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别斯兰人质悲剧5周年

北高加索别斯兰市发生人质悲剧5年后,俄罗斯人权人士继续对国家糟糕的人权状况进行谴责。但寻找血案凶手的工作障碍重重。9月1日是俄罗斯学校开始新学年的日子。只有在北高加索地区的别斯兰是例外。五年前,也就是 2004年9月1日,30多名恐怖分子袭击了俄罗斯南部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的一所学校。他们将1100多人暴力劫持了三天的时间。在俄罗斯特种部队的解救行动中,有 335人,其中包括186名儿童丧生。

default

别斯兰悲剧一年后人们悼念死难者

从那以后,每年9月份的前几天,别斯兰居民都要举行悼念受害者的行动。俄罗斯人权活动分子认为,当权者想尽快让人们忘记这一悲剧。

莫斯科赫尔辛基集团主席,最著名的俄罗斯人权活动家之一阿列谢耶娃的判断很明确: "在我们这里,当局总是设法清除人们对不愉快历史事件的记忆。针对别斯兰事件,当权者实行的也是这一政策。他们避免谈及这一事件,希望我们忘记这场悲剧。但是我们是不会忘记的。"

Geiselnahme an Schule in Nordossetien

五年前:两名人质得以逃出

最痛苦的是在这一事件中失去了孩子的那些人。 苏珊娜·杜迪耶娃,别斯兰母亲委员会负责人称当局隐瞒悲剧的真正原因是犯罪行为: "在过去的两年中,无论是印刷媒体还是电视台都没有对别斯兰血案的遇难者亲属或者幸存者的生活进行过报道。我认为,这种沉默只意味着一件事:就是当权者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他们再一次背叛了他们的公民。"

正式调查结束后,俄罗斯媒体除了对纪念活动进行些报道之外,几乎再也不提别斯兰。但是别斯兰死亡儿童的母亲们对当局的调查结果不满意。苏珊娜·杜迪耶娃说: "这次袭击行动没有得到调查,即没有结论,罪犯也没有被绳之以法。他们的名字没有被公布。调查委员会的工作仅仅是一个形式。他们误导居民,让他们错误地抱以希望。他们在利用我们的税款,我们的痛苦和泪水从中渔利。"

Geiselnahme an Schule in Nordossetien - danach

人质案之后

检察院和特别调查委员会通过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大多数受害者是在特种部队开始解救行动时,由于恐怖分子在体育馆内引爆炸药丧生的。调查委员会成员之一,议员尤里萨韦列夫说,俄罗斯特种部队进攻学校时,根本没有考虑到孩子们。人权人士阿列谢耶娃说: "不幸的是,当我们这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时,当局想的只是如何消灭恐怖分子,而不是首先考虑人质的生命。我认为,当局的这种野蛮和冷血的做法是不允许的。"

据官方公布的数字,所有的恐怖分子都被打死,除了一名名叫库拉耶夫的恐怖分子。现在,他被判终身监禁。而那些在别斯兰的母亲们看来对自己孩子的死亡也负有责任的安全部队的领导人则没有受到受到惩罚。人权组织的帕诺马耶夫说: "当然,我和别斯兰的母亲们一样,对调查委员会的结果不满意。因为在事实上,只有一人承担责任。有这么多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Kinder aus Beslan fotografieren

死去的儿童

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一悲剧是如何发生的?幸存者和遇害者亲属一直希望俄罗斯新总统梅德韦杰夫重新考虑普京时代对别斯兰血案的定论。然而他们的这一希望已经破灭。人权人士帕诺马耶夫说,拒不承认自己的责任可能是危险的: "如果我们关注一下印古什和达吉斯坦的情况,我担心在别斯兰市发生的事件有可能重演。在北高加索地区现在发生着可怕的事情。而且这很难说是安全机构还是伊斯兰分子的错。"

在别斯兰血案发生5周年之际,遇难儿童的母亲们准备了一封发给俄罗斯总统和夫人的信。他们在信中提醒总统不要忘记受害者,并要求重新恢复调查。

作者:Jegor Winogradow/李京慧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