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制裁德黑兰的可能性有多大?

与伊朗的核争端在升级,按照美国的估计,它正在变成一个联合国安理会参与的事件。“伊朗被拿到安理会上来讨论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了”。但是,伊朗压根儿就不怕联合国安理会。

default

欧盟外长们昨天在柏林认为有必要请安理会出面了

美国外交部发言人麦克考马克星期三(1月11日)在华盛顿说道。根据美国副总统切尼的说法,美国打算催促对伊朗实行制裁。但是,联合国对伊朗实行制裁措施有多大的可能性呢?

要把第四大石油输出国拉到安理会上受审,这在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当中是极有争议的。伦敦似乎已经认为就该这么做,但巴黎对此还是一个问号,而对北京来说就根本不可能。毕竟德黑兰迄今为止还没有明显地违反禁止核武器协议,而且正如许多发展中国家和门槛国家那样,还是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的。

伊朗总统穆哈姆德•阿赫马迪沙德在他的“一鸣惊人”的联大会议讲话中明确说道:“我认为,每一个智慧的、健全的人,都应该利用一切可能性,保证自己的自由和独立,”伊朗总统这样说,同时又补充道:“我们的国家有办法捍卫并保持自己的这些权利。”

但是,伊朗发出的威胁也值得关注。具体地说,就是华盛顿迄今为止更担心的问题就是伊朗关闭他的石油管道开关并使油价飙升,且害怕这一点胜过担心伊朗成为核大国。于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美国只是口头上扬言要把这件事情提交到联合国去。

美国的忍耐和外交手段尚未到穷尽,无论如何,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希望并寄希望于星期四(12日)在柏林的欧盟伊朗问题会谈。因为众所周知,要想促使安理会对伊朗实行制裁,那结果只能是使大家都感到尴尬。即使伊朗的朋友俄国让了步,还有中国的石油管道外交在。北京已经宣布,将动用否决权阻止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

正如在苏丹和迄今为止所有的达尔福尔决议已经出现的情况那样,中国只重视自己的能源供给。还有,尽管有伊朗的挑衅,但仍然不存在一定进行任何外交对峙的理由。德国前外交部长菲舍尔在最后一次与在纽约联大讲话时已经为他的后继者定了调子:

“我们在这里没有到非走这一步不可的地步。但是,另一方面也很清楚,伊朗的核化早晚会给那个已经充满紧张的地区带来很大很大的风险。”

这种风险和尤其是对伊朗新领导人信任的缺乏最终还是有可能把伊朗送到安理会讨论。然而,安理会的第一步,即对伊朗作出谴责决议,就可能会碰到抵制,因为有几个理事会成员国如卡塔尔会因此感到感到美国和以色列的进一步威胁,也因为经济上和德黑兰关系密切的欧盟可能会因此而感受到更大的压力。

安理会可能的第二步,即冻结伊朗的国外账户和限制德黑兰当权者的旅行,即使在美国也会引起对石油生产国反应的恐惧。

而到了第三步即经济封锁,还有中国的否决权最终挡在那里。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