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墨西哥:气候奖学金

加强环保意识:教育是关键

环境教育学家在研究如何向人们传授气候变化的知识。发放奖学金是一个好办法,但更为有效的是搞好中小学的课堂教学。然而,好的案例并不多见,其他的教育形式也很少。

default

新趋势:与环境有关的专业增加了

人人都在谈论气候变化,媒体的有关报导也比比皆是。对于本世纪的这一大环境政策问题,人们似乎已经有了广泛的了解。这是12月中旬墨西哥气候峰会刚刚结束之际,人们所得到的印象。

然而,这只是一个假象。据欧盟委员会的一项民意调查“欧洲晴雨表”的结果显示,有四分之一的欧洲人对气候变化持怀疑态度。有一半人回答,对地球变暖了解不够。德国马尔堡大学的教育学家乌多•库卡尔茨教授(Udo Kuckartz)说:“人们表面上知道得很多,但是一谈到具体问题,知识就很缺乏。在气候教育上,我们需要新的模式和方法,把环境知识化为保护环境的行动。”

保护环境:要知行合一

作为德国研究环境意识最著名的专家之一,库卡尔茨教授的这番话提出了一个核心问题:用什么教育方法来传授气候变化知识,才能产生保护气候的行动?目前,全世界许多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都在研究这个问题,气候变化也成了他们研究的一大新课题。他们研究的第一步,是找出目前已经有哪些教学模式在使用,其中哪些是在中小学、大学和成人教育中获得成功的。

Dhaka, Bangladesh

气候保护现场教学:儿童和青少年在植树

德国柏林自由大学教育学教授盖尔哈特•德•汉恩(Gerhard de Haan)的思路则反其道而行之,他从成人教育和职业教育入手。他说:“这一教育领域提供的项目最多。”德•汉恩尤其强调洪堡基金会奖学金项目的作用,该基金会向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工业国家研究人员发放为期一年的奖学金,到德国高校开展气候和能源研究项目。他说:“这种做法特别有效,因为它针对的是能够起到宣传作用的人,并且从经济角度入手。基金会、企业和政府应大幅度增加奖学金项目。”经常会有这样的项目,大都由大型企业提供。乌多•库卡尔茨说:“这方面已经做了不少事情。”还有丹麦的国家项目: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之际,丹麦政府用气候奖学金吸引外国学生到丹麦学习风能技术、环境工程或环境化学等专业。

新型环境专业层出不穷

这一案例也证实了库卡尔茨在教育界观察到的一个现象:在近十年里出现了许多新的环境学专业,往往都涉及气候和能源课题。但他认为:“新开设的几乎都是自然科学专业或环境管理项目。有关社会科学内容的很少。”像德国罗斯托克大学的“环境与教育”,以及柏林自由大学的“未来研究”等专业,只不过是例外而已。

Tiermemory

有动物图案的木制玩具

中小学教育当中也有不足之处。正如盖尔哈特•德•汉恩所说:气候教育主要和地理课有关,“但是,这门课越来越多地被挤到了边缘。”而在生物、政治和国情等其他课程中,气候变化并不是必修的内容。这一方面和德国的联邦制有关,16个联邦州各自确定教学内容。另一个原因是大学里的师范教育。据专家报告,师范生是否学习与气候有关的课程,完全取决于偶然因素。

在有些地方,当地一些组织促进在中小学开展气候教育。譬如,德国一个基金会联合会和联邦政府合作,为黑森州、萨尔州,以及莱法州的教师提供“勇于面对可持续性”的进修项目。但是,这些经常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的项目往往只是凤毛麟角。库卡尔茨说,“它们最多覆盖5%的学校。”

培养新闻记者:美国是榜样

其他领域也有不足,如媒体。大众媒体是气候信息的主要来源,然而该领域并没有承担起教育和培训的责任:“气候报道”一类的课程在欧洲的大学和新闻学校的教学计划里很少见到。而在美国则完全不同:这里有多个环境新闻专业来应对这一课题,有深入展开的专业讨论,还有活跃全球的环境新闻学会(SEJ),促进气候报道的改善。

不过,欧洲新闻界似乎也已经行动起来:气候和可持续性已频繁地作为教学内容出现。2010年的一些重大活动赋予了这一主题新的意义,尤其是《德国之声》的“全球媒体论坛”,这是欧洲迄今为止以气候变化为主题规模最大的新闻培训活动。

作者:Torsten Schäfer

责编:当远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