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内蒙维权人士哈达一家继续受迫害

因"间谍罪"和"分裂国家罪"入狱15年的内蒙古维权人士哈达2010年12月服刑期满后仍被软禁并受到虐待。哈达的妻子新娜表示,2011年以来,哈达出现精神问题,有自闭倾向。DW对新娜进行了电话采访。

Hada is an ethnic Mongol activist, who has campaigned for self-determination of the Inner Mongolia province of China. After organizing a demonstration and school strike among the teachers and students in the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Hohhot in Dec. 1995, Mr. Hada and other dozens of Mongols, including his wife Xinna and his brother Has, were arrested by the authorities. On Dec. 6, 1996, after a year of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he was charged with the crimes of separatism and espionage for Mongolia and sentenced to 15 years in jail. Dec. 10 2010 should be his releaseday. --- Copyright: Boxun.com (genehmigt) EINGEREICHT VON: Juan Ju

Hada und seine Ehefrau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之声:新娜女士,您好。我们想了解一下您和您先生现在的状况。

新娜:我先生现在还在被非法拘禁。而且我们现在又不让见(他)了。我先生应该是2010年12月10日出来,但他出来那天-从赤峰监狱出来以后,又被公安厅国保支队在呼市南郊一个叫金叶园的地方关着。现在已经快两年了。

在我先生出来前几天,也就是2010年12月3日,我突然被公安厅抓起来,说是非法经营,把我抓起来不算,把书店也关了。儿子因为和国际社会通了消息,12月5日以非法持有毒品被抓起来。现在我是被以非法经营罪判三缓五,我儿子是非法持有毒品,说不予起诉,但也属于有罪推定。

现在我们一家三口在呼市地区关两处,我和我儿子在呼市南面一个金蒙家园租的库房住着。我老公在金叶园给关着。现在什么状况呢,十八大以前到现在一直就(有人)跟着。现在我在院子里遛狗,还跟着呢。就是走哪儿跟哪儿。三到五人跟着。刚才我儿子出去说游个泳,洗个澡,结果我儿子拿手机拍照后,他们把我儿子的手机抢走,刚才给我来了电话,现在也打不通,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现在是网络被掐,电话是最近这两天才通的。前几天一直不通,我跟我妈打电话也打不通。书店不让我经营,为了生存、明年的房租,我要把书处理,他们也不允许,既不允许我开书店,又不允许我处理库存的图书。不知道想干什么。政治上打压变成了诬陷、判刑,都成了罪犯,经济上百般刁难,我前一段时间给内蒙的书记、政法委、公安厅厅长写了信,要求他们及早释放我先生,结束对我们一家人的迫害。但他们也置之不理。

Hada is an ethnic Mongol activist, who has campaigned for self-determination of the Inner Mongolia province of China. After organizing a demonstration and school strike among the teachers and students in the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Hohhot in Dec. 1995, Mr. Hada and other dozens of Mongols, including his wife Xinna and his brother Has, were arrested by the authorities. On Dec. 6, 1996, after a year of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he was charged with the crimes of separatism and espionage for Mongolia and sentenced to 15 years in jail. Dec. 10 2010 should be his releaseday. --- Copyright: Boxun.com (genehmigt) EINGEREICHT VON: Juan Ju

哈达一家2010年12月曾短暂相聚

德国之声:您先生现在的状况怎么样呢?我们听一些消息说,你们非常担心他。

新娜:是的。(2010年)12月10日那天,在现在我先生关的地方,我们一家三口见了面。就是在他关押15年之后被释放的那天见了面。那时他精神还可以,就是身体弱一些。因为在监狱吃得不好。后来,由于我们两个绝食,又把我们又分开,我和我儿子又被关到看守所。一年以后我再见他,明显感到他的精神状况不好。有严重的自闭倾向,每天坐着不动。我发现了问,他们说2011年就开始了。看管的人都知道。而且我发现他们虐待他。我去了他住的地方发现他没有卫生纸,他用水洗。我就问他,他说不给。我老公就是(这样),不给我就不要。一年多就是这样的,连卫生纸都不给。政法委的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哈达生活得很好。其实是看管哈达的人生活得很好,每天喝酒吃肉,我去,他们做鱼吃,我俩吃菜就不怎么样,后来我抗议以后才改善的。我接受采访以后,不让见了。

德国之声:现在中国政坛有些变化,政法委也有些变化,您对新的领导有没有抱一定的期望呢?

新娜:是啊,我看了十八大讲话说法律在阳光下运行。我那天把这句话写在给公安厅的厅长信里,我说希望这句话不是空话。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应该有些突破。至少在人权问题上,在我们家的问题上应该有所改变,否则这就是空话。中国这么多年最大问题不是没有法律,而是有法不依。法律定得很好,但就从我们家的事情来看,他们根本就不按法律办事。所以我希望中国的政坛新人能够对中国的民主化问题,少数民族问题松动,有所改变。而且我看了些资料,说习近平的父亲有句话说,"我一辈子没整过人",而且他本人在党内也是挨整的,所以我希望在这种背景下他能有所作为,我现在也在观看。 我现在一直在给内蒙的写材料,他们现在之所以那么控制我,跟得那么紧,可能就怕我去上访,所以我再等一等。我也希望国际社会能多方呼吁一下。

Preisverleihung der Chinese PEN diesen Jahres in Hongkong. Preisverleihung in der City University of Hongkong, und die Ausstellung von Liu Xia, die Frau von Liu Xiaobo. Personen im Bild: Preisträger des Jahres 2011 Yang Xianhui, Ai Xiaoming, Hada, Qin Yongmin, Chen Wei. Photograf: Bei Feng Alle drei Bilder sind vom Photografen zur uneingeschränkten Benutzung durch DW berechtigt.

香港举办的独立中文笔会颁奖典礼上,哈达的状况受到关注

德国之声:就您先生的病情,您希望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

新娜:我就是说希望看病。实际上在我们的要求下给检查过身体,内蒙医院的精神科大夫说要求去专科医院,精神科医院看,但他们就不让了。不但不让看,连我们见都不让了。真正的病就不给看。所以我希望他们以人为本,让我先生有病能看,否则这样拖下去,他也就成了废人,现在已经是半个废人了。这两年状况明显恶化。朋友说也能理解,本来希望是坐够15年以后应该一家团聚,不但没有团聚成,又把老婆孩子抓起来判刑。这对他的打击是很大的。

采访记者:乐然

责编:石涛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