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而狠”的新纳粹连环杀人案审判长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3.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准而狠”的新纳粹连环杀人案审判长

新纳粹团伙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NSU)连环谋杀案的庭审可谓是一个世纪审判。海量的调查资料需要处理。法官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德国之声中文网)将有五名法官出席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NSU)的庭审。四名法官虽然只是附属法官,却拥有与审判长同等的表决权。审判长起着另外一个特殊的作用:主导整个处理过程并确定审理方式以及程序流程。

本案件的审判长是59岁的戈茨尔(Manfred Götzl)。这位慕尼黑地方高等法院法官是一位经验丰富且抗压能力极强的法官。在20世纪80年代,他曾是检察官,但之后很快便转成了法官。戈茨尔不喜欢抛头露面,从不接受采访。

循规蹈矩

德国杂志《明镜》周刊的长年法庭记者弗里德里克森(Gisela Friedrichsen)经历了过去二十多年几乎所有的德国重要的庭审,因此对戈茨尔并不陌生。她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称其为才气横溢的法学家。 "他思维敏捷,逻辑清晰,但说不好听点,他也是个'技术法官'。"

一直观察戈茨尔负责的庭审的记者在座位分配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戈茨尔一向避免任何不符合规定的程序,保持完全的中立。因此,法院不应该自己选择哪些媒体可以旁听庭审,而应该按照记者登记的时间顺序来决定谁可以旁听。法院已经承认电子邮箱发送出现故障一事。戈茨尔已在一份书面声明中为所谓的"随机过程"辩护。这种选择过程被批评为缺乏敏感,因为土耳其媒体对这个案件特别感兴趣,原因是十个受害者中有八个原籍为土耳其。4月12日联邦宪法法院通过一项判决后,才专门给土耳其媒体在慕尼黑法庭上预留了三个席位。

毫不留情

Symbolbild Hammer Gericht

戈茨尔负责了不少判决为终身监禁的案件

戈茨尔向来严格遵守规则和尊重事实。他工作一丝不苟,认真对待其肩负的责任。他的庭审可能会令人不愉快。他经常抱着找不到真相决不罢休的态度。 "但他是一个'一点就爆'的法官。"记者弗里德里克森补充说。如果他看什么不顺眼,他便可能会迅速"爆炸"。例如,当他认为证人或律师的阐述太过冗长或跑题的时候。弗里德里克森说:"我真的看到过他爆发的时候,特别是当检察官在展示他认为不合适的东西的时候,他有时候可以非常尖锐。"

因此,弗里德里克森对戈茨尔在此次庭审中能否得当表现表示怀疑,但这很重要,毕竟这关系到连环杀人案受害者的期望和利益。71名附带起诉人由49名律师代表。 "因为届时到场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和情绪宣泄,戈茨尔必须理解这一点。" 弗里德里克森强调说,她认为审判长在此案中起到了介绍德国法律程序的作用。案件并不只关系到法律法规,也涉及到受害人及其家属。戈茨尔在精通法律法规方面无懈可击。在他至今的整个法官职业生涯里只有一个判决被联邦法院纠正过。因此各方相信戈茨尔可以应付这场繁复的庭审。

耗时的审理过程

Richter Manfred Götzl NSU Prozess München

海量的调查资料需要处理

为准备开庭而要阅读的调查文件有600份,共28万页。仅总检察长的起诉书就有近500页。有600多名证人。 22位精神科医生和法医病理学家将作为鉴定人出席。五个被告人中最重要的是恰培(Beate Zschäpe),她是三个连环谋杀案主犯的其中唯一存活的人。她一个人就有三个辩护律师。主要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恰培涉嫌谋杀的程度以及她为什么没有阻止这一案件发生的原因。 审理案件预计耗时85天。整个审判过程将持续两年半之久。这个过程中的戈茨尔像一位驯兽师,"他很在行," 弗里德里克森说。

戈茨尔曾负责多引起轰动的庭审。比如,他曾审理网络联盟"全球伊斯兰媒体阵线"的德国分部的案件。2005年,他宣判谋杀著名时装设计师莫沙玛(Rudolph Moshammer)的杀人犯。2009年,90岁的前纳粹军官邵恩格拉博(Josef Scheungraber)要在戈茨尔面前为其1944年在意大利所犯下的平民报复杀人的罪行负责。这些案件的判决一律是终身监禁。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要被判这样的结果,五名法官需要投四比一的多数票。戈茨尔这次不能单独决定。

避免错误

NSU Prozess Presse München Deutschland

慕尼黑地方高等法院法庭

在连环谋杀案开庭之前人们不禁要问,当被这么多的媒体炒作和政治期望包围时,一个法庭是否还可以保持其自由和独立性。弗兰克(Christoph Frank)是德国法官联合会的董事长, 他的职业是弗赖堡首席检察官。他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不同于公众,法官了解整个调查文件。"判决只和尊重事实有关。法官也清楚所有的"小游戏",弗兰克对德国之声记者说: "我们知道政客用什么样的战略建立和控制舆论。"公众经常是防御战略的一部分。 "我们法官对此一清二楚。"弗兰克也强调,特别是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庭审中,辩护的过程会比平时还激烈。

来自右翼的暴力威胁将构成对庭审的干扰因素。德国法官协会虽不动声色,但慕尼黑地区法院所在大楼已加强安全戒备。

作者:Wolfgang Dick 编译:安静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