导人徐勤先认为学生的抗议是一个政治问题,应该通过谈判加以解决。

现年79岁的徐勤先,在1989年时拒绝执行没有时任军委主席邓小平签字的戒严令,先是被革职,其后被判刑5年。徐勤先六四期间抗命的事件被中国当局全面封锁,他的经历只在海外流传;2009年香港《苹果日报》记者在毛泽东前秘书、中共党史专家李锐家中偶遇徐勤先。经报道后,徐勤先与他的抗命故事始被更多人知晓。出狱后的徐勤先被中共当局安置到河北石家庄生活,现享受副军级待遇。他在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表示:"已经过去的事情,做了就没有什么后悔的。"

Deng Xiaoping

邓小平因为下令开枪被称为“总射击师”

徐勤先并不是唯一的反对军事镇压的高层军官,《纽约时报》在报道中还透露,一位前党史研究员证实了当时一份请愿书的存在。这份请愿书由七名高级指挥官签署,呼吁中共高层撤回军队。他们认为,"人民的军队属于人民,而不能用来对付反对者,更不能用来屠杀他们。"

《纽约时报》报道了中国历史学者,现为《炎黄春秋》副主编的杨继绳的亲历:1989年他正在中国官媒新华社工作,六四镇压后的清晨,他到达木樨地-那里也是中共军队发起最猛烈镇压的地方-看到了遗弃的自行车、被烧焦的汽车和凝固的血迹。望向周围他还看到了弹孔,到处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景象,对面的墙上有血红色的大字:"人民的血";迄今为止,依然没有"六四镇压"确切的死亡数字,关于被坦克碾压或被炮火炸死的平民,在不同的出处,从几百到1000多人不等。

"宁杀头不作历史罪人"

杨继绳这位"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多年后在他的一本书《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修订版)》中,详细记载了当年徐勤先拒绝高级干部军参与戒严、镇压学生的过程。他在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和徐勤先有过多次会面,这些见面交谈的内容,一切以书中叙述为准:"当时,徐勤先因患肾结石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就医…… 5月17日,徐勤先接到北京军区的开会通知。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李来柱宣布中央军委命令,让军长们当即表态。其他军长没表示不同看法。徐勤先说:'口头命令我无法执行,需要书面命令。'李来柱说:'今天没有书面命令,以后再补。战争时期也是这样做的。'徐勤先说:'现在不是战争时期,口头命令我不能执行!'李来柱说:'那你就给你的政委打电话,传达命令。'"

Bildergalerie Tiananmen

"坦克人"照片是“八九民运”中最为标志性的照片之一

书中继续写道:"徐勤先给政委打了电话,然后说:'我传达了,我不参与,这事和我无关。'说完就回医院。他回来后同朋友谈起这件事时说,他作了杀头的准备。他说:'宁肯杀头也

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

旅美学者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也是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多年间追索六四镇压真相及镇压军人去向等,著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等。他早前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披露除勤先抗命被判刑外;还有当时北京军区第28军军长何燕然、28军政委张明春、39集团军116师师长许峰等,皆因当年不愿执行命令,受到降职调职等处分。

"有人忏悔、有人升官"

几天前,一名解放军39军1164高炮团前中尉李晓明在香港NOW电视台讲述了"六四镇压"中的亲历,数度落泪,并称这是他毕生的耻辱。李晓明披露:"当时本部在沈阳的39军从北京城东向天安门广场开进,途中被民众以肉体阻拦,要求他们不要向学生和老百姓开枪。6月3日晚,他们被告知,在上峰有暴徒打死军人,听到消息之后他们每个人都义愤填膺,此时,上级将子弹发给了他们,并且命令他们不惜一切要开进天安门广场清场。 每个人都获了几百发子弹";他所在的39军在6月4日凌晨开进广场后,发现已有其他部队镇压了在广场的学生,其后他们负责协助警方追捕在逃学生和民运人士。一直到当年7月他们才返回沈阳驻地。"

Bildergalerie Tiananmen

那些参与“镇压”的军人今何在?

另一位在八九民运期间济南军区的戒严部队士兵张士军,近年曾多次公开祭拜六四死难者,并向死难者家属表示忏悔。

2009年张世军向胡锦涛上书《一个戒严战士公开信》,要求为个人和六四平反

。其后遭到当局打压多次失踪。2012年张世军曾与德国之声记者通过新浪微博私信交流,不久后他身着旧式军装在天安门广场拍照,该照片在当年的六四纪念日前夕再度触碰中共敏感神经。德国之声数次根据张世军留下的固定联系电话和手机与其联系,均无法拔通。

4月29日,一位六四前戒严军人、艺术家陈光在其位于北京宋庄的工作室,邀请一些朋友观看了他纪念"六四"的行为艺术。5月7日,四名国保带走陈光并将他关进了北京通州看守所,当局至今未公布对陈光的拘留理由。

吴仁华在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表示,中共在"六四镇压"中,从北京、沈阳、济南、南京等军区抽调了十几支部队、出动了约25万军人:"其中以38军和27军出动兵力最多;六四大屠杀中,向天安门广场武力挺进的陆军第38军、39、54集团军和空军第15空降军是四大主力";他还透露,与徐勤先等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六四屠城后,军队论功行赏,他多年间追踪这些镇压军官,获悉很多人得到犒赏、提拔。其中徐勤先原在的38军政委王福义升任北京军区副政委授中将;参谋长刘丕训升任副军长被授少将军衔。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