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公民有权抗议 机场也不例外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本周二(2月22日)作出裁决,认定在机场、车站等向公众开放的场所,民众有权举行示威集会。支持者评论认为,这使得公民的集会自由权利得到了加强。

default

参加罢工的汉莎员工在法兰克福机场

德国宪法法院裁定,在机场、车站等公共场所,经营者原则上不得禁止抗议示威等集会活动的举行。法官们认为,如果在上述场所的集会受到全面禁止,是对言论和集会自由的侵犯。这一决定推翻了从法兰克福地方法院到联邦法院此前对一起诉讼的所有有关裁决。

私人地盘老板说了算?

把这场官司打上德国最高法院的是一名人权活动者。2003年3月,名为"反对遣返公民倡议"的一个组织的数名成员在法兰克福国际机场登机大厅散发传单,抗议外国人管理部门将一名库尔德避难申请者遣返回国。机场经营方法兰克福机场公司(Fraport AG)遂禁止这几名人士再进入机场。机场公司表示,出于保障业务运转和安全方面的考虑,机场方面原则上禁止未经允许的抗议活动。

受到"禁令"制裁的一名女性屈莫尔(Julia Kuemmel)提出向法院申诉,但几次对簿公堂均以败诉告终。上一次对此案作出判决的联邦法院也认为,作为私人经营者,法兰克福机场公司有权禁止示威活动并对违反规定的人作出"禁入"的制裁。

对言论和集会自由的限制

这一案件在德国司法界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一些权威法学家指出,即便是在私人经营的机场、车站和购物中心等场所,人们也有权举行集会,因为以上地点具有公共场所的功能。原告屈莫尔的律师则指出,名义上是私有企业的法兰克福机场公司,52%的股份属于黑森州和法兰克福市,因此不能以资产拥有者的身份拒绝保障他人的基本权利。现在宪法法院的法官也认为,没有具体的风险预估、全面和长期禁止集会的做法是有违基本法的。经营方虽然可以对集会活动作出限制,以保障机场正常运行,但只能是在有直接风险的情况下,才能禁止某项集会。

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自2001年以来,法兰克福机场记录了至少67起"抗议活动"。其中大部分是抗议遣送难民,另外还有抗议机场扩建、反对伊拉克战争以及机场工作人员的示威活动。就是说,人们选择在机场集会大多是因为所涉及的事宜与这个地点有关。文章指出,如果人们不能选择自己认为合适的地点举行抗议活动,将是对言论和集会自由的一大限制。

机场公司禁止示威的一项理由是,机场希望给顾客提供一个舒适的消费环境。但宪法法院的裁决则指出,这不能成为禁止集会的理由,经营者不能因认为某种意见诉求不合自己的口味或有损于生意而禁止其表达。

综合报道:叶宣

责编:凝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