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内蒙异议人士哈达依然下落不明

12月10日是内蒙异议人士哈达刑满释放的日子。就在哈达的亲人准备迎接哈达出狱时,他并未现身,也没有与亲戚们通话。从陌生人那里,哈达的舅舅收到五张哈达与妻子新娜、儿子威勒斯"团聚"的照片。而在此之前,新娜已经被警方抓入看守所,威勒斯也被当局控制。

default

哈达的舅舅哈斯朝鲁从陌生人那里收到的一张哈达与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团聚"的照片

亲人呼唤内蒙异议人士哈达回家

在哈达应该被释放当日的第二天,网上传出的哈达与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团聚"的照片,经哈达的舅舅哈斯朝鲁证实,这些照片并非在哈达的家中拍摄。哈达在呼和浩特市的八十多岁的岳母、哈达的舅舅迄今仍在焦急等待亲人的归来。

德国之声通过电话找到了哈达的舅舅哈斯朝鲁。据他向记者介绍:自上周五以来他并没有见到哈达,连声音也没听到。包括新娜和威勒斯也都无法联系上。周五时他收到陌生人寄来的邮件,有五张哈达和妻子新娜、儿子威勒斯的合影。

哈斯朝鲁表示不知道这些照片是在哪里照的,但肯定不是在哈达的家。而且他也认为,照片无法说明哈达现在的情况,因为照片通过技术可以合成,要想证明哈达被放出,应该让他现身,最起码与亲人通话。

德国之声也打通内蒙赤峰监狱狱政科的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听到咨询哈达的情况,坚称自己是新来的,不了解情况,再次拔打监狱电话,无人接听。

自称"哈达"的人再发短信

14日早上,哈斯朝鲁打开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以哈达的名义发来,发出的时间为13日晚间22:00多。短信的内容是"我被放出来了,我的儿子威勒斯也放出来了,现在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你们都别担心,我要静静的考虑一段时间,考虑以后的生活问题,有事就发短信,别用电话说,怕别人监听。"

哈斯朝鲁马上回复短信给这个号码,他发的短信内容是:"你现在在哪儿?照片是在哪儿照的,谁给你照的,谁送给我的,你别觉得打电话不方便,我很想听你的声音,外面的人都惦记你,特别是你年迈的岳母,已经八十多岁的人,也在呼和浩特市等你,你如果自己去不了,让你的儿子给亲人们报个平安不行吗?"

哈斯朝鲁发出这条短信后,很快就收到回复短信:"我挺好的,给亲戚们转告一下",哈期朝鲁回信:"你自己发给他们不行吗,你自己给他们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你别让我转,以后你这类短信不要再发了。"这条短信后,自称"哈达"的人再无短信发给哈斯朝鲁。

在和德国之声电话交流之时,哈斯朝鲁也对自己的处境表示担忧,因为有关部门已经警告或威胁他不要接受采访,但他因为担心哈达的安危,所以要向公众说出真相。

蒙古民族精神的践行者

现年五十六岁的内蒙古学者和异见人士哈达1995年十二月十日因"分裂国家罪"和"间谍罪"被判处十五年的监禁,哈达是南蒙古民主联盟的创始人,也是《内蒙古之声》杂志的主编,为维护内蒙古少数族群的利益而身陷囹圄

中国当局在少数民族问题上一直禀持一条看不见的红线政策,几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如新疆、内蒙、西藏等皆有严格的管控。就在哈达即将释放的前夕,中国当局担忧哈达被释放激发蒙古族发酵民族权利或自治等议题,遂拘禁他的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

外界有传闻称哈达在狱中遭受酷刑致残或遇害。虽有不明来路的照片现于网络上,仍不能释疑。目前,已经有多家国际机构密切关注中国当局在哈达一事上的态度和处理方式。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