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刘晓波:这个奖是给天安门亡灵的

上周日,身在狱中的刘晓波见到了探视他的妻子刘霞。据远在美国的民运人士吕京花介绍,当刘晓波见到刘霞时,他说"这个奖是给天安门亡灵的"。"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对刘晓波的话有何感想?德国之声采访了他们中的几位。

default

1989年6月4日受伤的人被送往附近医院

现在在美国定居的吕京花女士在"八九学运"时是工自联的核心人物之一,与刘晓波是很好的朋友。据她介绍:她与刘霞在10月10日通过网络取得联系。刘霞告诉她从10月8日起遭北京警方软禁,刘霞说,她到锦州监狱探望刘晓波后刚回到家中,北京市国保一路跟踪,并将刘霞和刘霞弟弟的手机搞坏,还不许她外出见媒体和朋友,如果要出门必须坐他们的车。

吕京花谈到刘霞与晓波相见的过程。她说:"因为刘霞已经了解晓波多年来争取民主、自由的理念,特别是从1989年以来,晓波一直主张用非暴力的方式,才能实现宪政民主,当刘霞见到并且告诉晓波:你得奖了,晓波表达很慎重,也表示心里很不安,他说:这个奖是所有八九天安门亡灵的。说到"亡灵"时,他就哭了,刘霞用手抚摸他的肩膀,告诉他:别难过。晓波说:天安门有那么多的亡灵太不应该了……。

二十一年前年轻的生命

Twitter微博上,中国网民迅速传递着刘晓波获奖后的这句感言:"这个奖是给所有六四亡灵的"。一位不愿意向公众透露姓名的教授对德国之声说:"89年6月4日凌晨,没有刘晓波,我就会死在广场。当时军队在别处已开枪,血衣传到天安门,有不少人主张拼命。刘晓波对学生们说,今天在广场上的都是民族的精英,我们多流一滴血,就是对民族的犯罪。"

据吕京花介绍:"当天零点三十分时,发生了枪杀学生事件后,坦克车、装甲车已经开进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大家知道是武力镇压了,这是会流血的,后来晓波在大喇叭里,大声吼:"市民们,同学们,我们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我们最高的原则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请大家坐下,请大家安静……"

与刘晓波同为"天安门四君子"的周舵也接受了德国之声的采访,他说:"我听到这句话是百感交集,因为当年这么一场波澜壮阔的争民主要自由的全民运动,最后竟然会遭到血腥镇压,这确实是当时谁都没有想到的。刘晓波和我们自从六四镇压之后才走上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不归路,对于晓波来说是有准备的,对于我来说完全是个意外的人生转折,其实是在六四镇压之前,我们六二绝食宣言的时候就已经讲得非常清楚,我们提出口号"我们没有敌人",我们一直都是坚持的这种理念,主张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坚持走和平转型的渐进道路,渐进、有序、可控,这样的政治现代化、民主化,所以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应该算是实至名归,也应该算是对我们当年在天安门广场千钧一发的最后关头能把学生和平带离广场,避免了天安门广场的大流血,应该也算是对我们当年所做这个事情的一种肯定。"

献给天安门母亲们

那些逝去的年轻生命,他们离去的二十一年,也是天安门母亲们泣血等待的二十一年。多年来,这些母亲也不曾放弃,更不会遗忘他们儿子长驻在他们心头鲜活的笑容。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二十一周年纪念日前一天的晚上,在北京木樨地地铁口附近燃起烛火,是纪念也是表达坚持的态度。多年来,她寻找其他的失去孩子的母亲们并彼此安慰,彼此鼓励要为孩子的生命坚持追究政府的责任。

德国之声想把刘晓波的获奖感言"这个奖是给天安门亡灵的"转达给丁子霖,电话那一端,她虚弱地说:"很抱歉,我现在不能和你说话,我现在正在病发。国安的人,当地镇上的书记,都在我的亲戚家里,很遗憾我连累了他们。"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