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全面政治内战”的阴云

香港成立“爱国青年军”,让舆论想到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的侵略历史。习近平反腐被称为“斯大林式党内清洗”。台湾也因北京公布的新航线感到不安。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成立"爱国青年军",评论家练乙铮在《信报》发表文章《借题发动小文革,青军是否红卫兵》,指出香港青军深厚的北京政府、港府和驻港部队背景,认为这个半军事青少年团体的成立,代表港陆统治阶级已经开始在香港推动"有中国特色的军国主义教育"。类似的组织,不止共产极权国家里有,一、二次大战时期的德国和日本也有。纳粹开始坐大的时候,便有半军事的"希特勒青年团";二战期间由前"大日本帝国陆军关东军司令部"属下驻哈尔滨及满洲里的特务机构的桥本欣五郎成立同样是半军事的"大日本赤诚会",提倡一党专政、社会军事化、对外扩张,目标是吸收10万名青少年去支持当时的极右政团"皇道派"。

练乙铮认为,种种迹象显示,香港现已进入一场全面政治内战。长期以来不断积累条件、现在以"剿独"为幌子挑起港人之间全面政治内战的一方,无疑就是港陆当权派中的极端分子。泛民特别是年轻人当中的本土情绪、分离意识,都是前者逼出来的,但罪名都堆到"帝国主义"、"汉奸"头上。如此,问题只会愈来愈严重。他估计,香港的这一波政治大动荡、"小毛泽东"搞出来的"小文革",短则三年五 年、长则八年十年。

Szenen aus den Protestcamps in Hongkong

雨伞革命期间的香港

习近平反腐是斯大林式的党内清洗?

作家、时评人慕容雪村在《纽约时报》发表《习近平的选择性反腐》说,"在我看来,习近平的反腐更多是一种斯大林式的党内清洗,而不是对阳光政治的真正追求。他的反腐依照的主要是共产党的章程,而非真正的法律。执行反腐任务的也大多是克格勃式的党官,而非真正的执法者。几乎所有的反腐桉件都禁止记者介入,媒体只能在桉件公开后发表几乎完全雷同的统一文稿。最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习近平的反腐基本只针对特定的党内派别,而对那些支持他、效忠他的派别,则少有触及。"

Bildergalerie Proteste in Hongkong - Parade in Peking

慕容雪村:习近平的反腐更多是一种斯大林式的党内清洗

慕容雪村说,虽然习近平的反腐已经查办了成千上万名腐败官员,但并无迹象显示他准备建立起一套防止腐败的制度,也没有迹象显示他准备让自己和下属的权力受到监督。当他全面打压中国的言论自由,当他的宣传机器不遗余力地吹捧他的英明神武,当他把那些正直的异议之士一一送入监牢,可以断定,习近平根本无心开创中国的民主之路,他只是一个新时代的大独裁者。

希望大陆警察 "沦为杂役"

台湾大学陆生洪鑫诚在台湾《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比较两岸警民关系。文章说,一起河南讨薪女工被太原警员殴打致死的事件成为了大陆公众舆论的焦点,警察脚踩被打女工头髮的恶劣画面迅速传开,场面之凶残令人震惊。但是,此事件一开始未能得到主流媒体应有的关注。吊诡的是,另一起新闻似乎很受大陆媒体的青睐--"台媒称台湾警察沦为社会杂役",内容主要是台湾警方为加强为民服务,对民众几乎有求必应。陆媒转载时竟使用了"沦为"一词,不免有些讽刺挖苦的味道夹带其中。

Peking Platz des himmlischen Friedens 04.06.2014

北京街头武警

洪鑫诚说,哪怕是大陆90后出生的这一代,在父母眼里已经是"被宠坏"的年轻人。面对所谓的"人民警察",恐怕很难说完全不生畏。像台湾人这样叫警察帮你解决日常问题,简直是难以想像的事情。也怪不得许多同龄人都有过被 "再不听话叫警察来抓你"这句话给吓唬过。洪鑫诚说,但愿有一天,大陆的警察也因一心"为人民服务"而"沦为杂役";自己的同胞站在自己的土地上,面对人民的警察,也可以发自内心地说一声:"这里是中国耶,警察是保护人民的。"

台湾新航线与国格转型

北京最近以航空路线拥挤为名,公布了几条新的航路,逼近了台湾海峡的默契中线。台湾《自由时报》发表台湾大学政治学教授石之瑜文章《北京对海峡中线切香肠?》说,面对这种不飞过中线但却消解中线的宣告,无异于把台湾所习以为常的一部分空域,当成了中国整体领空的一部分在行使,形同是宣布了一个软性的台海防空识别区。

石之瑜说,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疾呼马英九面对此情况要坚持维护国格,但她需要进一步发展的是一套国格转型论。他说,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溃败后,国共和解所打下的两岸和解通路,已经失效。由于国民党与民进党在大陆政策上趋同,朝野大陆政策益趋坚定,对进一步的政治与经济接触不再让步,北京只剩片面行动的选项。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摘编:张平