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冰点”复刊显示党中央 的“高明”

一度遭禁的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本月初复刊。在柏林出版的“日报”指出,冰点的复出并不构成人们应为之高兴的理由。该报以“聪明的媒体检查”为题发表一篇署名文章。 该文指出:

“不过6星期前,共产党检查当局对冰点的停刊处罚曾在中国知识分子圈内引起少见的抗议浪潮。不仅是直接有关的编辑通过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和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对该刊的被禁提出强烈抗议。人们也突然听到了自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遭镇压以来从未在公开场合出现的那些名字。八十年代的一些党内高层改革派突然签署了一份要求让冰点复刊的呼吁书。只是在这个时候,人们才看到了,这个周刊在政治上所处的确切位置:原来,它曾经代表了1989年以后在别处噤声的党内反对派的声音。”

日报引用中国最著名网上自由作者之一的王晓山的话说,党在冰点事件上的表现非常狡猾-

“不久前还担任北京一家大报文化版主编的王(晓山)称之为‘对新闻自由的聪明镇压’。党以一种外界难以批评的方式摧毁了冰点。由于该刊的批判精神已不复存在,因此,它的恢复出版已无任何意义。

“果不其然。冰点复刊后的第一期对此似乎是一种确认:该期首篇大作的题目便是‘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的主题’。文章使用蛮横的党八股语言批驳了一篇有关1900年义和团运动的具有自我批判精神的文章。而正是这篇文章导致了冰点遭遇一度被停刊的命运。”

“柏林日报”在评论周二闭幕的本届中国人大会议时对中国是否能实现建立和谐社会的承诺表示怀疑。该报写道:

“北京不准备动摇经济改革方针,但力图使其后果对广大中国民众而言更具有承受力。中共中央的口号是‘以人为本’。农民无需再缴税,不久之后,他们也无需再从本已少得可怜的收入中拿出孩子的上学费用。只不过,迄今尚不清楚的是,各个省如何从资金上实施这一计划。”

“柏林日报”最后指出:

“如果政府不把其关于对社会上最贫穷的人投资更多资金的承诺与更多的监督丶民众参与权和法律保障相结合,这一承诺势将落空。一些时不时提出的想法,例如允许农民建立起自己的利益团体,对党的最高层而言是太过荒唐,因而相应的努力也一再遭到压制。这个国家的许多地方,其腐败程度已经过深,其权力结构已过于黑手党化。来年,中国国内的骚乱肯定不会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