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分析:西藏事件改变了世界

9-11发生后流传着一句话:“9-11后世界再也不是那个世界了”。3-14西藏事件发生至今即将两个月了。表面上看,事情似乎过去了,此间媒体也出现了“抗议疲劳”(奥地利新闻报语)。但几天后达赖喇嘛来到欧洲,又将掀起新一轮高潮。其实,这个潮流从3-14后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回过头去看,发现这个事件对世界的改变程度至少不小于9-11。西藏事件改变了世界什么呢?德国之声记者分析如下。

default

向达赖喇嘛提的十个问题电影镜头

9-11改变了世界什么呢?人们说:世界进入了一个与恐怖主义斗争的时代。在冷战结束后,经十多年的失去目标,西方终于找到了新的目标。于是把朝鲜、伊朗等称为"流氓国家",于是有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3-14改变了世界什么呢?初看起来似乎没有一个明确的东西,仔细想想却有非常多的东西不再是原来那样了。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全局性的变化。

西藏观不再是那个西藏观

从这次西藏事件后,远在中国的人们忽然发现,西方人对西藏的看法与他们的居然有那么大的不同。西方人的西藏观究竟有哪几条呢?其一,西藏以前是个天堂,是香格里拉;其二,西藏是个独立的国家,是于50年代初被中国非法占领的;其三,达赖喇嘛是和平的象征;其四,中国(汉人)压迫西藏人,摧毁西藏宗教和文化;其五,西藏应该追求独立,这一点应该得到世界的支持。在这次西藏事件之前,对这些问题是没有人会在西方国家提出疑问的,大家都认为是必然的事情。于是,发生了西藏事件,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中国的这五点"理亏",于是人们愤怒了。

这场压倒中国的"舆论战争",却引发了一场关于西藏问题的全球大讨论。中国发表的各方面细节此间虽然丝毫不予转达,但有些提纲挈领的话这里还是提到的,比如骂达赖喇嘛的语言。西方政府在批评中国的同时,也再三强调西藏属于中国。同时,这里原先从来不谈西藏问题的许多中国问题专家这次纷纷站了出来,他们用史实和理论来表述西藏问题,不仅历史上西藏与中国的关系被普遍地提到了,而且还提到了以前西藏的农奴制等。达赖喇嘛自己也多次表态,不追求西藏独立,只求高度自治。他甚至把中国政府称为"我的头儿"(My Boss)。

于是发生了一系列的观念变化和动摇:一是西藏独立的追求不再得到广泛支持(主要因为是达赖喇嘛的意思);二是西藏是否被中国非法侵占,人们最后几乎不再讨论了;三是在一些专家引证历史后,人们对西藏在50年前是否那样美好有所怀疑了;四是通过一些专家和记者的不同的表述,达赖喇嘛在一些人的眼里也不再那么完美了;五是人们普遍认识到,这些年来确实是从中国热转向了中国恐惧了,而这可能是此间对西藏事件如此激动的原因之一;六是一些记者和专家怀疑西藏事件中西方追求的是"别的目的",也会给一些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是,有些东西还是不变的: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应该给西藏高度自治,停止对西藏的"文化灭绝";人们对达赖喇嘛的看法仍是普遍积极的;人们普遍认为应该继续给予西藏以高度的关注和支持。只是,由于上述观念的改变,广大民众支持西藏的心理实际上已经发生了一种"柔化",至少大多数人不会再支持西藏独立,不会支持用暴力甚至恐怖袭击来争取西藏向好的方向发展。

西方媒体不再是那个西方媒体

首先,中国人对西方媒体的看法有了巨大的变化。原来,中国人都知道,西方是有新闻自由的。80年代末的时候,美国之音对中国学生的影响是巨大的。在那以后,中国人凡能接触到西方媒体的,对西方媒体也有一种近乎绝对的相信(即使观点不符合中国人的观点,但总是忠于事实的),许多有识之士真诚希望中国新闻政策向着西方的道路去发展。可是,这次西藏事件后,中国人对西方媒体产生了一种空前的愤怒。

按中国人的看法,归纳起来,西方媒体在西藏事件报导中有这几种"错误":一是使用了大量错误的图片;二是详细报导西藏流亡人士和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的所有的话;三是几乎不报导中国媒体公布的任何情况,尤其是细节;四是少数西方记者和一些游客的话,只有少量报纸提到;五是详细报导所有支持西藏运动的示威的同时,一开始完全不报导中国人的示威,后来报导了,但仍很忽略;六是对巴黎伦敦针对奥运火炬的暴力行为,有些西方媒体甚至叫好,有悖于其主张的反对暴力观念;七是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随便下一些"定义",比如说中国学生的示威是中国大使馆组织的。

于是,中国和海外华人中出现了一片对西方媒体的骂声。有人说,我再也不会相信西方媒体了。

中国人的这种反应,毕竟也为西方媒体注意到了,于是广大西方民众也知道了。此间的许多汉学家和政治家也批评了西方媒体的错误。不少西方民众也在网上对西方媒体的一些做法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但是从总体上看,无论在中国还是西方,对西方媒体的看法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人们知道了,西方媒体有许多的成见和偏见,但人们也知道,西方媒体的新闻自由仍然是存在的。许多错误不是谁要他发生的,而是出于固有的观念由各媒体自己做出来的。无论在中国还是西方,恐怕人们在西藏事件后还是更相信西方媒体,至少相信它一般不会去捏造事实,如果有错,也会受到监督的指责,必要时也会道歉。现在CNN说是也正式道歉了。而这些恰恰是中国媒体很难做到的。

中国不再是那个中国

中国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西藏问题,会给它带来铺天盖地的压力和冲击。这么大的冲击,固然有西藏流亡者的原因,有西方观念的原因,但也有中国方面的原因。

中国方面在这次西藏事件中的表现(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很糟糕的,比如:在3-10喇嘛们开始抗议时,采用一贯的控制策略,而不是去疏导,而且对事态的发展没有充分的准备;在3-14暴力事件发生后,警察不能象其它国家通常做的那样,立即坚决地予以制止;事件发生后,把外国记者全部赶出西藏;事件发生后,没有马上报导,开始报导后,又采取充分控制的传统做法;采用文革语言骂达赖;组织外国记者去西藏后,却限制他们的行动范围,结果没有达到想要达到的目的。

中国政府还是按原来那套办事,实在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西方谁也不相信它说的话,它列举的事实,提出的证据,反而排山倒海地示威,反而纷纷讨论与决定在某种程度上抵制奥运会,反而展示了在奥运会上也会出现许多抗议的前景。

新华社转载了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发表的英国中国政策研究员王正绪的文章。文中说:"他们会问: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的好意总是被误解?为什么中国人想做点事,别人就是不让?这种挫败感一定是很强烈的,这种愤怒、沮丧、困惑、挫败感等等,都是中国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世界大国所必须经历的成长的烦恼。"这话说得很对。德国媒体上也有类似的读者感言:真正的大国哪个不是成天在抗议中度过的?

美国当个超级大国,是那么好当的吗?它经历过全世界的许多抗议,许多比这次对中国的西藏抗议强得多,比如反越南战争的抗议,反伊拉克战争的抗议,等等。每次八国峰会都会受到抗议者的包围。

可是,中国哪经受过这个啊。90年代初的时候,李鹏访问德国,听说柏林勃兰登堡门前有抗议,掉头就走,把恭候着的柏林市长晾在那里,到了魏玛,碰到了抗议,也是掉头就走。再早些时候,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封山"。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历来采取一种"隔离性"的安全措施。这种措施自然而然地就用到了3-14的拉萨,尤其是把所有外国记者请走。除了这种"隔离性"措施外,还有一点也是传统的,就是周恩来总理以前说过的"外事无小事,事事通中央"。西藏事件虽然不是外事,却是"涉外"的事,是关系到奥运命运的事。于是,大概在中央指示下达之前,谁也不能动。后来,又是所有关于西藏的稿子必须经中央(新华社)发。

于是,有中国语言学专家说:"话语权被人家抢走了。"于是,出现了那种铺天盖地的指责和抵制风。现在,尤其在与达赖喇嘛代表开谈后,情况是明显缓和了,再加上西方媒体的"抗议疲劳",人们很少谈西藏危机了。然而,此间明显感觉得到,这种"民间"的情绪根本没有平息下来。在奥运期间出现抗议,甚至很多抗议,也许是难以避免的。

问题是:应该去"避免"吗?或者说,应该及时地去扑灭什么火苗吗?有这种想法,就是没有大国心态(当然,恐怖袭击另当别论)。就象上述英国专家说的:"中国不再可以继续远离世界。"中国必须习惯于生活在一个开放的世界大国通常所处的环境之中。

"生活"在世界里,并不等于简简单单地过着。这种生活,必须是与世界相适应,相沟通的。有人批评中国政府忽视对外国媒体的"公关"。这话似乎被接受了。本周,中国驻法兰克福副总领事一行就专程来到德国之声,"表示愿意加强交流和沟通"(中国外交部网站讯)。同样的行动估计也会在世界各国针对其它媒体展开。这个做法没错,但似乎并非关键所在。关键在于怎么让世界觉得你的媒体是可信的。西方现在说的是两点,一是中国把外国记者赶出西藏,二是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尽管没有新闻自由不等于捏造新闻,但就因为你没有新闻自由,西方媒体就是不相信你,认为那是不可靠的新闻来源。新闻政策的改革对中国来说难道还不够紧迫吗?

不光是个新闻政策的问题,中国刚在往特大大国的方向走,这回已经体会到了做大国的滋味了,以后这个滋味会越来越强,随时随地伴随着。大国的心态是不可或缺的了。这个心态就叫:贴近民众,贴近世界,包括贴近种种的不愉快,而却又能在不愉快中如鱼得水。也就是说,要有一种真正的全面的开放,要疏通,交流,而不是逢事必堵,逢事必压。

西藏事件表明,中国已不再是那个可以在某些地方把自己遮挡好的那个国家了,它已经是世界关注的中心,它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世界的不安和快乐。而它必须去适应这个"新情况"。

中国人不再是那个中国人

这次西藏事件,忽然让"中国人"站到世界的面前,火炬所到之处,中国的五星红旗招展,柏林、巴黎、伦敦、悉尼、温哥华,中国人忽然人山人海地聚集了起来,从来不关心政治的、在德国公司工作的中国女孩成天跟德国同事辩论,中国留学生在巴黎街头慷慨激昂,在中国,家乐福前也出现了抗议的人群,网站上更是山呼海啸,更有许多中国人走进youtube,甚至走进德国和其它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的论坛,与德国人、西方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和情况介绍。

西方媒体和西方人终于注意到中国人的声音了,也开始对之进行报导和评论了。中国人的爱国主义,一时成了话题。这些年来,说到中国人,人们的印象特别"经济化","实惠主义",而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则是特别的安静。这是怎么了?

自然,中国人这回真的"怒"了。但人们看得到的,不仅是"怒",而还有个"自豪",清楚地写在许多游行者的脸上。中国人意识到,他们的中国正在走向超强的国家,而他们作为这个国家的人,有义务为国家说话。中国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归来,象征着中国人的又一次"政治化"。与八十年代末的政治化不同的是,那是向世界学习潮流中的政治化,而这次是走向世界高峰时代的政治化。体现在海外中国人身上的,更可贵的是他们终于开始与西方人用西方语言对话了。他们走出了自己的小圈子。

而中国领导人的老思维又回来了。他们显然害怕这种政治化。于是他们制止了家乐福门前的人潮。但是,这种害怕有必要吗?上面已经说到,作为一个走向大国的国家,需要的是贴近民众,贴近世界。不光要贴近外国民众,更要贴近本国民众。民众的情绪可以去引导,但压制却不是办法。民族主义哪个国家都有,关键是往哪里引。一个方向可能是应该确定的:作为大国的公民,就应该有大国的心态。老是沉缅于一百多年来受欺负的历史,老是"愤怒",那显然还不具备大国国民的心态。

在对中国民族主义的讨论中,有个化名Mencius的德国人(看上去象是学汉学的)在德国时代周报读者文章区掀起了一轮又一轮关于中国人的种族主义的讨论。一些中国人在那里反驳他。确实,这个"孟子"的一些言论流于可笑,比如他对犹太人的"犹"字作详细介绍,说明,由于那里有个"犬",所以是对犹太人的污蔑,建议中国改掉这个名词;他甚至把岳飞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逐字译成德语,说中国人的种族主义到了中国人可以吃外国人肉的地步了。这些固然可笑(是否"居心不良"且不论),但他最新的一篇文章,翻译了中国天涯论坛里大量歧视黑人的言论(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128217.shtml),却确实是惊人的。这里面许多贴子确实是歧视黑人的。笔者检索了一下,在中国百度网页里打入"黑鬼"这个词,可以查到60几万个贴子,当然里面很多不是反黑人的,或许正是批判美国歧视黑人现象的;在那里同时输入"黑鬼"和"黑人"两个词,也可以找到10万多个链接;在搜搜网的论坛里输入"黑鬼"这个概念,可以查到2386条,首页上就有这样的题目:[杂谈]我被抢劫了,大家最近看到黑鬼请注意安全. 浏览2257 回复45;前日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真想爆抽一对黑鬼 浏览6807 回复6;《再租房给"黑鬼",我就不是中国人!》【原创】 浏览434 回复。在这里可以看到,中国确实有种族主义的观念存在。也许真有种族主义观念的人很少,但看不起黑人等的可能不少。柳州晚报的一篇文章报导说,一个小女孩在公车上叫"黑鬼",黑人听见了表示很生气。这个贴子下的读者看法都是批评性的,指出显然家长教育不够;也有的说,我常说"鬼佬",是很不应该的。

中国的网上检索众所周知是有限制的,但"民运"、"维权"这类词也许被控制了,象"黑鬼"这样的词却随便去。笔者并不赞成网上的"删索"(cencor),但是在这方面中国真的是应该展开"教育"、启蒙的。奥运之年,中国将迎来全世界的客人,这样的观念如果不受到媒体的批判,那是多坏的影响?

事情并非只关系到奥运,这是跟一个走向大国过程中的国民所应有的大国心态不相称的。民族主义可好好坏,如果在一些人那里发展到种族主义的地步,而社会又不予指责,那就不是大国心态了。

毛泽东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话也许不错。但中国人民站在哪里呢?恐怕好几十年里还是站在世界之外。这次西藏事件体现了许多中国人开始走进世界之内的尝试,表明中国人正在走出鲁迅笔下的中国人的那个魔圈。他们需要的一是交流,二是心态。

西方中心论受到了第一次强烈冲击

西方媒体这次的表现让许多中国人感到愤怒,为什么呢?中国媒体说破了嘴也没人听,为什么呢?除了上述各条外,还有个更深层次的原因。这一百年来,世界经历了非殖民化。世界非殖民化了,可是一个东西却保留了下来,它就是"西方中心论"。

世界电影在哪里判断好坏?在美国西部。世界科技、文学和和平贡献在哪里定论?在欧洲北部。同理,西藏事件中谁好谁坏,由谁说了算?西方媒体。谁的情绪代表了世界的情绪?西方民众。这就叫"西方中心论"。

从现象上看,就事论事,西藏问题中,中国媒体说什么西方可以不理睬,于是世界觉得中国说了也白说;而西方说了的,人们才重视。西方人基本上不关心中国人在说什么,想什么。而中国人很关心西方人在想什么,说什么。难道不是这样吗?

为什么会这样呢?近几百年来,东方和南方确实落后了,大的发展,无论是科技方面的,文化方面的,多半出现在西方。于是,东方养成了向西方看的习惯,西方养成了不向东方看的习惯。要看也是看东方的古代辉煌,比如"中央帝国"。还有个原因可能次要一点,就是语言上的,比如日本应该也属于西方了,但日本的观念和细节欧美也不太关心。也许是由于语言相隔太远。语言上再往下看,就是东方学习西方语言的人很多,而西方学习东方语言的人很少。

那么,东方自己搞一套,不管西方的。行吗?现在有华人提出,哪个华人富商搞个中国的、东方的诺贝尔奖。行吗?会得到全面的认可吗?几十年前,印尼搞了个新兴力量运动会,要跟奥运会分庭抗礼,当时不在奥运里的中国也参加了。在中国是轰轰烈烈了。可是西方会重视吗?估计不会。上海、东京也都有电影节,可是要跻身于四大国际电影节之列?还早着呢。

但是,这些年来,在经济上,不可否认的是,西方中心论已经动摇了。言经济必言中国,在中国办的展览会也开始受到重视了。但这跟几十年前日本的情况一样的,也就到经济为止了。

那么怎么办?永远的西方中心论?这次的西藏事件恰恰给了西方中心论一次强烈的冲击。一开始,西方人根本不管中国人怎么想的,后来还是注意到了,而且很震惊。原来法国人有很多说要抵制中国制造的,后来中国人一抵制家乐福,他们反而没有声音了。

邓小平说:"发展是硬道理"。中国这三十年来确实证明了这一条。世界对中国越来越重视了。目前还集中体现在经济方面。但同时,学中文的西方人也越来越多。随着中国、印度等东方国家、南非、巴西等南方国家的发展,世界不可避免地会越来越多元化。但是,要想让西方乃至全世界更重视中国的声音,中国也需要做许多事情。一是象这次华人做的那样,更多地走向世界,去展现自己,去当面交流。更重要的是,中国必须让人象相信它的经济一样相信它的政治,相信它的媒体,相信它的文化的世界性质。这就需要中国在政治改革、在新闻政策、民族政策等许多方面的改革方面真正地加大步伐。

这次西藏事件,中国最应该认识到的是:只用经济改革一条腿走路已经不行了。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