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创伤与彷徨—逃亡德国的未成年难民

一名阿富汗青年难民在维尔茨堡火车行凶后,很多在德国的阿富汗人担心,他们会更遭仇视。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强烈谴责这种行为。但是我也要强调,这只是一种个人行为,事件也理应该得到如此处理。" 19岁的阿布杜拉说道。他是一来自阿富汗,到德国已有6个月。就在最近,他17岁的同胞在开往维尔茨堡的一列火车上用斧头和刀具砍伤5人,在逃离的路上企图袭击警察,最终被警察击毙。

阿布杜拉担心,近期发生的各种穆斯林激进分子谋杀案会使他在德国的境况恶化。维尔茨堡事件的凶手在行凶前高喊"真主至上",事后警方在这名青年的住所找到一面手绘的"伊斯兰国"旗帜。尽管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发布了维尔茨堡行凶者的自白视频,仍然不清楚的是,他们之间的联系是否存在已久。目前为止,德国调查人员认为,这名作案人类似法国尼斯和美国奥兰多的行凶者,属于"自我极端化"的例子。

Bekennervideo Mutmaßlicher Attentäter von Würzburg

“伊斯兰国”发布的维尔茨堡袭击案凶手自白视频

每发生一起伊斯兰极端主义行凶案件,阿布杜拉就会更加担忧自己的处境,而这种不安在其他阿富汗难民身上也能体现。27岁的亚维德说,"自美国和法国的恐怖袭击后,形势对我们来说变得更加困难……人们现在都用怀疑的眼光看待我们难民。"特别是用这种眼神看待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因为6月中旬在美国奥兰多杀死49名平民的凶手就是阿富汗移民后代。另一位难民扎格尔·哈龙(Zargar Haroon)也说道:"然而这种看法恰恰就是错误的。德国人应该要明白,我们就是为了逃离这种暴力而背井离乡"。

一个受创伤的群体

如同许多其他未成年难民,维尔茨堡的凶手孤身一人来到德国,没有家人的陪伴。据联合国难民署UNHCR报告,独自逃难的小孩和青少年人数在过去几年呈跨越式增长。仅仅2015年在德国就有14400名无陪同未成年人申请难民庇护,比2014年多了大约1万名。其中有4700名来自阿富汗。就来源地而言,这些来自阿富汗的难民申请者是所有未成年难民申请者中的的最大群体。

许多逃难的未成年人都受过精神创伤。19岁的阿布杜拉说:"逃亡欧洲途中我看到过许多让我精神困扰的事情。我看到有人在我面前死去。我无法想象,那些比我更年幼的孩子,甚至在没有家人的陪同下,怎么独自面对这些事情"。

然而并不仅仅是逃难途中的所见所闻让他们备受创伤。根据报告,许多独自逃难的未成年人受到虐待,比如受到人贩子的欺辱。然而还是有很多避难申请者表示,最让他们担心的还不是这些。其中一人如此说道:"当我们到了这里,我们觉得,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但是不安却又开始了。" 让他们感到不安的一个问题是:能否在这里留下?

Unbegleitete syrische minderjährige Flüchtlinge Fußball

无法融入当地社会的未成年难民很容易成为极端主义吸引的目标

对穆斯林团体的呼吁

由于难民申请数量众多,许多申请者必须要等好几个月,有些甚至要等上好几年才能得到答案。名为卡土瑞·托拉娜(Katuri Tolana)的组织旨在帮助难民融入,在那里工作的哈西姆·哈西米(Hashim Hashimi)说道:"正是这样的情况增加了尤其是青少年自己滑向极端化的危险。"

哈西米解释道:"因为许多未成年难民申请者生活在分开的住所,或者像维尔茨堡行凶者一样暂时住在一个寄养家庭。这些年轻人对他们的未来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构想,也没有家人帮助他们去设想未来。正因如此,提醒这些小孩对他们目前所属社会的责任感才显得尤其重要。"然而目前为此所付出的努力还实在太少。

根据哈西米的说法,如果在欧洲的穆斯林团体向逃难的青少年展示伊斯兰教良善的一面,将有助于解决问题:"伊斯兰教并不主张暴力,而这就是我们必须向年轻一代和世界上其他人所要传达的信息。"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