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关于德国极右主义的报告缺乏科学性

德国会转向危险的极右主义吗?一份持这个观点的调研报告上周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然而,这份报告从科学性的角度看极成问题。

default

极右党NPD成员2002年示威展开的横幅:工作位置首先给德国人

数据不吻合

几十年来,德国的极右翼从来没能获得超出2%的选民支持,而左翼阵营的各党派在最新的民调里总共占据了近60%选民的心。然而,现在人们要使劲地擦眼睛看清楚了:据亲社民党的艾伯特基金会委托撰写的一份调研报告认为,极右思潮在德国大踏步地前进着,10%的人认为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主义)也有好的方面,17%的人认为,犹太人的势力今天仍然太大,36%的人认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由于有过多的外国人,所受的外来影响之大已经到了危险的程度。

维沃拉·诺于(Viola Neu)去年为亲基民盟的阿登纳基金会撰写了关于德国极右与极左主义的调研报告。她认为,艾伯特基金会的报告未能得到其它调研结果的证实,"总体上看,这个调研结果甚至与艾伯特基金会自己获得的数字也不相吻合。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在相对较长的时间段里有一种相对较大的稳定性存在,是有个微幅的上升,或者一个微幅的下跌,但不存在任何表明极端主义出现明显的增长或下降趋势的迹象。"

这个调研报告的作者们声称的仇外主义的急剧膨胀,也与他们自己提供的数字不相符合。因为他们在2002年、2004年和2006年的同题报告里提供的数字甚至略低于2010年的数字,只有2008年报告里的数字比2010年低,而差距是处于许可误差的范围里的。

缺乏说服力

尽管这份报告长达180页,但却没有以具体调查结果有说服力地回答所有的问题,比如仇恨伊斯兰主义。这个调研班子的领导人在一个电视节目里声称:"最新的调研结果表明,我们这里的民众中的仇恨伊斯兰思潮在明显上涨,同意反伊斯兰说法的人从此前的约34%上升到超过一半。"

在阿登纳基金会的维沃拉·诺于看来,这些数字在统计方法方面缺乏可靠性,"调查者把问题提得那样的泛,试着把在接受提问时仅仅认可地眨眨眼睛的每一个人都算进去,目的无非是找到尽可能多的赞同该观点的人。一般情况下,社会调研者根本就不把那些模梭两可的答复纳入调查结果之中,比如有的人说各有一部分吧,我不知道,没法下结论。"

艾伯特基金会的报告作者们也提出了一些关于极左思潮的问题,对这些问题的认可度局部更高。在维沃拉·诺于看来,这种情况并不令人惊讶,因为有些人"就是有着奇怪的政治观念。他们非常喜欢阴谋论,无论来自左的方面还是右的方面的阴谋论,他们对非敌即友模式有一种喜好,他们相信这些,就象相信一种民众意志,一种可左可右随意塑造的东西,也就是说,一些人有某种政治观念,这种观念有点独特,有点怪,但实际上既不能定性为极左主义,也不能定性为极右主义。"

从类似的欧洲调研报告里可以看到,在所有民主国家里都存在着有这种观念的人,就象艾伯特基金会报告的作者们的调查对象那样的人。维沃拉·诺于指出,这种人的比例到处都在2-5%之间,在德国同样如此,而绝不会是二位数的。

作者:Peter Stuetzle 编译:平心

责编:李京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