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刑讯也摧残法制国家自身

德国人仍在讨论要不要接受美国关塔那摩监狱前囚犯的问题。反对者认为,这是美国人的事儿,应该让他们的总统奥巴马去解决。而许多赞成者的论据是,即使出于人道主义的理由也应该接受这些在关塔那摩监狱受尽人格侮辱和身体折磨的人。身心的摧残给这些前囚犯留下了什么痕迹呢?

default

关塔那摩狱囚-罪犯还是受害者?

柏林莫阿比特区有一个刑讯受害者治疗中心,对来自不同国家的刑讯受害者来说,这里是他们的最后一线希望。这些人作为难民或者避难申请者来到柏林。他们的遭遇使他们的身心都受到严重伤害。心理学教授普罗斯是该中心的创办人。他告知:“经过两到四年的治疗之后,这些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恢复正常生活,重新找一份工作做。开始治疗的时候,他们也许最多只能睡两个小时。他们患有严重的失眠症,而且常常做恶梦。经过我们的治疗,他们现在可以连续睡眠六个小时,恶梦也少多了。”

普罗斯是国际知名的心理创伤治疗专家,专门治疗那些受过严重心理创伤的人。他与美国一个著名的医学及人权机构合作多年。去年,该机构请求他治疗两名前关塔那摩囚犯。普罗斯教授在谈话时十分小心,以避免泄露这两个人现在的身份和住址。他们在关塔那摩监狱被关押了五年,由于没有确凿的恐怖活动证据两年前被释放。普罗斯说:“美国人把他们从关塔那摩监狱里释放出来,‘寄存’在另一个国家里。他们栖身在一个条件极差,没有医疗设施的难民营里,完全与世隔绝。我看到这种情况时被惊呆了。”

普罗斯为他们治疗了一周。其中一个人的命运对他触动很大。在被关在关塔那摩监狱之前他的精神状态就很不稳定,非常容易受到伤害。而关塔那摩监狱五年的折磨彻底毁了他。普罗斯说:“他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他的精神变态,有妄想狂症状,已经多次试图自杀,并有自残倾向,常常用头撞墙。而在被释放两年后他仍旧是一个有严重疾病的人。”

这个国际医生组织还调查了前阿布格莱布囚犯的现状。普罗斯教授对他的所见所闻都难于启齿,“我只想讲其中的一个人的例子。在被关押期间,审讯者甚至将枪管插入他的肛门,给他造成严重的伤害。现在他那个部位还有一块大伤疤,大便时仍有痛苦。这是一个极大的侮辱,对穆斯林尤为严重,因为这可以让人联想到同性恋。被释放后他离开了家乡,因为他在那里被看作是一个被奸污了的人。他在熟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不得不远走它乡,过孤独的日子,与家人完全断绝了关系。他的命运十分悲惨。”

普罗斯教授既是有经验的心理学家,又是一名医学史专家。他强调说,刑讯不仅毁了受刑者,也毁了法制国家自身。有些司法人员和政治人士想通过刑讯逼供更快地获得口供,以挽救更多人的生命。普罗斯常对他们这样说:“一个受到刑讯折磨的人,可能会招认所有你想让他招认的事,因此他们的口供是不可靠的。另外这事关我们法制国家的基础。如果开了先例,那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德国前内政部长席利说过一句深刻的话。他说:‘你现在想把囚犯的手指折断——仅此而已吗?你是不是还想做更多的事情?’我们折磨那些恐怖分子,就把他们从罪犯变成了受害者。”

作者: Renate F ae rber-Husemann / 王雪丁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