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农民工困境由户口导致 一种逃避责任的说法

在资本正在实现全球化的今天,中国工人的状况是否得到改善?他们怀有那些诉求?为回答这类问题,德国亚洲基金会和《特快》(Express)杂志联合举办了中国劳工现状研讨会。

In this photo taken Thursday, May 27, 2010, Chinese workers gather on the basketball court at the Honda Auto Parts Manufacturing Plant at Nanhai in Foshan in south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Honda Motor Co. says it will resume production Friday, June 4, 2010 at four assembly plants in China after striking employees at a key parts factory agreed to a pay raise but said some want more money and might walk out again. (AP Photo) ** CHINA OUT **

本田工人为增加工资和改善劳动条件罢工

国企工人反对私有化

2009年7月,中国吉林通化发生了当地钢铁集团工人反对企业私有化的群体事件。引入先进的台湾企业管理模式、提高工厂效益及国际竞争力的许诺,变成了少数人致富、一半工人下岗失业的现实。工人愤怒了,他们打死了新上任的总经理。事件发生后,吉林省立即下达指令,撤回全部对该企业的私有化改革方案。因担心东北工人组织暴动,中国总理温家宝亲自到吉林省视察。为维稳,中华全国总工会相当罕见地传达指示,没有职工代表大会参与的私有化决议,一律不算数。

这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工人运动史上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因为工人在抗议活动中首次明确提出了"反对私有化"的口号。但是,中国要走一条私有化的资本主义道路,是邓小平1992年南巡时就制定了的方针。1994年,中国出台了《劳动法》和《公司法》。前者确立了雇佣制度的法律地位,后者则为私有化铺平了道路。此后,中国工人阶级的发展史上增添了又一特征。

中国工人阶级分老和新

Podiumdiskussion zu Chinas Arbeitswelt, Hamburg, 26.05.2011 Copyright: DW Eingereicht durch: Erning Zhu am 27.5.2011

严元章教授同会议主持人 Kirsten Huckenbeck

中国工人研究网主编严元章认为:中国工人的特殊性在于,他们经历过社会主义,因而中国工人的觉悟高,老工人的觉悟和组织,加上新工人的力量,在将来会结合为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

严元章目前正在德国参加一系列有关中国劳工现状的研讨会。5月26日晚,亚洲基金会德国与中国劳工世界论坛同《特快》杂志(Express)在汉堡联合举办了系列会议之一。

严元章解释道,"老工人阶级是指那些在国企或有过国企工作经验的工人,他们在观念上认为,企业是国家的,也有他们自己的一部分。新工人阶级是那些从一开始工作就进入劳资雇用合同制的工人。他们认为,企业是资本家的,不是他的。"

新工人阶级包括大约两亿农民工。这两组人群的不同之处在于,老工人阶级除了争取维护自身的利益外,他们还怀有政治诉求。新工人阶级关注的焦点一般都没有超过自身的经济利益。

新工人阶级的斗争形式是进攻性的,多是经济诉求。老工人阶级更偏向防御性斗争方式,目的是保护原有的利益。严元章表示,老工人阶级常常表现出愤怒与失望:他们明明是宪法规定的领导阶级,却不得不面对失业的命运;在他们为保护自己的利益进行斗争时,却会遭到镇压。

实际上有着罢工的自由

2003年,中国实施了"新农村政策",减免农民的土地税和粮食税,中央拨款4000亿元改善农民的生活条件。与此同时,中央调整了一系列经济政策,沿海工人工资的实际购买力降低了,工人不再珍惜他们的工作岗位。为提高工资,罢工事件越来越多。

罢工在中国是否违法呢?1982年修宪时,工人罢工的权利被删除,理由是,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自己不应罢自己的工。严元章说,这又是中国的一大特色。中国工人实际上是有着罢工自由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因罢工受到法律制裁的先例。虽然没有独立工会,但职工代表委员会已在发挥着很大影响。

围绕户口制展开的讨论

以农民工为主的新工人阶级受到中国"户口"制的困扰。来自香港的"中国劳工网"的欧龙宇认为,户口制同前南非实行的种族隔离制有相似之处,它们都具有歧视性和排他性,同工人阶级历来追求的平等理念背道而驰。农民工的子女因没有城市户口而不能像当地同龄小朋友一样,接受正常的教育。

Female Chinese factory workers manufacture clothes to be expor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at a garment factory in Huaibei city, east Chinas Anhui province, 11 September 2008. China is raising tax rebates for certain exports to help producers cope with smaller profit margins as a result of slacking market demand, the yuans appreciation and rising production costs. Those rebates will start November 1, according to a circular on the website of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MOF) on Tuesday. The adjustment involves 3,486 items from labor intensive industries such as textile, garment, toy, hi-tech and high added value sectors like anti-AIDS drugs and tempered glass. Those items account for 25.8 percent of what is covered by the countrys Customs Tariffs. The new rebates are classified into six categories: 5, 9, 11, 13, 14 and 17 percent. Foto: Xie zhengyi/Imaginechina +++(c) dpa - Report+++

没有户口的农民纺织女工

来自北京的劳工专家则更多地认为,不论是城市工人还是进城的农民工,他们头上都压着沉重的住房、医疗和教育三座大山,在这一点上他们之间没有本质区别。他们尤其指出,将目前农民工面临的困境,推脱成毛泽东时代的户口政策所致,是一种逃避现实责任的做法。

全球化的资本取得了胜利

在资本流动正在实现全球化的今天,严元章认为,中国工人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是:"它面临全世界的资本压迫,因为中国是世界工厂,全世界的资本在这里都有利益。"

但同时,西方工人阶级也不得不经历着资本可能转移带来的紧张。严元章认为,西方工人事实上已不太容易举行罢工了,因为一罢工,资方就可能说,那好,我撤走资本。他说,从本质上讲,资本利用了中国的廉价劳动力,打败了西方的工人阶级。这是资本的胜利。

作者:李鱼

责编:李京慧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