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六八一代年轻人给德国创造了什么

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的德国:战争已经结束,并几乎被人们忘却,德国城市展露新颜,经济快速发展。德国居民终于可以丰衣足食,富裕的生活使不少人的啤酒肚凸现起来。夏季,人们还驾驶着大众甲壳虫去意大利度假。战后出生的一代人不会因享乐和资本主义而保持沉默。在中国文化大革命高潮过去之后,德国出现了“68一代年轻人”,他们主要反对前辈对纳粹历史的粉饰和隐瞒。

default

我们那时候

“时代在变”,这是美国传奇艺人鲍伯-迪伦在上一世纪60年代演唱的歌曲,这首歌曲反应了当时整整一代人的心声-当然也包括德国的同龄人。当时,在德国国内,年轻一代纷纷走上街头,抗议的矛头直指战后德国西部地区市民阶层的狭隘和做作,越南战争,还包括父辈一代人,因为这一代人没有对纳粹统治的黑暗时期进行反思。

“当我亲眼目睹柏林街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把美国之家的窗户砸破的时候,我觉得过瘾极了。但我也感受到某种潜在的破坏冲动,我觉得很激动、很刺激、也很棒。”西比勒-滕尼斯当年才23岁,刚刚结束了大学里的法律学业。如今,滕尼斯是法学教授和社会学家,称自己为68老前辈。滕尼斯表示,那时,她醉心于马克思主义、反叛和嬉皮士的生活。

现在,滕尼斯就座在放着茶水和点心的桌边,位于波茨坦的房子被布置得很有格调。滕尼斯回想着当年春风掠过德国的年代。于是她想起了当年的静坐、各种活动以及颇具魅力的学生运动领袖鲁迪-多茨克,他尤其反对德国大学里陈旧和僵化的一切,“大教室里人满为患,教授们则难以接受科学的论点。许多教授经常外出,扮演着大学企业家的角色,他们什么都不懂。”

“1963年,我开始了大学生活,当时我们彼此都很客气,以您相称,当时男生占多数,上课时,他们都戴着领带,不少人身穿深蓝色的外套,衣服上的扣子一律是金色的。见面时,人们都称呼对方某某先生,或某某小姐,让人感到窒息。”

68一代一心想清除千年陈腐。他们不能容忍,当年的纳粹成员竟然在联邦共和国时期继续其飞黄腾达的事业。他们反对所有权威-无论在中学,大学,还是在政界和家庭里。68一代毫不掩盖自己的反叛立场,都特意留了长发,“不仅如此,68一代人的表情和姿势也都发生了变化。我已不再象一个乖女孩儿。不再象上一世纪50年代影片中的姑娘,很乖巧可爱,穿着高跟鞋,紧身衣,眼睛一眨一眨的。我们可不愿意这么死板。”

那么68一代给人们留下了什么呢?滕尼斯认为,至少68一代在德国历史上留下了痕迹,使整个社会变得更加开放。另外,这一代人当时拥有奋起反抗的有利条件,“人们必须说:当时的就业市场形势非常理想。通常情况下,人们都能找到很好的工作,不必有任何担心。而现在的年轻学生要困难得多。”

尽管如此,滕尼斯认为,当今年轻人有时应多一点反叛精神。她表示,多一些勇气和新意是有好处的。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