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内蒙开矿纠纷血案:牧民惨死车轮下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牧民与煤矿开发商之间爆发冲突,引发恶性案件。据媒体报道,煤矿运货卡车肆意践踏牧民草场,撞死牧民牛羊。而卡车司机有恃无恐地碾压前来阻止的牧民,当场造成一人死亡。

Blick in den Tagebau Welzow Sued am Dienstag, 1. September 2009, bei Schwarze Pumpe, Brandenburg. Vattenfall Europe Mining beginnt mit den Abraeumarbeiten im Teilfeld Sued des Tagebau Welzow. (AP Photo/Matthias Rietschel) General view of the open-cast mining Welzow South of Vattenfall Europe Mining near Schwarze Pumpe, Germany, Tuesday, Sept. 1, 2009. (AP Photo/Matthias Rietschel)

露天煤矿

近日,中国网民发贴反映,北京时间2011年5月10日夜里近10时,一辆运煤的巨型大卡车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草原上的蒙古族牧民莫日根的身上以及头颅上碾轧而过,莫日根当场死亡,身体被卡车拖拽150多米。

本台记者了解到:在西乌旗政府所在地以西50公里处,开发了一处大型露天煤矿。然而,那里没有公路更没有铁路。开发商春城集团为了运煤出去,从草场中开路,碾压草场撞死牧民的牛羊。而不幸身亡的莫日根就是带头出来阻拦车队的人。据自由亚洲电台与南蒙古实事评论的消息,莫日根和乡亲们从去年就开始要求当地镇政府保护这里人和牲畜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保护牛羊需要的草场。在事发当天,莫日根与一些当地居民聚集在运煤卡车行驶的道路上,抗议开发商运煤破坏草场。而三辆开往煤矿方向的空车开下了草场,将正与前来维持秩序的警察交谈的莫日根碾压在24吨重的大卡车的车轮下。

德国之声采访相关人士后获悉,尽管当地政府当天就将肇事司机抓捕归案,但继续追究矿主非法开采和当地政府的责任就非常困难。

草场产权归属不明

"曾经草原"网站的创始人、画家、社会活动家陈继群向记者分析了这件事发生的深层次背景。"这次事件的发生,主要是因为中国北部草原地区土地的所属权不明确。其实国务院从2004年就开始搞集体土地登记,要把土地所有权证书发到牧民手里。这样他们的土地所有权就会生效。而司法也会保护他们的利益。"

而这次的事发地点,却恰恰是在尚未登记的草场上。他说:"现在土地权属不清,外来的矿主和司机就肆意地践踏牧民的草场,破坏生态。而司法又没有保护牧民们的利益。冲突就变得越来越厉害。"尽管当地政府当天就将肇事司机抓捕归案。但由土地归属没有登记,就无法继续追究矿主非法开采的责任。

陈继群还说,在有些地方,政府甚至故意模糊集体用地的产权归属。"中国法律已经明确规定,北方草原的牧场用地归牧民集体所有。外人是不可以碰的。但是有些地方官员就是压着这些事情,就是不给土地登记,办理产权证明。而发生这件事情的地方就恰恰没有拿到土地产权证明。现在市场经济,他们就钻这些空子。"

陈继群同时向记者介绍,这种草场产权归属不明确的现象在整个内蒙非常普遍。大概只有百分之一的草场有明确的产权归属。而在全国其他地区,集体土地登记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将近百分之九十。

牧区开矿严重破坏草原环境

这几年,牧区内反复变动的经济政策对草场的生态环境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长年关注内蒙环保的旅日蒙古族人士忽必思(音译)对记者说:"内蒙的自然环境这几年遭到了史无前例的破坏。西部遭到的破坏比较严重。而最近,最引人注目的是内蒙的心脏--锡林郭勒盟。这跟政府的政策有直接关系。每次领导人更迭就带来政策的变化。或者是以农业为主,或者是以牧业为主。而90年代以后,他们在内蒙大力地开发地下矿产。"

陈继群也着重强调了开矿对牧区自然环境带来的破坏,"当地是干旱草原,地表水非常少,地下水资源也非常有限。不管是开矿也好,办煤矿工业也好。要消耗大量的地下水,造成整个草原的干枯和退化。"另外,工业截流地上水也会导致草原湿地的消失,例如像新华社曾经报道过的"乌拉盖(湿地名称)之死"。

莫日根家属在网上公布死者惨不忍睹的图片后,引发中国网民的同情和对开发商以及当地政府的愤慨。中国政府重新审视对待草原牧区和蒙族牧民的政策,看来已刻不容缓。

作者:李立

责编:叶宣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