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刘晓波海葬 遗孀刘霞失联

据中国官方消息,依照“家属愿望”,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已以海葬方式下葬。而与此同时,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命运则引起广泛担忧,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刘霞能够自由行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周六海葬之后,其妻子刘霞的命运引起普遍担忧,目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刘霞恢复了自由。周四,61岁的刘晓波在警方严密监视下因肝癌晚期死于中国沈阳的一家医院里,此后友人们一直无法联络到刘霞。 美国及欧盟均呼吁习近平领导人的中共最高当局释放刘霞并准许其前往国外。2010年以后,刘霞一直处于软禁状态下。

当局释放出的一些图片资料显示,刘霞同部分亲友参加周六为刘晓波举行的小型葬礼以及稍后的海葬仪式。生活在北京的反对派人士,同时也同刘晓波夫妻关系密切的胡佳对法新社表示:“我们非常担心。当局发布的照片可以看到,葬礼上刘霞很虚弱和痛苦。她看上去像世界上最悲伤的人。如果我能见到她,我会安慰她,给她一个让她放声痛哭的臂膀。” 
 

据多家通讯社报道,中国官方于周六(7月15日)下午在沈阳再次举行了刘晓波后事的情况介绍会。刘的哥哥刘晓光在介绍会上宣称,刘晓波的骨灰已经于当天被撒向大海。据称,刘晓光在介绍会上感谢了党和政府在刘晓波住院和去世时的“人文关怀”。他在两名女士的陪同下离开,没有回答媒体的任何问题。

China Liu Xiaobo Trauerfeier (Reuters/Handout)

刘晓波的骨灰据称被撒在大连附近海域

法新社报道称,中国官方仍然对刘晓波的家属严加看管,令其无法与外界接触。

包括香港《明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此前曾报道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体已经被火化。沈阳市政府和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本周六(7月15日)为此召开记者会,声称已经按照刘晓波家属的意愿及风俗,在一家殡仪馆把他的遗体在周六约6时30分火化。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以及大哥刘晓光等亲属以及其生前好友都出席了火化前的告别仪式。

沈阳市地方政府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按照刘霞、刘晓光意愿,遗体被火化一小时后,刘晓波的骨灰盒被交回给刘霞,刘霞接过骨灰盒紧紧抱在怀中。中国官方在记者会上公布了刘晓波告别仪式现场的照片,从其中的一张可以看出其遗孀刘霞一身黑色服装,双手捧着刘晓波的遗照,面目表情凝重。弟弟刘晓暄捧着骨灰、穿浅蓝色衣服的刘霞弟弟刘晖则站在另一边。《明报》报道称,刘霞向刘晓波遗体告别时,因为过于悲痛,需要亲友搀扶。

 

报道称,刘晓波二哥刘晓晖因身体原因未参加告别仪式、另外刘晓波的前妻陶力和儿子刘陶身在美国没有出席。

"声东击西"

目前,外界仍然无法与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取得联系。位于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发布消息称,当局不让刘霞,刘晖,刘晓光,刘晓暄等沈阳亲属同外界通讯的原因,是因为家属想将刘晓波遗体存放7天过了"头七"再火化,但当局以各种理由逼家属同意在今早匆匆火化。家属有被逼进行海葬的可能,中国当局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全世界有刘晓波的墓地。该机构还表示,为确保刘晓波骨灰存放地点保密,当局故意"声东击西",曾派大批公安去于洪区西鹤园殡仪馆,引记者去西鹤园。

法新社的记者本周四也曾赶往刘晓波的骨灰可能存放的地点,在现场看到了多名便衣警察。

沈阳当地政府发言人张清洋(音)曾向记者表示,当地风俗是死亡3天内火化,今日火化符合当地风俗。会尊重家属意愿处理骨灰。他强调,刘霞现在是自由的。她是中国公民,有关部门依法保护其合法权益。但刘晓波去世后,她过度悲伤,需要不被打扰,张清洋称这"是家属的希望,也是人之常情"。

刘霞来德国无望?

德国外长加布里尔于刘晓波逝世后曾表态称,中国有义务以可信和透明的方式进行调查,这样严重的癌症是否可以并且应该更早被发现。他还表示,刘晓波和他的妻子之前曾表达了愿意来德国的愿望"我深表遗憾,这个愿望没能得到满足。"中国现在应准许刘霞和刘晖离开中国的出国申请。

刘晓波的好友野渡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无法和刘霞及刘晓波的亲属取得联系。但他在14日凌晨最后一次与刘晓波的亲属获取联系时,向其转达了德国政府通知驻华大使馆,欢迎刘霞和她的弟弟刘晖随时办理签证的消息。但野渡声称,这个消息来自他的另一名好友,这名好友可能和德国驻华使馆有紧密联系。德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就上述消息还无法给予确认。

野渡之前曾向香港电台表示,刘晓波的亲属仍在处理后事,而刘霞没有通讯工具,无法取得联络,但他估计刘霞几年内都无出国机会。

香港烛光游行

周六晚,香港数千人举行游行,悼念刘晓波。据法新社报道,很多人手举烛光,一些人眼中噙泪。自刘晓波周四(7月13日)去世以来,香港民众已经举行了多场纪念活动。而这是迄今规模最大的一次。

24岁的周小姐(Emily Chau)对法新社说,“爱一个国家是希望其进步。然而这就是如此忠诚的他(刘晓波)得到的下场”。她还表示,担心香港的自由出于危险之中。“联系昨天立法会议员们(梁国雄、姚松炎、刘小丽、罗冠聪)被撤销议员资格,感觉这个地方正在腐朽、倒退。”

游行队伍中可以看到各个年龄段的人。他们带着花圈和白菊花,朝着刘晓波的一个临时纪念像三鞠躬。一些人还带着自己的孩子、外孙。

人群中也能看到“铜锣湾书店”事件主角林荣基的身影。林荣基对法新社说,得知刘晓波去世的消息很难过,但表示不会丧失对香港未来的希望。“如果你看的时间框太短,就会感到悲观”,他说,“不能只看眼前”。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