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前香港主教陈日君批评中国宗教政策

3年前,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向中国天主教徒致公开信。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指出,迄今仍未看到中国宗教政策的改进。在出席德国弗赖辛召开的欧中宗教讨论会期间,陈日君接受了德国天主教新闻通讯社(KNA)的采访。

default

香港主教陈日君(图右)2007年受教皇本笃十六世接见

KNA :陈日君主教,天主教澳门教区主教黎鸿升希望教皇本笃十六世能尽快访问中国,最好是2011年就能成行。您觉得教皇访华的时机成熟了么?

陈日君:中国首先要全面承认天主教会。

KNA :中国1982年就将宗教信仰自由写进了宪法。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如何呢?

陈日君:中国的教堂、清真寺、寺庙都可以进行祈祷等宗教仪式。但我觉得,中国政府恐怕将宗教信仰自由单纯理解为可以参加宗教仪式。国际上对宗教信仰自由的惯用理解还包括,可以自由地按照本宗教教义组织从事宗教活动。也就是,天主教教皇有权自由任命主教。

KNA :目前,大部分中国自主任命的主教也获得了梵蒂冈的承认。

陈日君:是的,在这点上,梵蒂冈很宽容。不过这不像一些人认为的,北京政府接受教皇的主教人选。北京当局仍然想按照自己的意愿自主任命主教。许多之后被教皇承认的中国主教心中一直是忠于梵蒂冈教皇的。但现在这些主教要为中国能有一个独立的天主教会做贡献。

KNA :具体是指什么呢?

陈日君:比如,被教皇承认的中国主教应该拒绝同由中国政府任命的主教一起主持弥撒,也拒绝参加中国官方任命主教的仪式以及相关宗教活动。

KNA :教皇的对华外交攻势没有成功么?

陈日君:教皇是向北京发出了对话的邀请,但至今没有得到回应。对话的时机已经成熟。但我担心,中国爱国天主教会的成员中有太多人不愿失去自己已经获得的各类好处。这些人其实是建立中国独立天主教会的障碍。

KNA :也就是说,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不是一个合适的对话伙伴?

陈日君:绝对不是,这个教会只是个幌子,他们打着在中国代表天主教徒的旗号。教皇的对话对象应该是中国政府。中国政府一直要求地下教会也加入进爱国教会,这个前提是不能接受的,也绝非教皇的意愿。

KNA :自教皇向中国教徒致公开信以来,天主教会获得了一些谈判的余地么?

陈日君:我看不到情况的明显改善。

KNA :中国当局表示要重新与梵蒂冈建立外交关系,北京方面是严肃地提出这一想法么?

陈日君:目前我还不能确认有迹象显示北京方面有真诚愿望。共产党希望继续掌握控制权,主教们遭到操控,就像奴隶一样。

KNA :此话怎讲?

陈日君:如果中国主教们聚在一起,那肯定是为了听取政府的某些指示。如果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会长刘柏年邀请主教们吃饭,那刘是饭桌上唯一讲话的人。已故主教宗怀德生前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他的办公室电话不能打外线,要打外线电话得去刘柏年的办公室。主教们发表讲话的发言稿都是别人写好的,他们事先不能看,只能照读。这是很辱人的做法。

采访记者:Christoph Renzikowski 编辑整理:谢菲

责编:凝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