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利比亚反对派“三周内就能占领的黎波里”

利比亚反对派正在节节逼近首都。利比亚西部反对派最高指挥官(Milad Fernana)菲尔纳纳表示,反对派将在3周内占领首都的黎波里,而走头无路的卡扎菲有可能求助于基地组织。

default

利比亚西部前线的反对派

德国之声:您什么时候成为了利比亚反对派在西部前线的最高指挥官?

菲尔纳纳:我曾是利比亚政府军的一名上校,革命开始的时候倒戈反对派。不久以后就解放了奈富塞山区的五个地区。那时,每个反对派都成立了自己委员会。这五个反对派组成的委员会联盟选出我作为最高指挥官。我管辖的区域包括奈富塞山区、的黎波里以及首都和突尼斯之间的地区。

德国之声:您还穿着带有政府军勋章的军服,而您现在又要推翻这个政府。这难道不是一种矛盾?

菲尔纳纳:我是一名军人,必须穿军装。直到我从班加西(编者按:利比亚反对派临时政府所在地)得到新的军服。我们如果打赢了这场战争,新军服就有了。

德国之声:利比亚反对派在西部的部署情况如何?

菲尔纳纳: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个由一名指挥官领导的委员会。我们从今年3月15日以来每星期见一次面,协调我们的行动方案。这几个委员会在会上可以说出自己的问题。除此以外,我们还通过卫星电话保持联系,因为这里还没有常规的电信网络。

德国之声:您采取的是什么样的战术战略?

菲尔纳纳:我们首先要解放利比亚境内由卡扎菲政府军控制的每个城市。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包围敌人。当然我们还需要守住我们已经占领的地盘,保护我们的人不受新一轮攻击的威胁。卡扎菲的强项不在他的武器装备上,而是在他用人肉盾牌的本事上。

德国之声:利比亚过渡政府向城市里的居民发放武器。过去数月中,您所控制区域内的犯罪率是否有所上升?

菲尔纳纳:正相反。犯罪率从革命的一开始就下降了80%。我们掌控了各个地区的安全形势。因为我们与该地区中的各个部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从我们所掌握的信息来看,目前还没有发生过一起滥用武器或者抢劫民居的事件。

德国之声:您如何能让北约轰炸您想占领的目标?

菲尔纳纳:很可惜,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所有班加西所组织的事情一样。我们在西部前线的人其实想直接和北约合作。

德国之声:您几周前在贾杜市(Jadu)附近修建了一条飞机跑道,已经开始启用了吗?

菲尔纳纳: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获得从班加西运来的物资。所以我们修建了这条跑道。我们到现在为止只用了一架没有载货的运输机试验了一下,但还没有借此从班加西得到空运物资。

德国之声:这也是为什么法国必须空投武器弹药的原因吗?

菲尔纳纳:我经常与不同的反对派委员会接触,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过什么法国人空投的事情。人们从中也可以看出来:我们打的也是一场信息仗。

德国之声:批评人士称,您们只是借助山区内的地理优势取得了现在的成功。但是通往首都的黎波里的路是一马平川。您觉得这是否会为反对派的进展带来阻碍,导致类似布雷加(Brega)以及米苏拉塔(Misrata)的局势出现?

菲尔纳纳:整个行动肯定会变得困难许多,但是我对我们未来在山谷下的行动充满信心。我们现在已经在距黎波里70公里的地方作战。我们与沿线的每个地区都有联系。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在3个星期内就能占领首都的黎波里。

德国之声:奈富塞山区中的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这对您军中的士兵有影响吗?

菲尔纳纳:卡扎菲十几年来一直尝试激化这两个族群间的矛盾。但是我们今天并肩作战,为的是将卡扎菲赶下政坛。除此以外,奈富塞山区的许多阿拉伯部落和柏柏尔人的关系一直比和其他邻近阿拉伯部落的关系要好。现在柏柏尔人和阿拉伯人在前线共同作战,相互之间没有任何隔阂。

德国之声:那战争结束后,军队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呢?

菲尔纳纳:卡扎菲肯定会想尽办法压制我们。我确信,他走投无路的时候甚至会求助于基地组织的极端分子。就算战争结束了,我认为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威胁不会消失。到那时,新利比亚的核心任务就是保护平民的安全。

德国之声:利比亚政府和反对派互相指责对方使用了雇佣兵。您的队伍中有这样的雇佣兵吗?

菲尔纳纳:我们知道卡扎菲花钱用雇佣兵,因为我们的监狱里就关着一些这样的人。而且这些士兵中的许多人都告诉我们,雇佣兵曾威胁可能倒戈的士兵。许多士兵承认,他们被夹在前线的雇佣兵和控制后方城市的安全人员之间。至于我们是否用了雇佣兵-我确信您已经知道,我们的士兵都是利比亚人。

采访记者:Karlos Zurtuza 翻译:任琛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