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关于捍卫粤语沪语巴伐利亚语

最近几天来,广东爆发了一场是否要捍卫粤语的争论。汉语区里方言多到了无法统计的地步,但爆发语言争论的似乎只有上海和广东。而广东其实是“得天独厚”。德国一些地区的方言地位可能更象上海。

default

广州国际金融中心

" 粤语沦陷 "?

日前,广州市政协建议广州电视台某一频道,在特定时段改用普通话播新闻。这只是一个建议,却引起了广东媒体、民众的强烈反应,一时间甚至出现了"粤语沦陷","广州人面临集体失忆"这样的说法。

许多中国外地人通过这场争论才得知,广州电视台的9个频道,居然大部分是用粤语播出的,用普通话播出的节目很少。放眼整个广东,这个情况非常普遍,大概唯一的例外就是"天外飞来"的新兴大都市深圳了。放眼整个中国,这种情况也是独一无二的。

中国有56个民族,有80多种不能彼此通话的语言和地方方言,光以语系论,就有汉藏语系,阿尔泰语系,南岛语系,南亚语系,印欧语系这几大类。讲汉语的人最多,然而汉语里究竟有多少种方言,几乎到了无法统计的地步,因为这是可大可小的。以大区别论,中国就有7大方言区,仅最大的北方方言区,就分为4大次方言:华北东北;西北;西南;江淮。

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另当别论。仅以汉语区而论,真正因方言而爆发"新闻"的,其实主要是两个地区,一个是上海,一个是广东。

" 上海话风波 "

China - Schanghai - Autobahnkreuz

盘根错节的上海

中国媒体说,2009年,关于"上海话"的风波从年头刮到年尾。2月4日,上海《新民晚报》的一篇文章里说:"到浦东,尤其是陆家嘴,都说普通话,说上海话是没有文化的表现。"此语激怒了许多上海人,以至报社编辑部和文章作者分别认错致歉。

12月23日,上海电台"音乐早餐"里,主持人播发了一则听众短信:"求你们不要说上海话了,我讨厌你们上海人",主持人说:"这位听众,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以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听众哗然,又一场论战爆发。

但是即使是上海,也只是在社会上存在着上海话和普通话的某种矛盾。在电视和广播里,只有个别节目是用上海话播出的。这种情况在西安、四川等地的媒体中也有。象广东这样的媒体以粤语为主的现象,中国汉语区里只怕是别无分店了。

在中国,方言对语言的贡献是很大的,在普通话和方言不息的拉锯战里,相互渗透和影响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却也因此出现了一些"无所适从"的文化现象。比如在一些描述现代史的电影、电视剧里,一度领导人讲话用方言,其他人讲普通话,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后来又有许多电影电视剧领导人也讲普通话了,却又给人另一种"别扭"。这就是一个明显的"无所适从"。再就是方言入小说的,中国也不时出现一些,比如贾平凹的《秦腔》,或者三、四十年代上海出现的一些沪语小说。这种小说固然特色鲜明了,却也难免在许多处让广大"域外"读者难以读懂接受。

德国离上海更近

Fans des UEFA Champions League Finalisten FC Bayern Muenchen feiern 2010 den Gewinn von Deutscher Meisterschaft und DFB-Pokal

慕尼黑市中心

德国比中国面积和人口都小很多,但也有很多方言。只是,达到听觉上难以沟通的程度的跟中国比就非常少了。巴伐利亚语和北部接近荷兰语的低地德语就是两个典型例子。德国60%的人会讲方言。讲方言的人高度集中在德国南部,萨尔州讲方言的人达94%,巴伐利亚和巴符州各有86%的人讲方言,在柏林东部有83%,在莱法州有75%。

但会讲方言不等于不会讲"普通话"--标准德语。所以德国的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并没有完全用方言播出的,只是有个别节目,比如北德1983年首播的广播节目"Plappermoehl",或者巴伐利亚地方广播电台的一些节目,是用方言播出的,再就是一些电视台、电台的主持人刻意用浓烈的方言腔说话。德国"专业播音员"网站(www.professionelle-sprecher.de)一篇文章里说,这些年,公共广播电视台的节目里出现了方言"退化"的现象。

然而,德国也有保卫方言的争论和势力。比如,最近,东部萨克森州的基民盟要求座落在那里的中德广播电视台(MDR)更多地使用萨克森方言。基民盟州议员海特曼(Steffen Heitmann)对"明镜周刊"说,"萨克森语"虽然不受人喜爱,但"MDR有义务以此强化它的观众群体的特性。"

总体上看,德国虽然也有保卫方言的争论和要求,但情况也只是跟上海比较接近。在大都市,这种"接近"现象更明显。巴伐利亚的一些"方言悲观论者"认为,"巴伐利亚语"濒临死亡,根据是,在慕尼黑,说方言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了。上海情况有些类似,虽然远没有这么严重:据调查,在两代都出生与生长在上海的家庭里,约15%左右的家庭基本使用普通话,约40%的家庭同时使用上海话和普通话,只有45%的家庭以上海话为主。

作者:平心

责编: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