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冯远征:“我现在还会用德语做梦”

离开德国26年,中国著名演员冯远征依旧会说德语,作为老“留德华”的他首次以话剧演员身份重游故地。他向德国之声透露了自己学德语的技巧,并坦言两年的德国生活改变了他的世界观和生活观。

德国之声:您现在还会说德语吗?

冯远征:(笑) Ja, ich spreche Deutsch ganz furchtbar. (大笑)Ich habe zu lange Zeit kein Deutsch gesprechen. (译文:我的德语很烂。我很长时间没说德语了。)

不错不错。

不行不行,还好吧。这次法兰克福出关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入关的时候,德国的工作人员很不客气地要求我们出示德文翻译资料,我就过去用德语问那个德国工作人员什么情况,他突然就懵了,我说:"我们是从中国来的,是一个表演团,

要去汉堡演Theater(话剧)

。"他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德文翻译件,我说:"中国人一般出国都用英文翻译件,而且你们也应该是懂英文的。"他说那你们不应该全都堆在那影响其他人,我解释说我们都在排队。他问多少人,"一共74人",他惊讶地说"这么多人啊!"我说,"是的,我们是演话剧的,你看我们的护照也是公务的。" 然后他要求我们使用两个通道,把其他通道让给别人,我说ok后,他问我们的人在哪,我就说,alles,因为我们一群人都在那儿,然后他就无奈地连说ok,给我们放了行。(笑)同行的人就会说你(的德语)还行哦!我说凑活,胡说八道呗(笑)。

您学德语是89年的事,怎么到现在还会说?

因为我当时来的时候,住在我的那个德国教授家,不会说中文,只会蹦几个词儿,我在她家那段时间就是以德语为主,因为我英语也只是蹦词的水平,她也禁止我说英文。一年以后我搬出去了,我当时的原则就是不和中国人住,不是说有其他什么问题,就是担心语言。所以我找了一个德国人的Dreizimmerwohnung (三间房间的合租房)租了一个房间,其他两个室友是德国人,他们俩一句中文都不会,恰恰在这种环境中,我德语进步得很快。

是您学习的过程,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没有语言环境的中国,您是怎么维持对德语的念念不忘呢?

收听音频 18:01

冯远征采访音频

好像就是记住了。我刚开始回去的时候还找了一些德国人聊天。因为当时在中国的德语人也确实很少,没有什么机会(练习),我现在有时候还会用德语做梦呢!真的,所以也没有怎么维持,但是有的时候会突然想起来,就自己念叨几句。有时候想德国了,想我的教授了,我会用德语去想,就好像用德语在跟她隔空问候。前年来德国的时候,德语听了三天我才慢慢找回一种感觉。这次出来之前,我没事的时候就会找找一个德语片来看来听。但我还是觉得我当初在德国那两年的基础打得还算凑活吧。

1989118日来德国,经历过中国的动荡后,到德国的第二天就见证了东西德边境的开放。您当时是什么感受?

8号到了德国后,倒时差睡了一天,到了晚上我的教授带我去看柏林墙,她当时用英语加德语告诉我:墙一米之内是东德,一米之外就是我们的西德。回去后第二天六点多,她砸门把我叫醒说柏林墙开放了。后来好多人哭,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她说今天不上课了,就带着学生们一起到了勃兰登堡门,然后就稀里糊涂地爬上了勃兰登堡门前的柏林墙,碰上了一个中国人,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告诉我东西德开放啦。我站在那里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就觉得人们热情高涨,东德人可以过来了,再观察那些人来到西边的面部表情,有点呆滞、不知所措甚至紧张的感觉。我想社会主义国家的人被禁锢了那么多年,突然来到资本主义社会,至少我们当时的理解是(资本主义)是一种腐朽和自由化的社会,紧张是难免的,我当时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所以感触特别深。

有没有想过再回到德国生活一段时间?

当时走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中国是什么样子,特别是89年以后。很多从中国传出来的消息,特别是来到德国的中国人,会说中国形势特别不好,我觉得其中有两种心态,一种是确实认为那个时候的中国形势不好,另一种则是因为想留在德国而说中国不好。那天坐飞机抵达北京,恰巧遇上沙尘暴,我出机场的瞬间就立刻想再坐飞机回到德国,我当时想空气怎么会这么差。但是当我回到中国,我又发现自己很难适应这个社会了,虽然我只在德国呆了两年。别人帮我做点事,我都会说谢谢的时候,别人都会不解还会怪我太客气,还有我总爱说"对不起,请……",也会引起别人侧目。我当时的好朋友听说我回国就直接到我家看我,我打开门还问他干嘛不预约。到现在我依旧很讨厌迟到。从德国回到中国后,我拍戏从来都没有迟到过。

在德国的两年时间改变了我的世界观、生活观和生存观。世界观是因为,我们当初在中国时想像的资本主义是腐朽的:遍地黄金,纸醉金迷。出来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德国人其实非常严谨,甚至保守。我的教授出身贵族世家,她的百年老屋里却专门有个摆放工具的房间,大到除草机小刀钳子,应有尽有,这样一个家庭很多事依旧自己亲手做。就会发现,他们的勤劳是骨子里,不是嘴上说的。他们也不会像有些中国人一样,有钱就会花钱找人来作,其实这样反而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到现在家里的很多事我还是自己动手,如果你有能力做,为什么要把这项技能荒废了呢?

您以前有在德国小剧院演出的经历,有没有想过再偶尔回德国来演戏呢?

可能性不是很大,一是因为用德语演戏以及和德国剧团合作可能会比较麻烦,但巡回演出还可以。那还是得看机会。语言是一个问题,还要看德国人是否需要你,除非是一个中德合作的文化项目,可能还可以,作为一个演员找一个剧团合作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著名演员冯远征曾在《非诚勿扰》中扮演爱茉莉、《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饰安嘉和,在话剧《茶馆》中出演松二爷,曾于1989年到联邦德国西柏林高等艺术学院进修两年。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