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在逐渐改变中国”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公民社会在逐渐改变中国”

德国之声在上周邀请来自中国丶俄罗斯丶伊朗和乌克兰的博主,在柏林讨论互联网和微博等新兴社交媒体的影响力。他们同时还接受德国之声的委托,担任本年度国际博客大赛(Bobs)的评委。

Pressegespräch mit Bloggern aus China, Russland, Iran und Ukraine Bild: DW/Lin Yuli, 03.05.2013, ARD-Hauptstadtstudio, Berlin

Pressegespräch mit Bloggern aus China, Russland, Iran und Ukraine

(德国之声中文网)揭发国家领导人贪污时,互联网往往扮演先锋的角色,然而讯息最后是否在社会上传开,关键还是报纸和电视等传统媒体的报导,网内与网外的世界仍存在着隔阂。

乌克兰备受欢迎的新闻网站"乌克兰真理报"(Ukrainskaja Pravda),2005年揭发总统尤先科为儿子买名牌轿车的弊案後,全国的电视台丶广播丶和报纸立刻大幅报导,对总统声望带来严重的打击。可是到了2010年,同一个网站揭露总统亚努科维奇花公家的钱买房子自肥时,却没有一家电视台敢跟进,结果只有时常上网的少数民众知道这件丑闻。

数字与真实世界的落差

"乌克兰真理报"网站的资深记者丶本身也在电视台主持节目的纳耶姆(Mustafa Nayyem),举这个例子来说明近年来乌克兰言论自由倒退的情况,并提醒大家互联网的影响力虽然不能小看,但由于年纪比较大的民众没有上网的习惯,"数字生活与真实世界,仍存在巨大的落差。"

Hu Yong aus der VR China lehrt am Institut für Journalistik und Kommunikationswissenschaft an der Universität Peking mit dem Schwerpunkt Internet. Bild: DW/Lin Yuli, 03.05.2013, ARD-Hauptstadtstudio, Berlin

国际博客大赛评委胡泳

纳耶姆表示,乌克兰的电视台一般只传播官方说法,记者如果想自己挑题材报导和批评政府,就只能在互联网发表,"正因为读者大多是没有投票权的年轻人,所以政府其实不大在意互联网上的言论。"

微博成为公共平台

在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任教的胡泳,多年来关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在他眼中,互联网在中国的传播力量,远比在乌克兰大的多。胡泳表示,从言论自由和网路审查的角度来看,中国是全世界镇压程度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吊诡的是,中国的网民也十分活跃,能迅速在互联网上组织运动,微博在中国的普及率很高,影响力相当惊人。

胡泳指出,微博本身虽然无法传递太复杂的讯息,透过微博快速传播即时新闻和评论,加上视频和图片的转发,却为中国建立了公共的信息和讨论平台,而且许多大学教授和记者都有自己的博客,"互联网内与网外的世界尽管仍有隔阂,崛起中的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正在逐渐改变中国。"

***Bild darf nur in Zusammenhang mit eine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The Bobs 2013 verwendet werden*** Alena Popova Zugeleifert von Gabriel González Zorrilla The BOBs - Blog Awards

来自俄罗斯的博主波波娃

博主抱改革使命感

在俄罗斯,使用互联网的多属年轻世代,在民主运动中相当活跃的波波娃(Alena Popova)相信,这些怀抱改革理想的年轻网民终将改变社会,"我们写博客,是为言论自由和政治清明而奋斗,我们不时揭发贪污,许多地方的官员都怕我们,这是具有理想和使命感的工作。"定居加拿大的伊朗电脑专家阿巴德波(Arash Abadpour)也说,伊朗的年轻网民利用各种方法逃避官方的控制,"不了解互联网透明和民主的本质丶只想控制言论的政府官员,迟早会被时代淘汰。"

然而,胡泳也提醒,中国和伊朗打压言论自由的情况类似,光在网路上发表意见就可能因言获罪,甚至被关进监狱;而且中国官员学习和掌握科技的能力很强,不只严格审查互联网和微博的内容,还指派所谓的"五毛党"丶也就是网络评论员来影响舆论,控制的手腕非常细腻,"中国政府很聪明,一点也不笨。"胡泳因此建议德国政府,在与中国官员进行法治国家对话时,多关心互联网管制的问题。

作者:林育立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