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写给昂纳克的那些信

民德时代写给国家领导人的私人信函,一般都不会抵达目的地,中途就被国安系统截获。新书《大众的心声》的问世给人带来了解当时人们心境和社会坏境的机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位匿名信的作者写道,"如果心里明白,自己给许多人带来痛苦,非人道地对待他们、压迫他们,不让他们接触外界,那么这样的人深夜里能够安然入睡吗?"该信理应在1983年8月25日送到收信人手中。那天恰逢东德党和国家领导人昂纳克71岁生日。

东德执政党中央政治局的领导人不会让"国家的敌人"- 比如写这封信的人 - 破坏了自己的良好心情。他们也根本不愿知道,人们在没有自由、经济窘迫的情形下,正在经历着哪些痛苦。而这些人有数百万之众。

他们当中有人给东德政府发去愤怒的信函,但这些信根本无法送达目的地,因为国家安全部门早就及时拦截下这些"反党反政府"的信函,他们每天要检查将近10万封信件。

他们为什么给政府写信?

政治学者苏库特(Siegfried Suckut)现将248封这类"愤怒"信函挑选整理出版,并为之取名为《大众的心声》。苏库特希望能够知道人们向东德最高统治者书写信函的原因。写这些信件的动机很多,信件内容从忧虑东德的现状到表达对政府的仇视,应有尽有。

"有些人在窝了一肚子火之后,动笔写信"。窝火的原因?没有得到公寓、民营的企业里缺乏修理机器的零配件、商店里货架上空空如也等等。很多人为没有政治自由而报怨。写信人来自各个阶层,有深怀忧虑的普通家庭、普通职工、信仰共产主义者,也包括新纳粹分子。

有的收信人是西方政治家

苏库特经过调研后作出结论,这些信函根本没有送到昂纳克手中。而一些写给西方政治家的信函更是石沉大海。这些西方政治家包括勃兰特(西德总理)、冯·魏茨泽克(西德总统)以及巴伐利亚州长施特劳斯。

东德民权活动家埃珀曼(Rainer Eppelmann)曾多次给昂纳克写信。虽然这本《大众的心声》里没有收入他的信件,但这位后来的联邦议会议员说,他由衷地感激这本书。他说,当时的党报《新德国》曾报道昂纳克访问日本的消息,埃珀曼之后给昂纳克写信,向他能够到日本旅行表示祝贺,然后他提问道,"对1700万东德人民来说,什么时候才有可能访问日本呢?"

埃珀曼当然没有得到回答。怎么得到呢?昂纳克根本没有收到这封信。埃珀曼说,他不知道实情,但能猜想到。他还说,对东德状况产生的悲观借助写信"爆发出来"。读这本由书信编成的书籍,可以同时了解了东德当年的状况,因为每封信都有评注和详细的解释。用埃珀曼的话说,这本书是对"整日谎言与非人性的明确无误的抗议"。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