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别斯兰惨案经年 疑问犹成悬念

一年之前,学校开学的日子,俄罗斯北奥塞蒂共和国城市别斯兰发生惨剧。车臣武装分子占领了一所学校,并扣押了超过1000名人质,其中包括家长,孩子和老师。这场恐怖的折磨整整持续了三天,最后,俄罗斯特殊部队使用武力,在一片混乱之中结束了这起绑架人质的事件。

default

安息吧!

330人在这一过程中丧生,其中大部分是儿童。事情过去已经一年,但是有关这一惨剧的诸多疑问依然没能解答,别斯兰的居民至今还在斗争,要求对此事进行规范的调查。

苏珊纳·杜迪耶娃在别斯兰惨剧中失去了儿子,她的女儿也受了伤,事情过去一年之后,她依然要求政府澄清真相,对事件进行客观的调查:“该由谁来负责,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比如为什么大火那么晚才被扑灭,为什么54小时之内我们都无法得到可靠的消息。为什么军队和其他安全部门没有对突发事件做好准备,以致于恐怖分子能够从背后向逃离的孩子们射击。特别是当孩子们还在学校里的时候,他们就使用了火焰喷射器和手榴弹,应该有人为此承担责任。”

Nordossetien Feuerwehrmann in der ausgebrannten Turnhalle Geiselnahme

教室变废墟

有关袭击学校的事件,还有许多疑问没有解答。比如,为什么明明有许多人质可以脱逃,但医疗救护却没有做好准备。尽管现场有来自警方和安全部门的两个危机专家小组。除此之外,为什么人质聚集的体操馆的天花板会被烧塌,这个问题也一直没有答案。究竟是在体操馆内的绑匪扔的手榴弹,还是如俄罗斯检察院所说,是军方为了解决车臣武装分子的火力掩护,而向屋架抛掷了燃烧手榴弹。

一个有关的检查委员会确实成立了,但关于调查结果的报告却一再推迟公布,最新的日期是9月中旬。而象杜迪耶娃这样的别斯兰的母亲们却在官方的缄默和托辞下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同时,对于唯一存活的绑匪库拉耶夫的法律程序正在进行,但却没有任何消息,而且有观察家认为这一程序只是走过场。因此杜迪耶娃认为真正的责任人并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其中也包括总统普京。普京直到事件发生一件之后的今天,才愿意在克里姆林宫接待别斯兰事件受害者的母亲代表团。

杜迪耶娃说道,“我们为此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后决定去克里姆林宫,并和普京进行面对面的接触。我们想问他,单方面的调查已经进行了一年,而我们现在认为他也有责任,因为他在那天并没有来现场,也因为他作为元首有责任保护我们的生命和自由。”

Geiselnahme in russischer Schule Beslan Nordossetien Mütter

焦虑的母亲

这些母亲们特别要求对当时解救行动的领导层进行调查,罪名是草率从事和不尽职。其中包括俄罗斯内政部长诺加力耶夫,以及国内安全情报部门的领导人。但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进展。而欧洲议会的俄罗斯及高加索地区车臣问题代表本迪西认为,普京总统反而利用这段时间加强了自己的权力,本迪西说道,“由于普京采取了许多改革措施,以重新建立垂直性的权力结构,因此他现在拥有了对整个俄罗斯联邦的控制力。仅在车臣他就改变了许多规定。别斯兰事件导致了今年年初,马萨多夫被杀死,而车臣抵抗力量也不得不重新组合。”

目前武力冲突已经减缓,车臣武装斗争的新领导人是萨杜拉耶夫,他是激进反叛武装领导人巴萨耶夫的代理人。而巴萨耶夫则是别斯兰惨剧和2002年莫斯科剧院人质绑架案的罪魁祸首。而这也意味着冲突可能进一步激化。本迪西表示,车臣的温和派目前正在被削弱,而克里姆林宫的强硬派也拒绝和车臣的非政府组织进行圆桌会谈。但是他依然寄希望于国际组织和欧洲议会能够对冲突的各方施加影响,以解决车臣问题。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31.08.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7OJ
  • 日期 31.08.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7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