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共产主义为什么失败?-马克思故居重开之际专访迈尔教授

马克思到底是谁?他的理论到底在哪些地方过了时?德国的学术界和左翼党派如何评价马克思?共产主义的失败是因为人性本恶从而达不到那样的理想境界?6月9日马克思的特里尔出生故居在重修后即将重新开放,本网为此采访了德国著名政治学教授托马斯.迈尔教授。

default

马克思-对中国最有影响的德国人

问:马克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真实”历史人物?

答:就像所有伟大的思想家和领袖人物一样,马克思具有多面性,有些地方也具有多重意义。他既是一个民主主义者,也是一个对民主持批评态度的人;他对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的新规模所带来的划时代成就既有赞叹,也有批评;他批评个人崇拜现象,但是自己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诱惑;他热爱严谨的科学精神和面向现实的研究态度,但是却给世界带来了一个具有历史宗教主义色彩的“启示”。也就是说,有不止一个“真实的”马克思,就看你是怎样去理解马克思。这一充满歧义的特性本身就是一个马克思作为历史人物的一个重要事实。

问:马克思的最重要贡献是什么?他的理论今天还能够成为时尚吗?

答:马克思的至今仍然有意义的贡献是:他指出了政治经济学在所有其它社会生活领域的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他对放任自流的资本主义所造成的危机和对人类的后果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他还指出,只有将经济秩序置于政治、社会和文化范畴之内考虑才能使其适应人类的基本利益。但是他并没有论证必须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马克思经常在他的社会批判中采取极端的立场,但是与此同时却没能让人信服地解释,有哪些道路可供实践选择以及这些可供选择的社会秩序该怎样组织起来。

马克思理论中对资本主义的一些批评仍然给人以启发,对现代社会科学也是如此。但是作为对于现代世界的总体解释,他的理论的确是过时了。

问:具体过时在什么方面?

答:主要是他的乌托邦式的想法,认为什么都能实现,但却不指出这种理想的状态在一个复杂的现实社会中如何组织起来,如何能够正常运转。现实证明,如果没有市场和作为生产资料的财产的突出地位,复杂的经济就不能得到有效的建构。

马克思相信,人类社会按照自身的发展规律自然而然地会发展到一个消除了不平等、没有剥削和没有人统治人的最好的社会,但人们已经认识到这是一种世俗化了的宗教救世信仰。这种信仰现在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在现实政治世界中都不再有值得一提的信徒了。

Das Geburtshaus von Karl Marx

特里尔的马克思出生故居-很多到过德国的中国人都朝拜过这里

问:社民党主席明特菲林不久前在德国引发了一场“资本主义批评”大讨论,他的观点从马克思的理论中得到了哪些启发?

答:明特菲林从马克思理论中得到的启发是,经济秩序本身不是目的,而是要以是否为人和社会的利益服务为衡量标准,且不能独立于民主决策的控制之外。不过,明特菲林批评的实际上是那些以风险对冲基金为代表的经理人和企业家的行为,而不是批评整个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他认为,资本主义的运作形式可以有很多种,而不只是有美国式的奉“股东价值(Shareholder Value)”为圭臬的那一种。在过去的几周里,明特菲林在众多场合都强调的是要以社会市场经济为基础,联邦德国自建国以来所坚持的一直是市场经济制度。明特菲林对资本主义的批评虽然也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评中得到了启发,但是他的思维方式和所追求的社会民主下的社会市场经济与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世界有着显然的不同。

问:是否存在一种被误解了和滥用了的马克思主义神话?

答:今天,马克思主义实际上是当作负面意义上的神话被滥用了,例如马克思被当成是一个煽动家,说他应该为一切因为批判资本主义和寻找另外的道路而产生的人类罪恶负责。但是实际上,马克思的神话在西方已经被“去咒”了。在德国,“六八学运”那一代年轻人还对马克思趋之若鹜,但今天的年轻人已经几乎没人知道马克思到底是谁了。

问:在德国,马克思今天还受到尊敬或者是畏惧吗?

答:这么说吧:马克思今天被“中性化”了,因为他不再吸引年轻人和社会弱势群体。在学术界,马克思在很多领域内依然是一位受到尊敬的杰出学者,但同时他也被相对化和历史化了。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鼓吹者也不再把马克思当成洪水猛兽,因为马克思主义不再是动员社会弱势群体和大众造反的力量了。

问:共产主义运动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失败,马克思作为一个社会科学的学者是否因此而贬值了呢?

答:在严肃的社会科学领域,共产主义运动中所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都早已彻底贬值。共产主义国家体系的崩溃使得马克思主义在西方反对派运动和第三世界解放运动中不再构成一条举足轻重的政治替代路线。现在已经很清楚:不管在学术层面上马克思还有什么价值,人们不可能从他的思想中得到一种严肃的、可行的、具有替代意义的社会秩序。

问:马克思理论研究的最新学术成果有哪些?

答:德国最近重新编辑整理了一百多分册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最新的研究成果可举例如下:马克思的政治理论中的很多模糊和歧义之处都被发现指出,他的历史唯物主义被证明是是建构在一套严格的道德理论之上,认识到马克思理论不适合作为一种政治统治的处方或者是辩护理论,因为它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提出一个明确的国家理论,也不包含一个替代性的政治经济学理论设计。

在马克思理论中能找到很多具有启发性的思路,特别是他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但是在那里找不到一个有效的方案来组织一个没有剥削的经济秩序和社会。

问:马克思对西方的政党还有哪些影响?

答:对于西方的社会民主党派来说,马克思的民主理论仍然是他们的思想来源之一,这对有些政党来说直到今天也是如此。这些思想包括对资本主义的批评和一些评价社会解放程度,即社会在多大程度上不受经济秩序及其运作法则的统治的标准。对于德国的民主社会主义党(PDS)来说,这些思想还有影响,虽然它已经带有另外的细微差别。

需要指出的是,在西方民主社会中已经没有哪一个有一定政治影响力的政党还说自己是完全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只有一些左翼政治派别中特别极左的、边缘的和非常小的分裂派别还自称是马克思主义党。

问:在中国的具有左翼色彩知识分子中,有一种流行的为共产主义运动失败开脱的说法是:共产主义本身是很完美的社会秩序,只是人类的本性不完美甚至是邪恶,所以没有能过上共产主义生活的福气。您怎样评价这一说法?

答:我认为这一观点是错误的。共产主义的症结在于它对如何组织一个现代社会所作出的构想的自身思想错误。现代社会及其现代的经济秩序只有在结构开放、能从批判中学习和接受变革的条件下才能发展。共产主义相信可以不需要对社会发展及其错误公开的批评,而只通过一个中心来控制整个现代社会,这导致了对进步与发展的自我封闭和公民的异化,这是基本思想上的错误,而不是思想应用上的错误。开放和民主化是现代复杂社会的发展前提,不过这一发展离不开一定的政治框架。

注:托马斯.迈尔教授任教于多特蒙德大学政治系,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基本价值委员会”副主席,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社会民主理论和媒体与政治领域都有专著。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