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八九学运领袖李禄陪同巴菲特回国惹争议

八九年"六四"学运领袖之一李禄现身中国大陆,于9月27日陪同美国"股神"巴菲特出席比亚迪汽车公司在深圳的活动。在当年被通缉的学运领袖中,李禄是21年来第一位能够公开回到大陆的人物。

default

沃伦·巴菲特

今年44岁的李禄是八九年北京学运的主要领袖人物之一,曾因学运遭镇压前夕,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面前举行婚礼而在"六四"历史上写下传奇一笔。李禄现在的身份是美国华尔街金融家,据信是有"股神"之称的巴菲特(Warren Buffett)投资中国比亚迪汽车的中间人,金融分析家认为他极有可能成为巴菲特接班人之一。

中国维权律师李方平认为,当年被通缉的李禄能作为金融投资家公开回国,也说明中国的政治意志常常高于法律。他指出,从理论上,李禄回国而没有法律后果,说明中国的司法与执法部门在违反自己的法律。李方平律师指出:"当时还是老的刑法,79年的刑法,97年以后经过修改。但是,一般来讲,只要启动了刑事侦察,发出了通缉令,那么正常来讲这个案是还没有撤的,也就是说没有时间的限制。但这类案件一般是典型的政治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案件重启的话,肯定都是要经过综合的政治考量。 "

八九年民运中因参与抗议军队镇压行动而被判刑七年的北京画家武文建对德国之声说:"中国的法律是根据政治的需要来调整的,中国根本不是以法治国,而是根据政治需要,当局的需要。"

另一位对八九学运一代生存状态非常关注的维权律师浦志强认为,"六四"已经过去21年了,李禄作为当年学生领袖选择政治以外的生活道路也很正常,这次他能回国,对他个人来说,是积极的事情。浦志强认为,中国的刑法中也有个追诉时效问题,法律中甚至还有对没有及时立案的可判死刑的案例也有个20年追诉期的规定 ,因此尽管通缉令本身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但是对21年前的通缉令事实上不被执行了,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下也不值得奇怪。

民运人士想回国"自首"都无门

在过去的21年里,八九年被北京当局明令通缉后流亡海外的学运与民运领袖人物中,有不少人试图回国,但均遭拒绝。"六四"学运灵魂人物之一王丹在过去十几年里多次提出从美国回国探亲的要求,却一直不被中国官方批准。现生活在台湾的著名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吾尔开希曾多次试图从香港闯关入境,要求向中国官方"自首",但均在香港或大陆的海关被拦截。另一位八九学运领袖封从德今年"六四"21周年前夕写信给旧金山中国领馆,表达希望回中国公开接受法庭审理的心愿,但被拒收。

2008年,另一位流亡美国的六四学运领袖周勇军透过中介公司获得得马来西亚护照化名试图入境香港,结果被香港警方以涉嫌银行诈骗罪名送交给中国政府,并于今年一月被中国四遂宁市射洪县法院判处9年刑期。八九民运时曾任北京高自联主席的周勇军在"六四"被镇压后就被判刑,于1993年获释,随后流亡到美国。他曾经于1998年返回中国后被捕,并以"偷越国境"罪被判劳教3年,获释之后于2002年再度回到美国。

从商后最成功的学运领袖

目前,除了当年被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中国大陆以外有数百名民运人士被拒国门之外,不得回中国大陆探亲。也曾有个别民运人士获准入境,但这些人或者被要求回国后要非常低调,或者是他们已经告别过去,回国只谈生意,莫谈国事。

八九年风云人物中,流亡国外后渐渐淡出公众视线的不在少数,如学生领袖柴铃和沈彤都在到了美国后转而在学业上深造,然后经商。李禄无疑是当年六四学运领袖中从商最成功的一位,在华尔街崛起成为一名有影响的华裔投资家,得到"股神"巴菲特的赏识。不过,由于弃政从商,李禄的一些做法也在海外民主人士圈中引起争议。其实,李禄也并不是流亡到国外就与八九民运拉开距离,他曾根据自己的经历出版英文自传"移山",1994年自传又以纪录片的形式成为一份珍贵的八九历史记录。

个人选择权利与道德使命的冲突?

本来,巴菲特与比尔·盖茨的中国之行早已成为媒体热点,主要原因是两位巨富宣布要将身后财产全部捐赠,引起人们对他们将在北京举行的慈善晚宴的高度关注。出席慈善晚宴与否,被解读为是对中国富翁如何对待财富与慈善关系的考验。在深圳,李禄伴随巴菲特低调亮相,显然官方限定他不得进入中国媒体视线。李禄是否出席媒体热衷报道的慈善晚宴,也成为一大悬念。

无论如何,李禄以投资家的身份重返大陆,自然成为经历过八九民运的中国人所关注的话题。武文建表示:"巴菲特到中国做生意没有问题,但是李禄这样做就有问题了。他是八九学运时保卫天安门广场的副总指挥,是著名的当事人,"六四"到现在还被评为'反革命暴乱',他能回国,说明与当局达成了某种默契。李禄的这种行为于情于理,于'六四'的亡灵,都是不义的。李禄是由于参与了八九民运,国际社会才给予他一种同情。他之所以有现在的今天,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国际社会对'六四'的同情转移给李禄了。从个人道义个人良心来讲,李禄不应该忘记'六四'死难者和家属,以及大多数现在还不被人知的入狱人员。今天还有几位'六四'人员在狱中。所以从道德道义角度,李禄不应该这样。"

作者:潇阳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