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再见阶级斗争—德国小报历史

70年代,德国西部平面媒体首次出现"百家争鸣"的荣景:不满生活现状的社会群体纷纷大鸣大放,并自诩为"批判的论坛"。他们多半来自左派阵营,尝试建立"新的"、"公平正义"的社会形式。当时柏林、斯图加特、法兰克福等大都市的"社区小报"如雨后春笋般相继问世,其中以法兰克福的"石子海滩报"最特别,它是由强占空屋派、非组织性异议人士、基本教义派及次文化团体等极左派核心份子共同出版的刊物。

default

不一样的声音

国家检察院定期搜查报社编辑室,属于当时的政治常态。那时小报主要的读者群是男性知识分子,如今女性读者也加入其中,他们的年龄平均在35到65岁之间。

现任驻布鲁塞尔欧盟议会议员丹尼尔·孔本迪,1976年创办了"石子海滩报"。这份刊物是孔本迪投入政治长征路途,直到取得今天这份美差的敲门砖。当年法兰克福的非组织性异议人士,为宣扬自我的信念和价值观而大声疾呼、全力投入:他们对抗大资本家及其垄断的媒体市场;抵抗消费暴力和所有具权威性的事物。“我的自我认同已四分五裂,唯一仅存的就是反抗了:管你是谁,你要我滚,我就偏不走!”

孔本迪如是说。2001年起担任"法兰克福消息月刊"总编的涂米克指出:“三年前,我们又开始邀请孔本迪给我们写稿,并定期接受采访,谈论时政。”

"法兰克福消息月刊"是一份受欢迎的刊物,它的前身是"石子沙滩报",很多当年的"革命份子"也喜欢读它。改头换面后的"法兰克福消息月刊",将"传统"或"儿童"等通俗话题也纳入版面。涂米克表示:“10年前我们曾经出版过一份90年代末流行风格的刊物,非常地标新立异,刊登了许多花边新闻和通栏作品,并注重版面背景的彩色插图。现在这些花哨都被取消,转型成一种顺应时代,甚至不受时代潮流影响的刊物。我们已经成长,这种转变如实地体现在我们的刊物中。”

今年七月号期刊内容的标题包括:狗狗的太阳镜、在家生孩子渐成风气,或手机商店日益增多等。文章讽刺幽默,具有娱乐性和资讯性。仅阅读它最核心的部份-活动日程表,就令人感到轻松愉快。涂米克说:“这份杂志的第二个面向,就是传统的针砭时政:报导日报无法深入追踪的特殊事件。”

包括孔本迪在内的许多非组织异议人士,当年都利用"石子沙滩报"鼓吹他们深信不疑的理念。80年代,非组织异议人士因意见分歧而分道扬镳。前联邦外交部长菲舍尔当时也在刊物上积极宣扬他的绿色理念。他说:“虽然我们都成为蹩脚的改革者,但关键是,你们必须明白,将来你们终究还是得寻找新的出路啊!”

1985年菲舍尔成为黑森州红绿联合政府的环境部长,但他仍保留了为"石子沙滩报"撰稿的工作。

今天,革命散文和申诉不满,已不是"法兰克福消息月刊"重视的话题,取而代之的是以那种带点儿贵气的风采,报导有关全球运作者的动向,或介绍购物大街上那些非批量生产的单件时装等。

涂米克表示,今天他们的杂志虽仍然关心政治议题,但早已不那么偏激。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