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亦男放响《白日焰火》 | 文化经纬 | DW | 17.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刁亦男放响《白日焰火》

八年磨一剑的刁亦男导演终于让《白日焰火》成为本届柏林电影节上最灿烂的焰火。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拍片的过程是“摸着石头过河”。出于商业的考虑,不得不在片子里加些“可乐”。

德国之声:您说过,作为此次柏林电影节评委之一的梁朝伟曾告诉您,第二轮审片过后,评审团就基本定下来《白日焰火》获奖了。而且有报道甚至说在获奖的正式消息发出之前,您可能就已经听到有关消息了。后来在柏林正式宣布您获奖的那一刻,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刁亦男:我在想是不是是真的,因为我之前确实不知道。我理解的是,他们看片肯定也有一个看片的顺序。当他们看到这个片子的时候,他们对这个片子的好感可能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所以在他们心里边,对这个片子可能就比较肯定吧,我是这么理解的。

德国之声:那么您原本是带着一种怎样的期望来到柏林的呢?

刁亦男:我们送片子的时候,柏林影展本身还有一个选片委员会。他们就对这个片子的评价相当好,这方面的只言片语可能已经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说老实话,我们还是有预期的,有这种想法的。但最后拿什么奖,那么具体的当然就不清楚了。

德国之声:网上比较权威的电影人资料说您是编剧/导演,您个人喜欢称谓上的这种顺序吗?

刁亦男:我满意,因为我很重视编剧,所以编剧是应该放在前面。没有一个好剧本,就不会有好电影。尤其在目前的潮流下,不是实验电影当道的时代,所以剧本还是相对重要的。

Berlinale Filmstills - Bai Ri Yan Huo NO SOCIAL MEDIA

《白日焰火》用颜色讲故事

德国之声:您自己对《白日焰火》是怎样定义的呢?有评论说这原本是一部文艺片,但后来加入了商业元素,比如说在调色上。您个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刁亦男:是加入了许多商业的元素。比如西方的黑色电影,这种类型片的元素,侦探片的元素,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然后又结合我个人的拍摄风格。又在中国拍摄,这两种看似原来没有搭过界的两个方面冲撞在一起,可能会产生一些超出预期的感觉吧。

德国之声:您在导演这部黑色电影的时候,对这种类型的影片是比较胸有成竹,还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下进行的呢?

刁亦男:摸着石头过河吧。因为没尝试过。也没人在咱们中国拍过这种类型的东西,所以确实是没什么样板。

德国之声:在中国,许多苦苦追求电影梦的导演,其实最后都屈服于商业片,甚至是电视剧了。您有点相反,您之前是拍电视剧的,比如说大家都知道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在您看到身边的朋友、同行都功成名就,有没有过犹豫和彷徨的时候呢?

刁亦男:我以前最早是写话剧的。中间又写电视剧,包括给导演朋友写剧本。看到朋友们功成名就,我没有犹豫和彷徨的时候。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独处,那些东西太多了也挺闹腾的,并不适合我的性格。

Berlinale Filmstills - Bai Ri Yan Huo NO SOCIAL MEDIA

刁亦男:影片是我梦想中的样子

德国之声:那又是哪股劲儿支撑着您走到今天的柏林呢?

刁亦男:我们影片的全体工作人员,包括全体演员在拍摄的过程当中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和工作关系。包括之前,我的制片人对我也有非常大的帮助和鼓励。所有的这些东西加在一起,让我自己觉得不管发生什么,都因该坚持把这个片子按照我梦想当中的那个样子做出来,把它送出去。

德国之声:这个片子是您到现在为止最得意的作品吗?

刁亦男:我只拍过三部片子,还是比前两部有所进步吧。

德国之声:许多在国外大电影节上获奖的中国电影,哪怕是获奖后,内地观众的第一反应大多都是:"没听说过"。你怎样看待许多优秀的,在国际上获奖的中国影片在国内却不为人知的现象呢?

刁亦男:因为影展以前他们的口味都偏重于文艺和艺术,而观众他还是喜欢看商业的东西。这个现象是正常的,就跟可乐一样,在饮料界它是票房冠军,对不对?但是它真的对人有营养吗?健康吗?专业的人说它是垃圾。但是人们确实就爱喝它。所以你的东西如果没有什么刺激性的东西,只是清淡、文雅、艺术。可能他们喝惯可乐了,可能不适合他们的口味吧。

德国之声:那您在制作的过程中有没有想过给《白日焰火》加点可乐味儿呢?

刁亦男:如果说是可乐的话,我可以这么说,就是某种商业元素吧。

德国之声:我们了解到,您现在刚刚走下从柏林飞回的飞机。刚下飞机,电话已经是铃声不断了。您有没有感觉生活从此发生改变了?

刁亦男:我不希望是这样的。也就是这几天,我估计结束了以后一切都会恢复平静,该怎么样的还会怎么样。

德国之声:那您对电影的票房有怎样的期待呢?

刁亦男:票房不好说吧,只是希望做到能比之前在国外得奖的影片有更好的成绩吧。希望,不敢说,只是希望吧。

采访:任琛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