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禁书选读

刘晓波《大国沉沦:写给中国的备忘录》序言三

序言作者:王怡

温家宝总理,你关不住刘晓波先生的灵魂


温家宝总理:
我是一个基督徒,家庭教会的传道人,也是〈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之一。我为〈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之一刘晓波先生,被您的政府拘捕,以非法的方式秘密羁押至今一事,写信
给你。
4 个月来,从国内到国际,有许多我尊敬的知识分子为此事发表声明,提出抗议。我也认为您和您的政府在这件事上犯的错,实在配得这样的抗议。但我写这封信,不是为着继续抗议。我一直不太确定作为一个传道人,要向一个非法关押异见人士、因着内心的怯懦而勇于践踏人权的政府,如何来说我当说的话。
我对这件事本身,充满愤怒,因为抓捕并秘密囚禁刘晓波,法律上是非法的,道德上也无耻,在一位公义、圣洁、慈爱的上帝面前,则是罪孽深重、无法站立的。但对您和您手下
的公务员,我并不怨恨。或许你不相信,我对您也没有任何道德上的轻视。因为我虽然不曾担任过您的公共职位,不曾拥有过您的公共权力,但许多时候我在家人、亲友面前对未来的恐惧;和您在您的人民前面所怀的恐惧,本质上是一样的。我在一两个人的场合,因着内心深刻的罪性,常常有刚硬冷酷的举动;这和您在向您和政府提出意见的人们面前,常常利用和背叛您手中的公共权力,做出刚硬冷酷的决定,其实也是一样的。
成为基督徒之前,我是一个以批评政府、监督公共权力为志业的知识分子,也曾出现在您的政府的黑名单上,被禁止署名、发表文章、在学校授课,或被跟踪、收到骚扰和恐吓信。但有一天,我成为基督徒。意思就是,有一天,我终于开始承认我的道德人品,我对公义的追求,其实并不比温家宝、胡锦涛更好。我在道德上一点不比我批评的人更高尚。我心里隐藏的罪性、欲望、骄傲、软弱和恐惧;我内心对他人的冷漠,和对我所爱的人的刚硬;温总理,请容我说一句,这一切和您的内心都是一样的。
因此我并不将您看作刘晓波先生的敌人。据我对刘先生的了解,他也不会将您看为他的敌人。尽管作为政府首脑,您的职位决定了,您应当对这件事负完全的法律和道义责任。但我和你真正的敌人,乃是我们内心的罪。是使我们陷在自己肉身的处境、欲望和利益中,无力克服、更无力自拔的那一切。我决定写这封信给您,是因为当我看到广场上你站在赵紫
阳先生身边那张照片时,那张脸上曾有过的年轻、忠心、良知和理想,以及一颗尚且不愿被政治和环境所辖制的、挣扎中的灵魂,如今哪里去了?我对您的怜悯和哀伤,更胜过了我对刘晓波先生的担忧。因为二十年前,您和他都曾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上。今天,是您逮捕了他,看上去,你是胜利者,他是失败者。但我却知道,这二十年来,您所失去的,远远超过了刘先生所失去的。即使现在,他蹲在黑屋子里,您坐在中南海明亮的办公厅;但我却知道,您内心和周围的黑暗,也远远胜过了那间黑屋子。
魏恩波是罗马尼亚家庭教会的一位牧师,1989 年前曾入狱十四年,受过残酷的迫害。他在回忆录中说,大约1985年,几个基督徒遇见了从总理府出来的罗马尼亚总理德乔治。两个弟兄,不顾一切冲出人群,向德乔治传讲基督的话语,高声地呼召他悔改,停止对人民的迫害,并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赦免。你一定知道,这件事若发生在新华门前,会有怎样的结局。这两个基督徒被捕、判刑,倍受折磨。几年之后,德乔治身患疾病,想起当年惊心动魄的一幕,终于悔改信主。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这位共产党的前总理,参与了教会的服事。
而中国基督徒的方式,常常是更温和的。在去年四川512地震之后,您到了灾区。有一位女基督徒在广州,心中有强烈的感动,希望为您的悔改得救祷告。她买了机票回都江堰,
经过各种努力,进入了您身边数米之内,在您身后举手为您祷告。也许您永远都不会认识她,也不会知道她是如何为您祷告的。但我写这封信给你,我不愿意您不知道,在中国,有成千
上万的基督徒,都在为您和您的政治局同僚们祷告。因为圣经告诉他们,「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
甚至我很遗憾、很难过的一点,是中国的基督徒中,常为您祷告的人,远远多于为刘晓波先生祷告的人,也多于为其他被关押在您的正式或非正式的监狱中的异议人士祷告的信徒总和。但我想,这不是因为您是一个统治者,或一个迫害者。这是因为迄今为止,上帝仍然容许您站在这个管理中国的职位上。您虽然和我一样是罪人,但您所占据的那个位置,本身是崇高的,是一个仆人式领袖的位置。基督徒愿意为站在这个位置上的那些人祷告,包括您。所以,尽管我不认同今天的政治制度和选举制度是公平、自由和合宪的,但我依然承认您是这个国家的总理。所以我决定写这封信给您,我也愿意说,尽管胡锦涛先生不是我的总书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温家宝却是我的总理。不是因为你的总理职位在民主政体下具有合法性,而是因为我相信上帝掌管着这个世界,也掌管着你的职位。您手中的权柄,在本质上不是人民授予的,不是窃取来的,不是私相授受的,也不是自封的,而是那一位设立权柄的上帝,为着这个世界的益处,也出于对人堕落本性的怜悯,而设立的。
若有一天,您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您终将在生命的尽头失声痛哭,您曾经在内心为自己辩护的一切理由,都将如草枯干,被风吹散。
今天,我凭着公民的良心,向您提出要求,请您尽一切努力释放刘晓波先生,还他以人身、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但我知道,这一仅仅基于公民权利的要求,是不会被您接受的。就
算您心里闪过这样的想法,但没有一种力量,可以帮助你,胜过内心罪恶、政治压力、家族利益的可耻的权衡,进而做出一个忠于宪法、并在道德上无亏的、仅仅是尽到您自己的本分的正确决定。所以,我更凭着一个基督徒和基督耶稣的传道人的身份,向您这位中国政府的首脑,发出恳切的呼召:温家宝先生,你当悔改,信福音。
您曾写下〈仰望星空〉的诗作。你一定知道康德著名的话,唯有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使他敬畏。温总理,您心中的道德律在哪里呢?若没有上帝,星空就没有任何形而上的意义,仰望不仰望,不过是自欺欺人。如果星空之上,时空之外,的确有中国古人称之为的「昊天上帝」,就是在圣经中启示祂自己的耶和华、独一的真神;我们的心中才可
能有真正的道德律。因为道德并不是从我们里面产生的。就如圣经《诗篇》第8 篇,这是一首真正仰望星空的伟大诗篇,您可以读读,思想和您的诗作之间的差别: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
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羊牛、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
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

耶和华我们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对您、对我,对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来说,如果我们在内心宣告了上帝之死,我们心中的道德也必将随之而死。我们只剩下一点点可怜的道德感。若没有上帝,仰望星空,不过使
我们更加骄傲而已。连仰望本身,都使我们在不仰望的人面前,获得了貌似高贵的满足。温总理,如果您在仰望星空的时候,没有察觉到自己内心道德律的死亡与沉睡,没有面向浩瀚无穷的星空,对自己一生的所思所为,生出痛悔忧伤的心来。那您的这首诗,不过是在世人面前假冒为善罢了。我是一个从事写作和研究的人,在不信基督之前,我也一样曾以写作
假冒为善。但圣经却如此说─—

「你们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

我知道,向您抗议是没有用的,向您请求也是没有用。因为你的良心,也和我以往一般,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除非,我真诚地向你指出你的罪来;除非,我奉着基督耶稣的命令,怀着爱心而不是怀着愤怒或骄傲,向你发出悔改的呼召,并告诉你基督赦免的福音— —因为在圣经里,基督将呼召世人悔改信主的权柄和使命,交给了每一个相信祂、愿意跟随祂的人。所以,我若在这件事上,不向你传讲福音,发出悔改信主的呼召;你的罪有多大,我的罪也一样大。我若不因着爱惜你的灵魂,如同我爱惜刘先生的身体和精神,而为您在上帝面前祈求,求祂怜悯恩待您和您家,就如怜悯恩待我和我家一样,并使您生出悔改的心,重新去认识上帝,也认识自己;认识永远的真理,也忏悔一生的罪孽。否则,我的抗议和呼吁,不一定能帮得到刘先生,但却一定帮不到您和您家,及您的同事们。
请您再一次仰望星空,当您在总理的职位上,命令、参与、同意、容许逮捕一个异议知识分子(以及之前对持不同思想、言论的公民更多的迫害),并对此保持沉默与不作为;您
将如何为自己悖逆了这永恒的道德律来辩护呢。您若不真心悔改,求告十架上那位为你承受了鞭伤的救主,那个被永远关在黑屋子里、切齿痛哭的灵魂,就会是你。而连你那首仰望星空的诗,也将是你在永恒而至高的那位法官面前,悖逆、刚硬而不悔改的呈堂证据。
什么是你行事为人的最高原则,什么就是你的神。所以温总理,请你看清自己心中所敬拜的那些虚假的神。无论是共产主义、还是国家政权,无论是家族利益,个人名声,还是历史评价,你为什么而活,你就在跪拜什么,侍奉什么?所以温总理,请你反思,你的一生难道不都是在为自己雕刻和跪拜偶像吗?
你手中握有权力,你和你的政党,以人民的名义、伟大光荣正确的名义,以历史的普遍规律的名义,来施行统治。也在这样的名义下,毫不犹豫地剥夺刘晓波先生的自由。所以温
总理,你心里害怕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你为着自私的利益想要对付他;因此你和你的政府假冒和妄称了上帝、真理和美善的名义。
安息日是为着将七天中的一天,归给上帝,使我们的灵魂可以在对上帝的思想、敬畏和敬拜中,得着安息。但是温总理,你的心里没有安息。你的一生迄今为止,只有星期天,没
有安息日。
你口中以仆人自居,以人民为您的父老,以百姓为你的乡亲。你却不尊敬他们,随时以傲慢、亵渎和对权力的滥用来对待他们。就像悖逆的儿子,虐待他年迈无养的父亲。所以
温总理,你难道不是这个民族的不肖子孙吗?用中国人的话说,逮捕不同意见的公民,真的可以使你无愧地面对这个民族的祖先和子孙吗?
这世上又有谁何德何能,配得拥有生杀予夺的权柄呢?但你却被放在了一个大国领袖的位置上,不是因着你是中国人中最高尚、最智慧、最有爱心的人。你将何等地谨慎、敬畏你
手中的权柄啊─—这权柄随时可以用来伤害、减损、侮辱和杀害你的人民。所以温总理,基督说,凡心中咒骂弟兄是魔鬼的,就是杀人了。何况你将这样的同胞和公民,捆绑起来,送
往囚牢。你的手在签署文件的时候,没有过一次颤抖吗?你在夜里做梦,没有过一次被惊醒、而需要借助安眠药物才能重新入睡吗?
温总理,你曾利用手中的权利,偷窃那属于公民的一切吗?
温总理,你将刘晓波带离他的家庭,离开他的房屋、妻子、财物和他除了灵魂以外、几乎所有的一切,你内心的贪念达到何等的地步呢?为了你和你的同僚的政治利益,将他人的
一切都可以随时牺牲。牺牲的意思是付出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你先将别人的东西抢过来,然后牺牲。
温总理,你真的希望这个国家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吗?难道你不知道,仰望星空的人,往往就是批评地上事物的人吗?如果连不同思想与政见的知识分子都可以随意逮捕、判
刑、软禁,那么这个国家,还有什么是你不敢贪污,不敢为你一己之利而葬送的呢?
温总理,当你发表任何公开演讲、提到任何高贵而美好的词语,对你的官员和人民像一个道德的长者语重心长时,你就不曾为自己虚假的见证、为自己一生活在道貌岸然的谎言中
而羞愧过吗?
几年前,我和妻子,及我的弟兄余杰夫妇一起,给刘晓波先生唱了一首圣诗,名叫〈一百只羊,有九十九〉。这是福音书中,耶稣讲过的寓言。祂说,人子(指祂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为着拯救失丧的人,愿意悔改的人。中国人有句古话,说「人有病,天知否」。但事实是,人有病,人自己知否?耶稣说,我来就是为病人来的。意思是你若认为自己没有病,十字架的救赎,福音的好消息,就和你没关系。到底什么是我要对你说的福音呢?就是温总理,你悔改吧,如今悔改可得白白的赦免。
温总理,当时我们唱了这首歌,对刘晓波先生说,你就是九十九只之外的那只迷羊。牧人愿意撇下圈中的九十九只,去找你。并为着你能回永恒的家,而甘心受难。刘先生当时一无所求地说,「那哪能呢」。因为对他来说,苦难过于沉重。他为着自己的良心,承受过和将要承受的都太多了。基督的爱,令人感动,但也往往令人却步。使伤痕累累、也罪孽累累的我们,无法决心去信靠,去盼望,去接受。
但是,温总理,假如当时我知道几年之后,您的政府还会再一次地关押刘晓波。我还是一样会对刘先生说,上帝爱你,祂在找你。因为这样的恩典与盼望,实在与您的政府抓不抓他,或者与他这辈子还要经历多少迫害,没有关系。基督徒寻求和盼望的,乃是爱与公义的真理和生命,不是为了天堂的门票,今生的好处,或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的保障。尽管我们
常常也因着上帝的怜悯,而得着这一切。
温总理,今天我也对您说,你就是九十九只之外的那只迷羊。牧人已经撇下圈中的九十九只,来找你。并为着你能回永恒的家,而甘心受难。尽管你所做的事,和刘晓波不可同日
而语。在我眼里,刘先生是这个民族的良心,是我尊敬的知识分子。而你是一个虽有抱负却陷在罪恶和贪婪中无力自拔的、可怜的政治家。您在电视上向人民流露的那一点道德良知,与刘先生相比,不过是更加残缺、污秽且无耻的。我虽是一个传道人,我愿意以基督的爱来饶恕你、为您代祷。但我也承认,我实在很难去爱您,如同我爱刘先生一样多。但是,我却要诚实地对你说,基督耶稣爱你的灵魂,和爱刘先生的灵魂,是一样多的。刘先生是一个受害者,他因为受过的伤害太多,而难以相信恩典。你是一个加害者,你是因为伤害过的人太多,而难以相信恩典。但在基督那里,温总理,上帝愿意同时将你们抱在祂的怀里。上帝为此付出了祂自己。
这就是我的信仰。基于这一信仰,温总理,我请求您尽自己在上帝、宪法和人民面前不可推脱的责任,释放刘晓波先生。在未释放的时候,也尽您一切的努力给他有人道和有尊严的对待。我也奉基督耶稣的名,呼召你悔改,停止在你的职权上伤害和剥夺你的人民的思想、言论、信仰和一切人格的权利与尊严。唯有真正的悔改,将使您得着真正的福音。就是在无亏的良心和真理的仁义中的、永远的生命。如同马丁.路德.金半个世纪前的演讲,有一天,您和您的同事们的后代,和刘晓波们的后代,将一起在黄河边跳舞赞美,弟兄和睦而居,是何等的美,何等的善。
温总理,难道您就不曾和我一样,盼望、祈祷过在中国也有这样一天吗?时日无多,为什么还不悔改?

写于主后 2009 年复活节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