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加沙战争中的文化和艺术家

战争改变了社会,文化是衡量的标准之一。在中东地区也是如此,那里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因对目前的局势持批评态度,对前景感到悲观和失望,很多人在犹豫是否辞职或移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迄今还没有人像卡舒阿(Sayed Kashua)这样做出如此强烈的反应。大约两个星期前,这位阿拉伯裔以色列籍的作家和以色列《国土报》的专栏作者离开了他的家乡。他最初打算暂居美国,现在则决定不再回故乡。原因之一是以色列发动的打击哈马斯的加沙战争导致许多无辜百姓丧生。然而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在自己的国家充满仇恨。他在25年的写作生涯中一直对"共存报有希望",现在这种仇恨的气氛终于迫使他放弃这个梦想。

Gaza Israel Krieg Angriff 1. August

加沙地带爆发反对以色列袭击的抗议示威

这场战争的社会影响之深超过以往任何时候,这并非是卡舒阿一个人的看法。以色列作家加夫龙(Assaf Gavron)说,很多人认为三名年轻犹太人和16岁

巴勒斯坦青少年的被杀害

是主要原因。这些暴行营造了仇恨的气氛并"打破了禁忌"。这位现年45岁的作家和他的朋友一样,只有"悲伤,恐惧和沮丧"的感觉。为了不被这些负面的感受所吞噬,他尝试着让自己生活在两个世界。他说:"我将工作和日常生活完全分开,这样感觉会好一些。"

"唯一留下的是文化"

拉姆安拉卡萨巴剧院的创建人和经理乔治·易卜拉欣(George Ibrahim)说,巴勒斯坦人民早已被推入

苦难的深渊

。人与人之间如此相待令他震惊。他说:"这是无法容忍的"。在当今这样的时代,文化在巴勒斯坦社会内部自然而然地退居次要地位:"所有人都充满愤怒和悲伤。" 对此他虽然表示可以理解,但并不赞成这种状况继续下去。他说:"文化与创造力必须占有一席之地,这很难,但是如果不做到这一点,就等于丢失一切。"

穆罕默德·达贾尼(Mohammed Dajani )持类似看法。他曾经在东耶路撒冷的圣城大学担任教授,对于他所在的社会对持不同政见者是多么的无情有着切身的经历。因其私下参与的一个学术项目旨在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和解以及组织了部分年轻巴勒斯坦人前往奥斯威辛旅行,他因此令许多人无法容忍,突然间成为人们眼中的叛徒,被迫离开了大学。尽管如此,达贾尼仍坚信实现和平是可能的。他说:"我们需要相互学习,相互交谈。"

"请停止杀戮"

还有一些人属于以色列社会的一部分,但是由于其出身背景不同,对所发生事件的感受也与当地人有些距离。例如在特拉维夫生活了5年的德国女作家施特里克(Sarah Stricker )就表示,她的感觉很混乱。

Gaza - Proteste gegen israels Militäroffensive

躲避袭击的加沙地带儿童

她感到愤怒,但并不仅仅是针对冲突各方。她说,"如果继续发生

流血事件

,我们首先负有责任。因为国际社会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们应该礼貌地呼吁双方停止杀戮。"

以色列交响乐团团长兼指挥梅塔(Zubin Mehta)也直言不讳地表示:"我热爱国家,但是不喜欢政府。"他本人一直致力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共存。6年前,他在以色列北部的两个城市建立了音乐学校,培养两个民族的年轻音乐家。他希望也能在拉姆安拉和加沙指挥演奏贝多芬和莫扎特的交响曲。他说,"音乐可以治愈"地区分裂。

但是对于卡舒阿来说,无论中东的和解进程何时启动,都已为时过晚。他不仅离开了他的家乡,而且也失去了他的语言。他说:"我将不再用希伯来语进行写作。"

作者:Ulrike Schleicher 编译:李京慧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