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前东德国安部用医生刺探情报

“信任和守口如瓶”是医生和病人关系上最重要的一环。前东德 “国安部”有组织地全面渗透了当时的医师行业。在以“联邦医师公会”为首的要求下,一份内容详尽的研究报告于11月下旬在柏林首次公开发表。其内容是在对493件医师受国安部部委托,从事刺探工作的文件进行分析后,将许多丑陋的黑暗内幕公诸于世。

default

医生成了特务?

前东德国家安全部的官员,人人梦想成为一名"特务工作者",就像勤奋、冷酷,化名为"伊琳娜"的女特务那样。记载有关这名皮肤科女医生的秘密警察档案资料厚达470页。数年之内,她总共刺探了一千多名病人的个人隐私,并泄露一些极为敏感的内情。

花了3年多时间阅读秘密警察档案,并出版专书的魏尔女士表示,"伊琳娜"的案例最令人痛心疾首。魏尔女士是"德雷斯顿工业大学"专门研究"极权主义"的"汉纳-阿伦斯-研究所"的学者。她警告人们,不可将所有前东德时期的医生都视为大胆妄为的国安部特务。她认为,最重要的是关心受害人的遭遇。

"联邦医师工会"主席霍伯以一种矛盾的心情对"国安部情资研究报告"作了评论。他说,那些系统性泄露病人隐私的特务医生,简直是道德沦丧,完全无法自圆其说。不过也有许多医生成功抗拒了国安部的威胁利诱。霍伯说:

"我们再次得到的一个教训是:医师职业与病人的关系最密切,他们在问诊时储存病人资料,对那些特别是在极权国家中,想刺探民众隐私的情资人员来说,具有特殊吸引力。或许现在我们应好好思考,如何加强相关措施,以保证医生对病人应尽到的保密和保护的责任。"


应该内疚,应该赔偿?

不过许多前东德时期医生似乎对当时的作为并不感到有多内疚。撰写研究报告的魏尔女士在访问了21名当年的"特务医生"后指出,一个化名为"赫尔茨贝格医生"的受访者回答说,他泄露捐血人血型的原因是,它反正不是机密,因为谁都可以去翻档案资料查看,所以也就没太在意。

魏尔工作中的经验显示,政治转折后,有人开始对自己的作为感到不安。她表示,21名受访者当中,只有6人表示了歉疚和羞愧,其他人多半不愿明白表态。

不过这些为"国安部"工作的医生们,几乎不用担心将承担什么后果,医师工会主席霍伯表示:"医疗过失的追诉期是10年,其后只能设法动用刑事法进行追究。我相信早有一系列案子已登记在案,或许也已受到法庭的审理。"

霍伯指出,"道歉"是受害者可以期待的最起码的精神赔偿。但许多人已无法获得这一赔偿,因为出卖他们的医生如今已过世。而根据魏尔女士的讯息,大部份当年的"特务医生"今天仍在继续行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