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内蒙古西乌旗持续爆发抗议

内蒙西乌旗近年因开采煤矿导致草场破坏,政府和开矿企业与当地牧民的矛盾渐深。近日维权牧民莫日根,被一辆巨型卡车碾压头部致死激发民愤。两天来,千名居民走上街头进行抗议,锡林郭勒盟的学生也参与了示威游行。

Protest der Hirten aus der nneren Mongolei am 24.05 vor der lokalen Regierungbüro in Xi Wuqi; Copyrigt: boxun.com; DW-Redakteur Juan Ju versichert, die DW hätte die Erlaubnis, die Bilder honorarfrei zu verwenden

5月24日,西乌旗爆发千人抗议活动

西乌旗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东部著名的乌珠穆沁草原,当地经济一直以传统畜牧业为主。但近年由于开采煤矿,草场遭到严重的破坏。当地牧民为保护家园也多次和政府交涉,但未得到回应。据作家老鬼重返西乌旗后发表博客记载,当地的很多小煤矿变成了大煤矿,草场也日渐凋零。

5月11日,一直组织维权的牧民莫日根被煤矿运煤的大卡车碾过头颅,而当地牧民认为这是一场蓄意谋杀,事件公布至网上,有人称莫日根为另一个"钱云会"。据德国之声向知情人士了解到,西乌旗政府为平息事态,在莫日根去世后,以最快的速度对其家属进行安抚,包括给予抚慰金近60万元及55平米楼房一套等,但莫日根的家属表示"要说法,要尊严",要求当地政府对莫日根维护草场的行为予以认定政府就此尚未给出回应。

西乌旗抗议声潮四起

就在莫日根血案发生几日后,5月15日上午,当地又传出消息称,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玛尼图煤矿再次爆发恶性事件,煤矿主纠集工人暴力殴打当地抗议民众,致一死七伤,当地政府称正在解决中。

两起事件点燃抗议声潮,据当地牧民传出消息,5月24日上午11点左右,在西乌旗所在地的政府大楼前有上千蒙古族公众聚集进行抗议,要求旗政府为莫日根召开追悼仪式和讨回公道。政府调派几百武警围住政府大楼并阻挡抗议人群。有数人被抓捕。目前被抓捕的人中有部分被释放。

Protest der Hirten aus der inneren Mongolei am 24.05 vor der lokalen Regierungbüro in Xi Wuqi; Copoyright: boxun.com; DW-Redaktur Juan Ju versichert, die DW hätte die Erlaubnis, die Bilder honorarfrei zu verwenden

抗议的牧民和警方发生冲突

5月25日,又有知情人士在网上发出锡林郭勒盟学生手持横幅示威游行的照片。在莫日根事件后,当地政府也曾采取措施进行封校。据北京自然之友草原项目的志愿者陈继群介绍,当地学生在封校后自行推开学校的围墙,然后自发走到街上呼吁保护家园。

"经济发展"名义下的草原之殇

近年,由于中国沿海及内陆污染严重,很多工业搬迁至内蒙古腹地,如造纸业等。加之内蒙也有丰富的矿产资源,矿产开发和环境保护、个体公民利益之间的矛盾不断发生。

德国之声就此电话采访了中国知名的作家老鬼(原名马波)他的作品《血色黄昏》曾对西乌旗草原有描述,这也是他当年作为知青插队的地方。老鬼表示一直很关注西乌旗的发展,近期发生的恶性事件,他认为原因在于:"当地开采煤矿,拉煤的车日夜不停的输送,破坏了草场,当地在煤矿开采的基础上还修建了发电厂,把当地唯一的水源也用光了,牧民现在用水也很困难,牧民的意见很大。事件中的受害者反映了很多年,可是没有部门回应他,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老百姓心里一直憋着火。"

老鬼认为,草原发展目前面临着严峻的矛盾,一方面,草原要经济发展,而中国经济模式中,工业一直是发展中的重点,但工业如何在草原发展,如何在发展工业的同时,兼顾百姓的生活和利益,是政府应该考虑的问题。

要给牧民的草场进行"确权"

陈继群是北京的一位画家,也曾在内蒙古插队,看到草原上滥采滥挖严重及生态被破坏的情景,他在几年间,持续推动向牧民普及法律知识的工作,来维护牧民的合法权益。

他认为莫日根事件中,最根本问题是需要给牧民"确权":"中国政府和国务院已经要求在明年年底之前,将全国的集体土地进行登记和确权,其实主要是针对内蒙古的牧民,因为内蒙只有不到1%的嗄查(蒙语"村庄")进行了登记,是因为有些人在阻碍确权工作,现在矛盾这么突出,隐藏在背后的利益是非常巨大的。"

陈继群认为只有为牧民的草场进行确权,牧民的集体土地的所有权才能生效,他们在同滥采的企业对抗时,才有法律依据。象莫日根这样的个案越来越多,如果不确权,当企业侵权行为发生时,司法也无法介入。

开采项目的合法性、环评等信息需要公示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环境领域的中国律师夏军,他认为对于当地大大小小的煤矿和其他工业项目,需要确定项目的合法性并且公示环评等信息:"项目的合法性,包括占草场的手续是否齐全,如果没有合法性,就根本没有资格在这里生产作业,假设这个煤矿是审批手续齐全的,就需要政府部门来监管和落实当时的审批条件,比如环评报告,因为环评报告肯定会对煤矿运输车辆进行要求,这需要政府部门的监管。"

另外他还建议牧民向政府申请信息公开,如果政府失职,可以向政府问责。但他作为律师,在多年介入环境案件时最大的感觉是,在中国司法不健全的大背景下,有时候法律很难成为维护基本权利的武器。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