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加沙地带- 实现长期停火仍很渺茫

以色列和哈马斯为期3天的停火协议到期后,双方再度展开军事袭击。加沙地带长期实现和平尚且无望,因为冲突双方都不愿做出妥协。

(德国之声中文网)"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以色列通讯部长吉拉德(Gilad Erdan)9日晚上如是说。他指的"选项"也包括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发动地面进攻,因为以色列不能容忍哈马斯继续向以境内发射火箭弹。这也意味着,这场被以色列方面称为"决心之战"的军事打击还未结束。哈马斯方面提出的开放通往加沙地带边界通道的要求遭到埃尔丹回绝,因为"现在还不是正确的时机":

"如果哈马斯愿意就加沙地带去军事化一事进行谈判,我们才能开始谈重新开放加沙地带边界通道或是建造港口的事。之所以关闭这些通道,根源在于哈马斯不承认以色列国家的存在,并要摧毁以色列,以及利用每一条通道运输武器物资。目前以色列需要的不是政治纲领,而是军事袭击计划,彻底摧毁哈马斯的基础设施,重还以色列民众太平生活。"

这位以色列通讯部长还补充说,国际社会可以理解以色列目前为了国家安全作出的举措,因此也是支持以政府的。

Gilad Erdan

以色列通讯部长吉拉德

巴勒斯坦方面则是另一观点,他们要求在加沙地带建造一座港口及一座机场。哈马斯发言人萨米·阿卜·祖里(Sami Abu Zuhri)表示:

"我们要求建造港口和机场是因为巴勒斯坦需要一扇通往外界的大门,一扇由巴勒斯坦方面控制的大门。"

阿莫斯·奥兹(Amos Oz),以色列当代

最有影响力的作家

、也是以巴和平进程的积极促进人士之一,上周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以色列政府应该同意解除对加沙地带的封锁,因为该地区一定急需大量来自以色列、阿拉伯世界和其他国家的物资援助。不过对于哈马斯这个组织本身,阿莫斯·奥兹认为不该有丝毫的手软,因为对于一个将"杀死所有犹太人"作为目标的极端组织、一个不惜一切手段制造血腥悲剧的集团,只能用暴力进行回击,这是迫不得已之举。

Israelischer Schriftsteller Amos Oz

以色列作家奥兹

2007年,哈马斯和法塔赫在加沙地带爆发大规模冲突,哈马斯用武力夺取了对加沙地带的单独控制权。以色列也自此对加沙地带实行封锁,西部沿海地带几乎全部处于封闭状态。所有物资进出口要经过以方的检查。无人战斗机和其他武器防御系统随时进行监控。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以色列就对加沙地带进行部分封锁和严格控制,只有加沙北部与以色列相连的埃雷兹通道向巴勒斯坦劳工开放。这些工人在拥有许可的可以进入以色列打短工。

大部分生活在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感决遭到关闭与外界隔离。一名巴勒斯坦男子说:

"我们的要求和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要独立、自由、通往外界的通道,现在我们好比被关在监狱。"

巴勒斯坦人权律师、诺贝尔替代奖得主苏拉尼(Raji Sourani)将加沙地带的边界封锁称为酿造21世界人道主义悲剧的罪行。91%的加沙居民生活水平处于贫困线之下。85%的加沙居民要靠食品救助过活。苏拉尼在接受德广联驻特拉维夫分站采访时说:

"他们让我们成了一个落后的、靠乞讨为生的民族。这真是一种耻辱。以色列随时随地为所欲为,因为他们知道不用负责。"

Galerie - Tunnel Gazastreifen

以军摧毁的哈马斯加沙地道

尽管加沙地带的居民早已厌倦了战争并希望能尽早停火,但是当地对

哈马斯

的支持者仍大有人在。一位居民说:

"我们孩子、爱人都死了,房子被毁了,我们已经没什么可以为之流泪的了。我们会继续支持对以色列的反抗,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尽管加沙地带仍在硝烟弥漫,

巴以之间的分歧

也不是短期就能解决。但是以色列作家阿莫斯·奥兹仍对和平协议抱有希望:

"人民之间的仇恨会加深误解和恩怨。一种普遍的、带有感情色彩的假设是,敌对双方突然有一天,渐渐开始理解对方、缓和关系,直到最后缔结和平。不过,从历史来看,以巴关系可能正好相反。敌对双方充满仇恨、咬牙切齿地签署和平协议,之后,怒火才慢慢平息。"

作者:Bettina Marx/Dennis Stute 编译:谢菲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