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前药品监督局局长受贿案引起众怒

本来对药品负有监督职责的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却见钱眼开,为伪劣药品上市大开方便之门。下周,中国法庭将开庭审理郑筱萸利用职权收取五百万元人民币贿赂的案件。法兰克福汇报介绍了中国医药行业的腐败现状后写道:

default

中国药检很赚钱

“这一案件又一次动摇了人们对中国医疗体系的信任。中国报纸了解到这一案件的深度后骂道:‘13亿人民的健康犹如悬千钧于一发’。今年年初国务院召开的特别会议上,甚至总理温家宝也表达了他对药监局及其局长的愤怒。他不仅要担心药品的质量,而且如果连药监局都受贿,谁还会相信反腐败运动会取得成效?这一案件也使副总理吴仪丢了面子。自萨斯病危机以来,吴仪负责医疗卫生,她努力在这一领域进行改革。

受贿五百万元在中国并非极其高额的数字,中国公众对国家干部非法致富获取天文数字的金额已经习以为常。但郑筱萸一案在社会引起很大的震动,因为人们对医疗体制十分不满、诸多丑闻加大了人们对中国药品质量的怀疑。例如,去年就有11人死于低劣的抗菌素。”


新药审查领域的腐败

新德意志报从另一个角度报道了中国医药界的腐败:湖南一家制药企业一位名叫高春的新药审查人员35次到北京反映药品研发过程中的腐败问题,但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由于药品市场兴旺,领导指示高春,把过去一年只审核一两种药品的做法改为至少批准四种药品投产,而这些药品本来需要整整三年的研发和试用时期。当他看到把从国外搞到的配方只是‘重新归类’一下、把产品换个名称和包装时,他感到很沉痛。领导对他说,大家都这样做,这样省钱省时间。他找到国家药监局,在那里附带了解到,药厂为获取药品认证已经付出了很多金钱。

尽管行业中有这些弊病,但没有一家制药企业真正被封闭。中国媒体说,现在全国有6600个药品生产点,大多数是小型私营企业,销售伪冒药品。2004年,药监局收到了一万种药品的认证申请。这些药品通常只是把一种老药品换上新名称,然后提高价格销售。受益的是企业和中国的官府衙门。两年前,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被捕,现在对他提出了起诉。

但是,这套结构现在还保留着:药监局继续向制药厂家收取巨额管理费用。而高春提出的专家参与企业认证、产品鉴定和市场控制等透明化措施至今仍然没有得到采纳。”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