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内贾德上任总统一周年,麻烦惹了一箩筐

自一年前上任伊朗总统,内贾德只要有机会就与西方对抗。在核争端中,内贾德不顾伊朗受到制裁的威胁,继续坚持浓缩铀计划。他还声称,他希望将以色列从地图上删除,而以色列在黎巴嫩的军事行动是美国和英国将中东殖民化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他还说,美英犯有战争罪刑,应该被送上国际法庭。伊朗人民是怎么看待他们的总统的呢?

default

内贾德-伊朗人心目中的英雄?

今年三月,内贾德在伊朗西部洛雷斯坦省的一次群众集会上讲话说:“即使是我们的财政部、我们的货币和国库有一天都亏空了,让真主为我们作证:内贾德和他的政府做好了到这里当农民,手拿锄头耕地,以建设雷斯坦省的准备。你们可以相信:我们对此会感到自豪。”

还没有谁像今年四十岁的内贾德一样懂得蛊惑和煽动普通老百姓。他的手段很简单:他以平民代表的面目出现,而一般人也吃他这一套。而且,内贾德也的确是出身平民,他生活作风朴素,具有廉洁的名声,这与很多其他的政界显赫人物形成鲜明对比。

他的这些特质也是使得他2005年6月25日赢得总统大选的关键。虽然他是在第二轮投票中才获胜的,但是他以61%的得票率远远超过了他的对手拉夫桑贾尼,以致于他的另一位竞争对手、伊朗前议长卡卢比说这是一次有舞弊行为的选举。自从内贾德去年8月3日就任总统后,这些指责早就无声无息了。上台后,内贾德的一系列言行让伊朗和世界感到震惊。

仅仅在一年的时间里,内贾德就通过哗众取宠的声明、激烈的反以色列与的美国言辞和在核问题上的蓄意挑衅给伊朗带来诸多外交上的麻烦,而且这一点上所有前任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他。他对西方言辞激烈,特别是针对美国。例如他说:

“他们指责我们的人民,指责我们侵犯人权和自由。只要真主愿意,我们会把他们送到人民的审判席上。我们的人民有着一个牺牲和自我牺牲的文化,我们的人民是有文化和文明传统的,我们是自由的和革命的人民。”

不管是不是在选举上作弊,内贾德的当选一方面是因为伊朗人对政治普遍感到厌烦,另一方面是即使是在伊斯兰共和国中,底层大众也希望落空,一无所获。内贾德是工程师出身,当选总统两年前还只是德黑兰的市长,他许诺要帮助人民。而且,他上任后的确这样做了,例如他采取措施帮助普通人也能获得低息贷款、更容易买房和有医疗保险。

但是,内贾德在内政上很快就显示出他不是一个从不惹事生非的总统,例如他把他的革命卫队时期的战友委以政府部长和其它重任,但是很快就又不得不他们当中的一些撤换下来,因为他们实在不称职。内贾德上任后马上就开始在外交领域为自己树立形象。在联合国大会上的首次发言中,内贾德语出惊人:“联合国的第一要义是公正。根据宪章,联合国所有成员国应当有平等的权利,一个成员国不应该因为有权势和财富而拥有更多的权利。”

内贾德的自信给伊朗人带来的自豪感很快就被证明是假象,因为这位伊朗总统从联合国回来后吹嘘说,他在联合国演讲时眼中看到一到道绿光,各国代表都被他的演讲所倾倒。此后,在伊朗开始有人拿他开玩笑。但是,事实很快就证明,内贾德可不是那么好开玩笑的。

在核争端上,内贾德态度强硬,把任何妥协都当成是不能接受的投降。他对首次成功浓缩铀大肆庆祝,以向西方示威。他宣布,伊朗绝不会放弃自己的权利和自己的道路。

与此同时,内贾德还开辟了第二条战线。他激烈向以色列开火,援引前伊朗伊斯兰革命领袖霍梅尼的话说,以色列应该从地图上被抹掉。他甚至大胆宣称,如果真的有对犹太人的大屠杀,那么屠杀者必须要对此负责,而不是巴勒斯坦人要代人受过。他说:

“如果你们欧洲人说,你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杀害了600万犹太人,如果你们确实是把600万犹太人放在焚烧炉里给焚烧了,而且这好像也的确是事实,因为你们总是这么说,而且把持不同意见的人都判为有罪-你们甚至把对此持有异议的学者定为有罪,那我们就要问问你们了:如果你们的确是犯了这么大的罪行,那么为什么要为此惩罚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民呢?如果你们自己犯了罪,就要自己来赎罪。我们一直建议,如果你们犯了罪,那么最适当的便是你们把自己的领土拿出一部分来给犹太人,在欧洲、加拿大或者阿拉斯加都可以,让犹太人在那里建立自己的国家。我们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伊朗人民对此绝对没意见。”

内贾德的这番话在国际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内贾德因此更加得意和变本加厉了。他把美国比作成吉思汗,把以色列比作希特勒。他的这些言论为他在伊斯兰世界带来声望,特别是在阿拉伯国家,人们虽然对伊朗不太信任,但是仍然把伊朗的这位总统看成是一位顶天立地的、随时敢挑战西方的英雄。

虽然伊朗核问题早在内贾德上任前就存在,虽然他的前任就坚持一种反以色列和反美国的政策,但内贾德在西方引起的憎恨和愤怒与核问题纠缠在一起,西方人对伊朗的态度也变得更加严厉,这一切是十分危险的。

内贾德上任后,成功做到了鼓动群众,但是同时也把伊朗在政治上带进了死胡同。如果非要为内贾德的言行找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那么这一解释只有一个,那便是内贾德要重新恢复早期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气氛,因为只有在这样的一个自我隔绝的环境下,寡头政治才能得以长期幸存,而如果要同时对外开放,那么这种政治就难以生存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