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勃拉姆斯诞辰175周年,汉堡城里“静悄悄"

一直以来流传着这样一个勃拉姆斯和他家乡的故事:约翰内斯·勃拉姆斯对其诞生地汉堡有很深的感情,但是这个城市却没有承认其才华并且像继母一般对待他。

default

德国作曲家约翰内斯·勃拉姆斯。一生创作了尽400首歌曲,121首演奏曲目和四支交响乐

实际上,勃拉姆斯29岁时迁到维也纳,并在那里成名。勃拉姆斯多愁善感,他一直割舍不下这个不承认其音乐造诣的城市。最后勃拉姆斯的音乐得到汉堡人的拥护,勃拉姆斯本人也被冠名为汉堡荣誉市民。在汉堡市勃拉姆斯无处不在,但是在其175周年的日子里汉堡市却非常宁静 — 也许内敛的汉堡人不想在这个非整数的纪念日里过分喧嚣。 以下是来自汉堡的迪尔克·施奈德关于勃拉姆斯和其出生城市"情感纠葛"的报道。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在写给克拉拉·舒曼的心中写道:"一想到汉堡,我心中充满怀恋。在汉堡,漫步在古旧的堤坝和街道上,我感觉无比幸福。"

Clara Schumann

德国著名钢琴家克拉拉·舒曼,罗伯特·舒曼的妻子,勃拉姆斯的朋友。

现在人们还可以在"古旧的堤坝和街道上"漫步,但是如果这仍不能慰藉您对勃拉姆斯的思念之情,也许汉堡的勃拉姆斯作品的演出可以"止心灵之渴"。勃拉姆斯出生的房子以及曾经活动过的地方都已经毁于二战,或者已经拆迁。在原汉堡音乐厅Laeiszhalle人们定期举行勃拉姆斯的音乐演奏会。在勃拉姆斯接受洗礼并举行坚信礼的圣·米夏埃利斯教堂,即大家熟知的米歇尔教堂里,每年的11月都会演奏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

勃拉姆斯出生的房子位于冈格威尔特尔区(Gängeviertel译者注:该地区房屋鳞次栉比,道路狭窄,只能步行通过,是贫民聚居的地方),这个房子和该城市其他房子一样没能逃过战争的浩劫。人们将距勃拉姆斯家房子原址几条街远的一个18世纪简朴的建筑改建为勃拉姆斯博物馆。从来者签名上我们可以发现,很多日本人循着足迹找到了这位著名作曲家的房子。博物馆的简陋状况让人吃惊。文化局每年只给这个博物馆补助1万欧元,这点钱都不够一个小博物馆的日常支出。在这间博物馆展出的有照片,乐谱和一些宗教物品,比如写着"约翰内斯"名字的银匙。勃拉姆斯的父亲最初是"汉堡人民军队"号手,然后发展为交响乐队的低音提琴手。勃拉姆斯在该乐团作为指挥工作的时候,曾当面指出作为低音提琴演奏手的爸爸演奏时出的错误。

汉堡勃拉姆斯协会也在这个彼得大街39号的这所房子里安家。这个协会的工作是纪念并研究勃拉姆斯,并且要消除"汉堡不关心自己伟大的儿子"的偏见。

勃拉姆斯协会的荣誉主席加布里尔·约阿希姆报道说:"比如说,汉堡交响乐团没有聘请勃拉姆斯为该乐团的指挥这个说法。1862年,该乐团指挥职位空出来时,勃拉姆斯还不是很成熟,无法承担这样的职责。"但是总的来说,勃拉姆斯是个极具艺术气质的人,而且不是很好接触。音乐家中,他人缘不是很好,而且他也没想过要迎合谁。他所具有的艺术造诣确是交响协会,作为一个私人协会可望而不可即的。这就是勃拉姆斯,一个长久以来受到委屈,在这个汉莎同盟城(这里指的是汉堡)登台演出都会发抖的艺术家。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汉堡的热爱。

1878年,45岁的勃拉姆斯在汉堡演出他的第一场交响乐,受到音乐氛围很浓的汉堡承认,并最终在1989年的时候被誉为汉堡市荣誉市民。

Bechstein Klavier aus dem 19 Jhd.

勃拉姆斯曾经使用过的三角钢琴

自2006年起,汉堡每年都举行汉堡复活之音节,在这个节日里和20,21世纪的音乐做对比,将演出勃拉姆斯的作品。这是对汉堡之子勃拉姆斯最好的礼品。但是在今年5月7号,勃拉姆斯诞辰175周年的日子里,汉堡的音乐界很低调。汉堡大乐团都没有勃拉姆斯乐曲的演出计划。在Laeiszhalle音乐厅的E工作室将举办勃拉姆斯歌曲之夜,发起人是汉堡的勃拉姆斯独唱家们,钢琴家法兰克·托马斯·林科是歌唱家组织的负责人。钢琴家法兰克·托马斯·林科将勃拉姆斯的作品界定于古典和现代音乐之间,也就是说是介于维也纳古典和以阿诺德·勋伯格(Arnold Schönberg)为中心的维也纳第二流派的中间地带。林科说:"勋伯格曾写过关于波拉姆斯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勃拉姆斯被勋伯格称为'进步的勃拉姆斯',而一直以来勃拉姆斯都被看作是较保守的。"林科认为,勃拉姆斯和他的密友克拉拉·舒曼和罗伯特·舒曼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世界级明星。

勃拉姆斯曾经在汉堡附近的贝格多夫的花园餐馆演奏钢琴,想必对勃拉姆斯自己来说这也是一段很难忘的记忆。现在贝格多夫已成为汉堡市的一部分,在勃拉姆斯纪念日那天将揭幕在钢琴旁演奏的年轻约翰内斯的雕像。

在勃拉姆斯安葬的当天,1897年的4月6日,汉堡市做出了很大的举动纪念城市之子,不仅汉堡市所有的旗帜降半旗,甚至所有国内国外船只也要降半旗。这个汉莎联盟城从没这么悲伤过,也许从"德意志安魂曲"中这个城市可以得到些许慰藉。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