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公众对国家负债的认识误区

德国各级政府的负债额度一直在攀升。从地方到中央政府,各级行政机构的负债总额已经超过了1.7万亿欧元。对于德国国民来说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天文数字。但实际上,负债对于国家来说也有有益的一面。

default

人们大多认为巨大的国家负债额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巨大的国家负债额在德国被广大公众看作是极其可怕的事情。但实际上负债对一个国家来说是有其积极作用的。德国汉斯-博克勒基金会宏观经济和景气研究所主任霍恩(Gustav Horn)说:"如果景气衰退,私人投资都停止了,大家都不消费了,那么国家就可以通过负债来进行干预。也就是说,国家替代个体进行消费、投资,促进经济继续发展。同时国家也向私人释放一个信号:大家都应重新投资重新消费。这样可以防止经济下滑以及失业率上升。"

霍恩表示,在经济危机时期多负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被看作是通行有效的经济政策手段。差别只是这一方法有些国家采用得多一些,有些国家少一些。

德国比勒费尔德大学经济历史学专家阿贝尔斯豪泽(Werner Abelshauser)也认为政府负债是刺激经济景气的一个正确的方法。他说,特别是对基础设施领域以及科研机构的长期投资应该由政府通过贷款的形式担负,因为这是国家的义务。

国家为了借贷发行国债。国债一般情况下属于最安全的投资形式,普通国民可以将其作为增财或保值的手段安心购买。

今天的债明天还?

常常有人提出,国家如今越来越重的负债将给下一代子孙带来无法承载的负担。经济学家们异口同声地驳回了这种判断。阿贝尔斯豪泽说:"对经济学家们来说,这种说法让人无法理解。因为我们根本不可能把今天的债务负担推到未来偿还。每一代人都是生活在那一代人自己创造的社会产品之上,这是没法转移的。"

Sparschwein mit Bundesadler

用“扑满”真的可以减少债务吗?

霍恩也认为,国家负债不会自动成为下一代人的麻烦和累赘。"人们头脑中的想法是错误的。当然下一代也要负责偿还现在的分期付款和利息。但是这只是事情的一面。而另一方面,国家发行的有价债券也会被继承下去。也就是说,我们继承的不只是债务,同时也包含财富。而下一代人从这一代人积累的财富中受益。"

但是霍恩也承认,下一代人可能会遇到财富分配的问题。未来掌握国家债券并且享受利息的人和没有财产的人之间出现的差别会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

“减债”只是放缓新债务的增速

迅速增长的国家负债额对大多数普通民众来说是最主要的问题,因为他们担心国家由于负债过高可能有一天会完全失去行动能力。

原本国家负债应该有一个严格的额度限制,但是根据德国基本法第15条的规定,为了防止整体经济出现不平衡的现象,国家负债可以超出规定的限额。德国经济研究所的金融与税收政策问题专家菲斯特(Winfried Fuest)说,基本法中的这种表述形式给各届政府太大的演绎空间。因为政治家们会相信,只要经济不平衡的现象存在,再多的负债都是允许的。"就业率高、外贸平衡以及物价稳定,三种现象同时并存而形成经济平衡,这从来没有过。政治家们会以同时实现这三点为借口不断制造新的债务。"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切实有效的金融调控措施-增加国家负债反而成为了"人见人恨"的"邪魔"。虽然所有党派的政治家都表示将减少国家债务作为最重要的施政纲领,实际上他们指的只是减少更多的新债务。而国民们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菲斯特说:"在德国,无论是哪个党派上台,都会出现旧的一届政府跑到联邦宪法法院起诉新政府负债超标。这多多少少成了一种闹剧。而每一届政府都会堆积债务,差别只是多少的问题。但是减少负债还从来没有哪一届政府实现过。政治家们喜欢提减少债务的说法,其实他们指的不过是怎样减缓债务增长的速度。"

金融政策中有一条黄金定律:只有为持久性的投资才能制造新的债务。不过看起来这条黄金定律已经逐渐被人遗忘了。

作者:Klaus Ulrich 编译:洪沙

责编:凝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