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足坛体坛

前德甲教练爆丑闻

就在德国电信自行车队兴奋剂丑闻沸沸扬扬之时,前德甲教练诺伊吕勒又抖落出大新闻

default

德国体育界又爆禁药丑闻

赋闲在家的前德甲教练诺伊吕勒近日在接受体育图片采访时声称,曾有一半的德国球员都在服用违禁药物芬乃他林(Captagon)。

消息传出,公众震惊,德国足协已经写信给诺伊吕勒,要求他提供更多的资料。

诺伊吕勒声称,在1989-1990赛季,当他执教还在德乙的沙尔克04的时候,曾经亲眼看到过球员使用违禁药物芬乃他林:“这不是什么秘密,而已经成为了惯例。一些球员对芬乃他林趋之若鹜,这已经成为了足球运动的一个部分,50%的球员都在使用这种药物,不仅仅是在德乙联赛中。服用了芬乃他林的球员,在球场上眼睛是不一样的,他们不知疲倦,极度亢奋,这些事情实在太疯狂了。”

在接受体育图片采访时,现效力于阿森纳的德国国家队门将莱曼也证实在自己17、18岁的时候也听过说有人为了比赛而服用芬乃他林的消息。

沙尔克的现任经理穆勒在89-90赛季时也是球队的一员,他在听说了禁药传闻之后怒斥诺伊吕勒“胡说八道。”不过就在诺伊吕勒表态一天之后,前汉诺威球员、布伦瑞克队主教练克鲁格尔在接受一家电台采访时,也证实了诺伊吕勒的说法:“在我的那个年代,确实有人服用芬乃他林。他是我的一名队友,但是我不会说出他的名字。”

德国足协发言人斯坦格表示,德国足协已经介入了对此事的调查:“我们已经写信给诺伊吕勒,希望他能提供此事的细节,球员的名字等等。”

德国联赛从1988年开始药检,每场比赛结束之后,会从每支球队随机抽出两名球员进行尿样检测,1995年至今,总共有15名职业联赛球员因为服用了各种不同的药物而受到过处罚。最近一名受到处罚的职业球员是1860的武契切维奇,此药是他在使用生发剂时误用的。

附:曾服用禁药的球员名单。

1995年1月5日

波鸿前锋R.沃尔法特在随队参加莱比锡的一场室内赛时被查出服用麻黄素而被禁赛2个月。

1997年3月11日

杜伊斯堡门将格尔克在对沙尔克04的德甲比赛后被查出服用抗组胺剂,德国足协在听取其解释后并未对其提出诉讼。

1998年9月26日

波鸿门将T.恩斯特在对凯泽斯劳滕德甲比赛后被查出服药。足协对波鸿俱乐部罚款了80000马克。

1998年2月

凯泽斯劳滕门将库巴在治伤时误服类固醇而被禁赛4周。

1999年5月29日

纽伦堡中场齐默在对弗赖堡的德甲比赛后被查出服用类固醇而被禁赛9个月。

2000年1月15日

门兴格拉德巴赫中场Q.兰扎特在慕尼黑的一场室内赛时被查出服用大麻酯被禁赛8周,同时门兴格拉德巴赫被剥夺了室内赛冠军头衔。

2000年8月25日

柏林网球中场科尔内留斯在对比勒费尔德的德国杯比赛后被查出服用类固醇,免于处罚。

2000年11月29日

多特蒙德前锋坦科在对阵沙尔克04的德国杯比赛后被查出服用大麻而被禁赛4个月并罚款15000马克。

2003年9月27日

普富伦多夫前锋施密德在对韦恩的地区联赛后被检测出服用了伪麻黄素而被禁赛5个月,俱乐部被罚款7500欧元。

2003年10月19日

波鸿后卫卡拉在对沙尔克04的德甲比赛后被查出服用曲安缩松而被禁赛3场。此药并不在禁药名单中,但使用前必须提前72小时向足协申报。

2003年11月9日

亚琛前锋戈梅在对比勒费尔德的德乙比赛后被查出服用可的松而被禁赛12场。

2004年4月11日

奥厄后卫延德罗塞克在对美因茨的德乙比赛后被查出服用可的松而被禁赛6场。

2004年5月15日

柏林赫塔后卫雷默在对慕尼黑1860的德甲比赛后被查出为了治伤而误用倍他米松而被禁赛9场。

2005年4月6日

爱尔福特前锋蒂加尼在对翁特哈兴的德乙比赛后被查出使用了交感神经兴奋剂。禁赛10周,而爱尔福特也被判0比2负于翁特哈兴。

2005年11月4日

慕尼黑1860中场武契切维奇在对布格豪森的德乙比赛后被查出使用非那雄胺而被禁赛6个月,此药是他在使用生发剂时误用的。

2007年2月24日

普富伦多夫后卫莱兰迪在对锡根的地区联赛后被查出服用茶丙喘宁而被禁赛6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