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公盟推出“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

12月31日,距离浙江乐清寨桥村村长钱云会离世近一周时,多组中国公民调查团队进入乐清实地调研后,公盟率先推出“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

default

公盟负责人许志永

公盟调查结论:交通事故演变为公共事件

浙江乐清寨桥村村长钱云会之死,引发2010年末中国公众对公共事件的前所未有的关注。29日晚10时30分,浙江省温州市在乐清召开"上访村长钱云会之死"第二次新闻发布会。温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沈强在会上表示,钱云会命案事实已经查清,排除谋杀可能,确定为交通肇事案。经警方调查,此前被中国警方抓捕的村民钱成宇并未对"谋杀行为"进行直接目击。此番结论一出,依然不能平息坊间流传的"钱云会是被故意碾死"的消息,德国之声早前曾报道有三组独立的公民调查团队进入寨桥村,目前还有更多的公民调查者自发前往。人们寄望已经到达乐清的多组独立公民调查团队能够得出一个客观理性的结果。

2010年12月31日,中国NGO组织"公盟"团队彭剑、许志永、刘沙沙、张永攀、徐健在实地调查后,率先发出"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得出的基本结论是: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由于征地和由此上访遭遇打压引发的村民对基层政府的强烈不满,以及为村民集体利益上访历经磨难的村长的惨死,引爆了强烈的悲愤情绪,加上钱云会死状的疑点以及在现场的保安,形成了故意谋杀的传言;该传言在当天中午村民和警察发生冲突后被强化;在政府公信力缺失的社会背景下,最终通过网络演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公共事件。

在报告中,有调查经过及调查对象等细节,最重点之处在于分析了从调查结论"交通事故"演变为"公共事件"的原因。

宏观背景是中国当前普通的官民不信任

就此德国之声电话采访了"公盟"的负责人、中国知名的法律学者许志永

记者:"你们的调查结论目前是普通的"交通事故",但现在已经演变成"公共事件",请你谈下这种演变的原因?"
许志永:"我觉得首先从微观层面来说,这个村庄因为征地已经上访多年,他们的村长还坚定的站在村民一边,和村民一起上访,为此三次坐牢,村民都为他抱不平,为他突然遇难而非常悲愤,所以他们主观的相信他是被人害死的,我们也看过事件发生不久后当时现场的录像,大部分村民都没有看到他是被谋杀的,但是主观上都认定他是被谋杀的,那么再加上当天下午和警方的剧烈的冲突,这个传言就迅速的成形和被放大。那么从更大的宏观背景上来说,就是中国社会普遍的官民不信任,人们就不相信官方的说法这也是一种悲哀,无论官方怎么解释,大家也很难相信,当然这也是因为官方说谎说得太多了,所以才有这样的一个现实。在这样一个现实背景下,这样一个交通事故就演变成了一个举国关注的公共事件"

记者:"对于其中的关键人物也是目前你们报告中所提到的第一证人钱成宇,乐清警方在整个过程中对他的措施是否有违法之处,接下来彭剑律师说要给他提供法律援助,你们接下来会怎么做?"

许志永:"据我们的推测钱成宇,钱成宇有可能和其他村民一起和警方发生了冲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钱成宇确实能够构成'妨碍公务'行为,至于说他是否构成犯罪,要看情节如何,另外我们给钱成宇的辩护思路是'钱成宇这种愤怒不是偶然的,是长期积累的',他和其他村民都很愤怒,这是给他是否定罪和量刑的一个情节。我们觉得在这种背景下,钱成宇应该从轻处理。"

记者:"你们说开始做调查时,有一个疑虑:是否村长和别人发生冲突扭打时遭遇车祸的,现在是否释疑了?"

许志永:"我们一开始是有这个推测的,但是我们后来基本排除了这样一个可能性。"

记者:"现在中国政府还是有以前惯有的方法在处理公共事件,这次就是如此,也引发了公众更大的质疑,你觉得象你们这种独立的调查这种公共事件中的价值是怎样的"

许志永:"我们代表公共利益,我们代表正义,我们是客观的,我们只想查到真相,也是为大家查到真相,因为很多人都在怀疑,不愿意相信政府的,也不知道相信谁的,我希望的是我们公民社会有一份令人信服的调查报告。"

许志永也表示公民在公共事件中的独立调查,更有着向每一位公民做示范,使大家都能参与公共事务的意义。而这份报告也得到了一部分中国网民的支持和认同。

另一公民调查者吴淦对公盟报告持保留意见

公盟报告一出,网名为"屠夫"的另外一名在寨桥村做调查和为村长家属和村民推供法律援助的吴淦在网上发表意见:"个人对许博士的结论保留自己的看法,等我整理完,会发表我的山寨看法。我个人目前虽然也认为故意碾压和故意杀人可能性极小,但死之前是否存在其它暴力行为导致意外并不排除,而且尸体目前没有见到相对有说服力的检验报告。"

德国之声也电话采访了吴淦

记者:"刚才看到你在网上对公盟发出的调查报告有保留意见,请你谈下你的看法。"

吴淦:"这份报告推出的太仓促了,对公众质疑的一些点,也没有完全解释清楚,应该再严谨些更好。和我在一起的项宏峰律师也有一些具体的看法,比如尸体表面的一些特征等还会做过分析,稍后我会在把他的意见在Twitter微博上发出。目前我是赞同'故意谋杀的可能性极小'这个结论的。"

记者:"对于公盟调查报告中的基本排除村长在遇难前曾发生扭打,你们是否有相应的调查?"

吴淦:"我个人的意见是谋杀的可能性极小,但是之前会不会有意外,或是由于一些暴力引起的死亡,这都是存在可能性的,这还不能排除。"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尸体表面的一些特征还未做分析,夏霖律师曾有一个意见,说在这样的公共事件中,无论如何都无法完整还原真相,这时候刑侦技术专家的作用非常大,你认同吗?"

吴淦:"我觉得很认同,现在连尸体都没看到,还有车祸现场的技术分析等都没有,我也看到有调查者曾发出推文,他对警方不提供现场勘查视频认为这是很大的疑问。"

记者:"你怎么看待和你一样的公民志愿者自发参与调查行动?"

吴淦:"我觉得很好,地方政府也应该有这种姿态,不排斥志愿者,降下身段,主动和调查者沟通,公民本来就是要监督政府的,就是要质疑和批评政府,他们才能进步"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